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4(路障X大黄蜂)

过渡章节w


Chapter 04

对于警卫队工作的适应比路障自己想象的还要快。和平年代的侦查任务比起战争年代来说不值一提,这段时间里路障做过的最危险的工作也不过是和军火贩子在港口火并而已。新生的塞伯坦物资相当匮乏,这导致了屡禁不止的走私和违禁品交易。尤其在卡隆和屠戮城这样的城市,在路口随便抓个TF身上都有可能携带四五个手雷。按照临时议会通过的和平法案,塞伯坦平民们能携带的武器数量和种类被大大削减,这让几百万年来都生活在战乱之中的TF们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嘿老兄,别那么绝嘛。”有一次路障跟着爵士带领的小队在双子城抓住了一个中立派的军火贩子,从他身上搜出了三支融合炮,“好歹给我留一支啊,防身用嘛。”军火贩子嬉皮笑脸地转过头对扣住他的大汉求情道。

“在和平年代用融合炮防身?”爵士嗤笑,把炮管丢进了一旁的合金箱里,“我强烈建议你用它攻击潜入你家的小贼,保证炸得你的房子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偷。”

路障在一旁大笑。他喜欢爵士的幽默感。

“和平年代?”军火贩子不屑一顾,“谁都知道现在塞伯坦的和平脆弱得好比原生体的装甲,普神晓得哪天三方一言不合又开战了,那时候没有武器,我们平头百姓怎么保护自己?”

“别担心,我们铁堡警卫队会保护你们的。”爵士把合金箱锁好交给运输员,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挑衅而不快,“希望你们能够相信这一点。”

路障从大汉那里接手了骂骂咧咧的军火贩子,把他押上了运输员变形成的大厢车内,“坐下。”他不耐烦地把对方踹了个踉跄。

“哦,这就是你们说的保护吗?简直是笑话!”军火贩子还在瞎嚷嚷,“我就知道汽车人都是一群道貌岸然、光说不做的伪君子——”

“给我看清楚了,犯罪分子,我是个狂派。”路障冷笑着指了指自己胸口的标志,军火贩子瞬间没了声响,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光镜里毫无疑问透着恐惧。“现在不吭声了?欺软怕硬的炉渣钉子户。给我坐好。”

“以及刚才那个汽车人说的话,”他回想起爵士坚定的眼神和充满希望的语调,“我可不觉得是信口开河。”

 

路障一开始对于和平的态度与他恐吓过的那个军火贩子并没有太大区别。他很清楚仍有很大一部分霸天虎——包括他自己在内——无法接受这场因为自家领袖的突然离开而荒唐结束的战争。“和平年代即使存在,也应该由霸天虎来创造。”他不止一次这么想。红蜘蛛的确在现在的塞伯坦高层中混得风生水起,但很明显他长于做一个政客,而非一名将军,一位军事领袖——而霸天虎,他们是天生的军人。铁与血是他们征伐的号角,和平经由暴政——路障每次想到这句前领袖的名言都会感到一阵痛苦。他曾经是他们坚持战斗的指路明灯,而最终他自己却迷失在这场漫长的争斗当中。

也许威震天大人已经老了。这个念头第一次在胡思乱想中跳出来时让路障吓了一跳,但后来他又觉得这个解释相当合理。他老了,疲惫了,而当年迫使霸天虎揭竿而起的功能主义也随着塞伯坦整个文明的衰落而衰落了——战争的理由已经被战火自己击得粉碎。一种力量在扩张到顶峰之后总是会回缩的,路障想起当年军事课本上的话。可是威震天大人——那可是威震天大人——曾经战无不胜、永不退缩的霸天虎首领,原来也是会受这项规律支配的吗?他是那种会被磨平锐气和战意的TF吗?

这种思考进行到后来,路障不得不承认他并不了解自己的首领。甚至,也许这么多年他对首领的崇敬之情只是建立在自己的想象之上。最后,他干脆放弃了思考威震天的事。

或许霸天虎已经完蛋了。他想,但是我不会让这帮汽车人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塞伯坦也是属于我们的——我会死死地盯着他们,他们别想占霸天虎一丝便宜。

 

资料库事件后,博派同僚们来找茬的情况可疑地减少了。路障故意没去琢磨这是不是汽车人首领的授意——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边的一些汽车人已经开始慢慢改变对他的看法。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作为侦察兵的出色能力,特别是在路障替他们收拾了几个烂摊子之后。当然,路障出手相助仅仅是因为工作关系而已。

