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1(路障X大黄蜂)

Notes:

1、主TFP背景,可能按喜好和剧情需要混杂IDW等其他世界线元素;

2、感谢联合宇宙线有设定路障这一角色,自我满足产物,很多捏造,剧情随时暴走可能

3、可能有大量其他CP作为火锅底出现注意

4、坑品不好

如果都能接受请往下拉。


Chapter 01

眩晕和碎骨魔是偶然才知道他们的同僚和前·敌对派系的现任领袖有过一腿的。

经由吵闹信誓旦旦的确认之后,眩晕因为过于吃惊从凳子上摔了下去,把螺旋桨折坏了一半。

“等——我一直以为Barry是那种从下流水线就开始打架斗殴导致刺激性能量全部释放了出去以至于逻辑电路里完全没有恋爱这一概念的狂野型处机——?”眩晕从地板上爬起来,不耐烦地把折坏的螺旋桨扯下来丢到一边,一大串话跟着满腹疑惑飚了出来。

“……听到你的评价路障会哭的好吗。”吵闹抽了抽嘴角。

“不过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没准他们那时候还真的没对接过。”

“很早是多早?”碎骨魔也凑了过来,铲斗在头顶吱呀吱呀地摇摆,表现出饶有兴趣的样子。

“呃……怎么说也该是内战前吧,不然我们肯定早就知道了。”

眩晕瞪着他:“四百万年前的事?!那时候那个博派小子才刚下流水线没多久吧!”

“而且还是跟一个狂派的TF,这要是传出去估计有不少中立派要抗议了吧!”

三TF大笑,碎骨魔正要开口,却发现吵闹正拼命冲他使眼色,心里一紧,转头果然看见路障走了进来,皱着眉头望向神色各异的三位同僚。

“看什么?”他低吼了一句,粗鲁地踹开了挡在门边的金属凳。

“早、早上好啊Barry,”眩晕讪笑着打招呼。

路障哼了一声表示回答,脚步沉重地走到吧台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高纯,一饮而尽。胸前黑白相间的工作证因为过于崭新而异常显眼。

“一大早就心情这么差,Barry你可别头天工作就打架闹事被炒。”碎骨魔用一种认真在担心的腔调说,路障横了他一眼。

“是啊,现在在铁堡霸天虎能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别说是加入警卫队这种油水差事……在我们还没找到工作之前,四人份的能量块都靠你了啊Barry。”吵闹语重心长。

路障揉了揉眉心,从吧台前站起来冷眼看着自己的同僚们。

“……你们这帮没出息的炉渣。”他咬牙切齿地说,“生活在汽车人的庇护下这么耻辱的事,亏你们还笑得出来。”

“别这么说嘛,红蜘蛛首领也是塞伯坦临时政府的一员啊。”

“红蜘蛛不是威震天大人!”

屋子里沉默了。

“Barry,”碎骨魔叹了口气,拍了拍路障的肩膀,“我们知道你不忿……但是你得接受现实。”

路障挥开他的手,别过头不说话。

“威震天大人不会回来了。霸天虎解散了。”

 

注视着路障沉重离去的背影,眩晕耸耸肩。“他那样没问题么?”

“别管他了,威震天大人的离开已经够他受的了,让他自己静一静吧。”

“要说不满大伙儿肯定都一样啊,这么多年我们的人要么散落在各星系里,要么在塞星地底转入静态锁死,熬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母星恢复,结果可好,头儿自己跑了,把我们丢给那群汽车人处置。”碎骨魔狠狠地灌了一杯高纯,“打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和谈就和谈。”

“但是Barry是我们中最失落的了吧。塞星恢复前他一直追着报应号的踪迹四处找核心部队,好不容易在——呃,地、锹——”

“是地球。”

“对,就是那个小不点行星上找到了线索,结果追回这边一看霸天虎已经解散了,汽车人和红蜘蛛掌权,还要加上一群来历不明的钉子户。霸天虎是那小子的梦想寄托,不像我们,不过是在两个烂螺母里挑个不那么烂的而已。”

“更不用说还在走投无路之际被前男友施舍了一份工作。”眩晕撇撇嘴补充道。

另外两个TF交换了一下眼神,碎骨魔抬手就在眩晕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蠢货,别再提这事儿了。”他用一种混杂着怜悯和嘲弄的语气说道,“要是被Barry听见,你剩下的这一半螺旋桨也别想要了。”

 

路障在通往铁堡警卫队大楼的路上一路狂飙。离开前灌下的那杯高纯让他的油箱灼烧般滚烫,轮胎也因高速行驶发出了刺耳的磁磁声,但他都没有给予理会。

崭新的工作证被放在副驾驶座上,左上角的博派标志在日光下格外刺眼。

炉渣的汽车人……他在心里咒骂道。在接受这份工作后等待上岗的这几天,他日夜诅咒着给予他工作的塞伯坦临时政府,以及——大部分时候被他有意地忽略掉了的——临时政府的首领。

警车那天冷淡而又威严的声音在储存器中不断循环播放。

“虽然我本人并不赞成这一决策,但临时议会最终决定允许部分通过严格审核(他格外强调了这一点)的前霸天虎成员加入包括铁堡警卫队在内的中央机构。而你,路障,”他顿了一下,用毫无感情的目光扫了瞪着他的狂派一眼,“得到塞伯坦临时政府首领本人的推荐,获得加入铁堡警卫队的资格,职位为侦察兵。”

路障清晰地记得当时惊怒的火苗是如何点燃了自己,他最终锁死了双臂的活动电路才没有让自己扑上去打烂对方那张傲慢的脸。

“你这博派的锈铁……威震天大人不在,你们就敢这样践踏我们的尊严?!”怒吼时发声器的刺痛感也依然鲜明地保留在储存器中。

“你误会了。”警车平静地说,收起了数据板,“如果真的能由我决定,我不会给你们霸天虎任何一份工作,而会把你们所有人都用抑制芯片束缚起来,让你们成堆成堆地生锈,最后烂死在围栏里。”

路障无视了前方的信号灯,风驰电掣地冲过十字路口,留下身后带着诅咒的尖叫声。他还要提速,再提速,让这股从火种深处升起的怨怒尽量随着可怕的速度离自己远去一些,否则他觉得他会发疯。

四百万年的争斗,无数次被打碎、无数次打碎别人,一路在战火纷飞中艰难求生,这就是我得到的全部!?

半年前路障追寻着霸天虎主力部队的踪迹来到地球,在那里利用遗留下来的太空桥追回了塞星。正当他为母星的重生而惊喜时,却亲眼目睹了威震天朝红蜘蛛大吼着下达解散的指令并飞驰而去的那一幕。

    【解散霸天虎,这是最后的命令。】

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检查自己的声讯接收器是不是在太空桥中受损了。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CPU冻结了,关节像是锈住了一样。

显赫一时的霸天虎,就此成了可笑的过街老鼠。

我们是战争的弃子。

引擎因为负担过重产生了裂纹,路障却还在继续加快油门。周围飞驰过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恍惚间好像看到明黄色的影子夹杂其中。

见鬼。

猛地刹车,因为用力过猛他甚至能感觉到橡胶皮在高热中的磨损。

眼前高耸入云的建筑正是铁堡警卫处所在地。

路障变形,由于刚才的飙车他感到一丝恍惚,一时甚至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在痛苦。

他把黑白的工作证重新挂回胸前,摇摇晃晃地踏进了警卫处的大门。

——TBC——

评论
热度(5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