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电影背景】Yes,I do (路障X大黄蜂)

发现自己居然没怎么写过电影背景的路蜂文Orz

既然本子已经发售了,姑且拿 @英汉双解词典 《无罪释放》本里的Guest文来充个数……收到本子的同好快来给词典repo吧她期待得都要眼冒绿光了(×


※日常小甜饼,背景捏造有

※婚庆公司打工梗(误)来自http://weibo.com/2312031867/Bt4ap1GGS?type=comment


大黄蜂驾轻就熟地关闭了警报系统,蹑手蹑脚地踏进了汽车人基地的大门。他四下张望了一番,寂静中是一片黑暗。他刚松了一口气,背后冷不丁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吓得他尖利地“Beep——”了一声。

“小蜂。”基地内的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瞬间灯火通明。大黄蜂哭丧着脸,不情不愿地缓缓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抱起双臂,一脸严肃地注视着自己的铁皮。

“铁叔。”他老老实实地低着头说道。

“装乖巧也没用。”铁皮哼了一声,鼻腔内部的零件很响地撞击了一下,“今天怎么又那么晚回来?”

大黄蜂的光镜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山姆雇我去派对上接送他的朋友来着。”

“山姆雇你?报酬怎么算?”铁皮不以为然地问道。

大黄蜂清了清发声器。“一……一杯马蒂尼。”

他在铁皮大发雷霆前捂住了自己的声讯接收器。

“喂——嘿,老铁皮,你在这吵什么呢。”横炮睡眼惺忪地从楼上的房间里晃了出来,随意地朝大黄蜂挥了挥手,“晚上好,小蜂。你们在练歌剧吗?”

铁皮一脸愠色,“来得正好,横炮。大黄蜂大概是不想听我这个老东西的话了,不如你来试试看?”

“哦……我明白了。”横炮大笑,灵活地跳到栏杆上坐下,自得其乐地晃着一条腿,“又是找工作的事儿,是吧?你也过了只需要和朋友们鬼混的年纪了啊小蜂,嘿~真让人解气。”他毫无压力地冲着蔫了吧唧的大黄蜂落井下石。

“不肯担当起一个成年TF的责任认真找工作也就算了,老老实实呆在基地做后勤也好啊!”铁皮继续数落道,“还跑出去乱喝碳基的酒,小小年纪这像什么话!”

“呃——老铁皮刚可是你自己说小蜂已经成年了的。”横炮吐槽道,翘起一条腿,朝正在偷笑的大黄蜂丢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别着急嘛,我当年还不是赖在你那里啃了好几个星循环的能量块才被警卫队录取的?”

“那时候是在塞伯坦!”铁皮斥责道,“现在我们是在地球,寄人篱下,人类的政府和我们签订了互不干涉协议后基本上不会为我们提供能量,现在基地的能量块储备可是捉襟见肘,你们都知道的!”

“是啊是啊,要开源节流,这话擎天柱在晨会上已经强调了好几遍了。”横炮翻了翻光镜,“别着急上火,老家伙,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你最近看太多爵士留下来的数据板了。”铁皮恼火地摇了摇头,“我的重点是,小蜂你——小蜂?!”

横炮趁着铁皮光火的空当朝溜到了走廊拐角处的大黄蜂比了个大拇指。

“好了师父,那小子也累了,让他早点充电吧。”他语气轻快地说,看着大黄蜂消失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表情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不过说起来也怪,小蜂在成年后就没有从基地领过能量块了吧。”他好奇地说,“他都是从哪儿补充的能量?”

铁皮的怒气在听到横炮久违的尊称后减退了一些,他皱起了眉头。

“一定是擎天柱又心软,偷偷给他塞零花钱了。”他用笃定无疑的口气说道,“我明天得跟他谈谈。”

横炮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大黄蜂闪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排气扇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他为了惹恼铁皮的事烦恼了一分钟后,就干脆利落地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扑到自己的充电床上,在侧面的暗层里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只精巧的特制通讯器,上面的绿色信号灯正不紧不慢地闪烁着。一股暖意涌入他的火种,他迅速接通了通讯。

“怎么这么慢。”对方听起来语气不善,带着烦躁的静电杂音。

“被铁叔抓了个正着。”大黄蜂有些尴尬地回答,他仰面躺了下来,注视着空荡荡的天花板。

通讯器那边传来很低的笑声。

“你又和你的碳基朋友们去集会了?”