“哇哦,你刚才那招也太酷了吧!”在一次潜入行动中,横炮毛手毛脚地踢到了一块炮弹碎片,路障不得不在五塞秒内偷袭一个全副武装且比自己高两个头的守卫让他下线,才没引起更大的混乱。

“如果你能再谨慎点做事,我不介意显得一点也不酷。”路障冷冰冰地说,横炮立刻捂上了自己的嘴巴,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他慢慢也不再那么排斥和汽车人共事了。虽然他依然无法忍受他们莫名其妙的善良——派三个TF去对付一个二十米高、三层装甲、每只手臂上至少装配了四样武器的亡命之徒,居然还要求尽可能活捉?!在最终把对方打得下线之后,整支小队平均在复原舱里躺了六天。但总得来说,他们还算得上可靠,纪律严明,也不会因为执法对象是博派就网开一面。在某天打卡时第一次有汽车人同僚和他说“早上好”之后,他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是这个团队的一份子了。

可惜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妄想而已。

 

“嘿,Barry,你现在有空吗?”眩晕推门进来,看到了正在桌子前操作计算机的路障。

“什么事?我很忙。”路障不耐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开始继续输入资料,“大黄蜂居然说我的这份报告政治倾向太明显,要我重新写一份。渣的,一定是警车那个混蛋……”

眩晕和随后跟过来的碎骨魔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在你口中听到大黄蜂这个名字感觉还真是奇特呢。”

路障停下了打字的手,瞪着他们:“你说什么?”

碎骨魔在眩晕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没事!我是说……呃,你有客人,Barry,他在油吧大厅等你。”

路障皱起眉头:“客人?什么客人?如果是警卫队那边来的,跟他们说我已经下班了。”

“不是警卫队那边来的,是——”

“嘿,Barry!你这个臭小子!”

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让路障大吃一惊。“迷乱?!”

紫色涂装的迷你金刚愉快地跑了过来,直接跳上了路障的肩膀,“是我,你这个傻瓜,看你那副表情!”他大笑起来。

“我……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你这命大的小子!”路障惊喜地把他的老朋友从肩上放到写字台上,“你怎么会在这儿?”

“哇哦。”一旁的眩晕被两人的熟络弄得目瞪口呆,“我还以为Barry除了我们就没什么朋友了。那个迷乱我记得是声波身边的TF吧?他们怎么会认识?”

“我听吵闹说他俩在加入霸天虎之前就认识了,而且似乎就是迷乱引荐Barry入伙的。”碎骨魔说,“入伍之后迷乱一直跟着声波混,所以我们才不知道吧。”

“他们认识这么久了?”眩晕像是想到了什么,坏笑起来,“那你说迷乱会不会知道Barry和大黄蜂的事情?”

“完全有可能啊!”碎骨魔大笑,“看来我们得什么时候请迷乱喝上一杯。”

 

路障和迷乱是在末路大街认识的。那时塞伯坦政府的腐败日益严重,就业率屡创新低,而路障初出茅庐,既没有特别高大的机体也没有格外出众的变形能力,只得在工厂做一些搬运的活计维持温饱。迷乱被一伙迷你金刚贩子从塞伯坦卫星上带到铁堡——当时在上流社会很流行迷你金刚宠物——仓皇逃出后却发现在这颗星球上并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有一次路障送高纯到末路大街的油吧,刚好撞见迷乱被一伙混混们欺侮,“你那时的惨叫声简直是绝了,我想不救你都不行。”路障后来这么揶揄迷乱。总之,在那之后迷乱就跟着路障混了。再后来,路障经常送高纯的那家油吧看中了迷乱独特的声音,请他在油吧驻唱,路障再也没法嘲笑迷乱是个吃白食的螺丝口袋了。一招鲜,吃遍天,这点大概没人能否认。

内战爆发后路障再也没有见过迷乱,因为他自己总是跟着陆军在前线横冲直撞,而迷乱——似乎他的声音中另有玄机,而且被声波开发出来用以军事用途——只有少部分时间会跟着声波出现在战场。路障有时候挺羡慕自己的老朋友,毕竟声波是威震天身边的TF,但他也为对方感到高兴。战争虽然残酷,但比起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的日子,至少他们有能量块,有尊严,也有梦想。

掩护主力部队去追汽车人方舟的时候,路障并没有在声波身边看到迷乱。也许他战死了,他悲哀地想。但是这股哀思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那时有一大波汽车人追在他们的屁股后面穷追猛打,每天有成千上万的火种熄灭在母星的大地上。没人知道下一刻谁会牺牲。

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路障这么想着,一炮轰开了一个朝他飞奔过来的汽车人的火种舱。

——TBC——

评论(4)
热度(41)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