“那叫派对,Barry,集会是军营里的说法。”大黄蜂撇了撇嘴。

“我不关心它们的区别。”路障冷冷地说,“你那边能量块还够么?我明天休假,如果不够了就来我这边一趟。”

大黄蜂探到充电床侧面的另一个暗层,用手指摸着点了一遍。“还够用。——但我还是想去见见你。”

通讯器那边安静了一会儿。“随你。”

大黄蜂嘿嘿地笑了一声。“还是在会场的车库?”

“是。碳基说可以把这里长期租给我。”

“哇哦。”大黄蜂惊讶地闪了闪光镜,“说实在的,Barry——看到你能和人类和平相处,我真的有点吃惊。”

“我没有和他们‘和平相处’,我只是没兴趣理会他们罢了。”

大黄蜂做了个路障看不见的鬼脸。

“Barry,实际上我在想——”他犹豫了一下。

“什么?”对方的声音很平静,只有大黄蜂能听出里面的一丝担忧和因此产生的焦躁。

“我的确应该出去找一份工作,像铁叔说的那样。”

路障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

“我没看出有这个必要。你没那个耐性。”

“在会场做看板而已,听起来又不是很困难!”大黄蜂懊恼地争辩。

“你以为我的这份工作像你停在车库充电那么舒服?”路障不耐烦了,“这儿可没有什么地方给你遮风挡雨,你得连续十几个小时呆在那儿一动不动,无论那些古怪的碳基怎么往你身上蹭,怎么拿那些低级的摄影设备刺痛你的光镜,你都——”他突然住口了,大黄蜂几乎能听到他的机体运转变得滞涩的声音。

“……你以前从没跟我说过这份工作这么辛苦。”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大黄蜂努力用自己最不带指责的语气说道。

“……我现在也没有说。”路障干巴巴地回答,“你的逻辑电路有待改进。”

大黄蜂的风扇运作了起来。

“我也要去。”

“别来添乱,民品。”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你们现在倒来区分军品和民品了?”

“你这是在挑衅吗,大黄蜂?”

年轻的前侦察兵被惹恼了。

“打赢了你,你就肯让我去吗?”

路障很久没有说话,久到大黄蜂还以为通讯器出了故障。

“你试试看。”最后他说完这句话,就切断了通讯。

 

大黄蜂气呼呼地把通讯器摔到了一边,坐起来瞪着窗外皎洁的地球卫星。

气恼退去之后,他感到了一丝不知所措。作为一个刚下流水线没多久就加入了旷日持久的战争的年轻TF,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比那些较为年长的汽车人更难适应现在的和平生活。他很难想象武器模块被半永久锁死、战斗装甲被大幅度调整的感觉——他并不是好战,汽车人都不好战,他只是——很不习惯。

一开始的时候,擎天柱和铁皮允许他在山姆的派对、夜间的飙车上释放自己多余的精力,但随着与人类签订的和平协议一步步发展为“互不干涉”条约,来自曾经的盟友的援助越来越少,汽车人不得不运用自己的力量获取能量块。人类政府不允许他们介入军方事务——他们最为擅长的领域,因而博派只得转向不容易引起冲突的民用方面。大黄蜂在得知擎天柱找了一份为物流公司跑长途货运的工作时惊得差点摔坏了手里的数据板。在这方面上,霸天虎倒是更加游刃有余,毕竟他们一直以来过的都是没有政府援助的日子——虽然在互不干涉协议的约束下他们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坑蒙拐骗(路障在听到大黄蜂说出这个词时很响地哼了一声),但更为强壮和多功能的机体让他们在完成工作时能更胜一筹。

横炮有一次偷偷告诉大黄蜂,擎天柱和威震天正在商量两派联手重返塞伯坦的事宜,但就目前双方同样一穷二白的窘境,能够保证自家的基本能量供应就已经很不错了。大黄蜂想到这里时不禁哑然失笑——这几年来的各种变动让他的思想迅速地成熟起来,他很清楚自己无法责怪人类的冷漠善变,但这并不能改变他和山姆以及其他人类朋友渐行渐远的事实。这让他感到悲伤,同时又觉得无能为力。他们毕竟是来自相隔甚远的两个星球的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怎么能指望彼此之间互相理解呢?

——就连塞伯坦人之间,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

路障时而愤怒时而冷酷的表情在他的内置储存器中一闪而过。他半是恼怒半是郁闷地叹了口气。他了解路障吗?至少从今天来看并不是这样。他原本以为在两派停战的现在,路障不会对他有什么隐瞒,但是——他愤愤地想,他不但隐瞒了,而且还是这么无聊的小事!

大黄蜂不明白路障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在这之前,他不肯工作、天天跑出去玩耍是为了排解心中的郁结和困惑,更重要的是那时他的前辈们也没有表示明确的反对——但在铁皮第一次提出出去工作的要求而他半开玩笑地向路障抱怨时,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不想去就别去了。汽车人那边没有足够的能量块配额的话,到我这边拿。”

大黄蜂犹豫过,但是路障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似乎提供两人份的能量块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而那时小汽车人也的确不希望因为忙碌而让自己和山姆的关系变得更加疏远——当这颗星球上绝大部分的原住民都对自己的种族或敌视或漠视时,拥有一个朋友是多么珍贵啊。于是不知不觉地,他已经依赖路障提供的能量块好久了。

可是要不是对方今天不小心说漏嘴,他还一直以为这些能量块得来不费吹灰之力!

更可恶的是,在自己主动提出要帮忙的时候,对方还把自己当成一个没用的碍事鬼!

大黄蜂气坏了。从以前开始,路障就总是小看自己——无论在什么方面。但这次不仅仅是自尊的问题。

他没法静下来充电。最后他下定决心,抓起通讯器调试起来。

通讯接通得异常迅速。“怎么了。”路障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大黄蜂的火种颤抖了一下——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疲惫。

“我——你在充电吗?”原本准备好的气势汹汹的问责都被吞了回去。

“……有什么事。”

大黄蜂汗颜。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分担一些。”他定了定神,用认真的语气说道。

他听到光镜转动的轻微响声,大概是路障翻了个白眼。

“你不够格。”

“别想靠激怒我蒙混过去。”

路障的换气顿了一拍,然后他的声音放松了下来,甚至透着一丝无可奈何。

“我应该找一个不那么爱刨根究底的小家伙的。”

大黄蜂气哼哼地嘀咕了一声,路障轻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正忙着和你的碳基朋友们联络感情呢。”随后他的语气变得正经。

大黄蜂愣了一下。

“山姆那边——他会理解……”他艰难地组织词句。

“看,你很为难。”

“朋友不需要每天都黏在一起!”

“真是深刻的见地。但这不是全部的原因——你很迷茫,像个傻瓜一样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擎天柱要是知道和平带给你的感觉是这样,估计会惭愧到流清洗液的吧。”

大黄蜂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他僵硬着机体躺在充电床上,感到一种异样的、柔软的刺痛袭上自己的火种。

路障也没有再说话,他们就这么沉默着。

在通讯器里的杂音都慢慢安静了下去后,路障破天荒地先开口了。

“所以,”他慢慢地说,“做你想做的事也没什么不好。”

“你呢?”大黄蜂很快地问道,以避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就没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路障又沉默了一会儿,大黄蜂听到他的风扇不紧不慢地转动着。

“我曾经想做的事已经跟着那份和平协议不复存在了。”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语气,“所以——现在做什么都无所谓。”

大黄蜂捏紧了拳头。“你说的是战时——但是战前呢?在加入霸天虎之前,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路障嘲弄地笑了一声。“我那时渴望的就是战争,大黄蜂——战前的塞伯坦让我恶心。”

大黄蜂把通讯器抓得那么用力,几乎要在上面留下印痕。

“但我想你应该挺喜欢那个时候的,虽然你没能体验多久。”

“我早就不记得了。”

“我想也是。所以——现在正好有机会让你重新想起来,没必要被能量块短缺之类的琐事磨光了兴致。”

大黄蜂感到火种像是被什么重重地砸了一下。他没法说出完整的词句,“你——你是为了这个才——”他结结巴巴地问道,声音听起来很滑稽。

“我恨和平,大黄蜂。”路障用一种千真万确的憎恶语气说道,“但我知道你热爱它。”

“……”

“你是在哭吗?”

“怎么可能!”

“没什么可害臊的,这是小鬼的特权。”

“我不是小鬼!我成年了!”

“是啊,成年六个月了,可喜可贺。”

大黄蜂再次被气得想摔通讯器,但在听到路障低沉的笑声时又默默地把通讯器放到了声讯接收器旁。

“其实也许你也挺喜欢和平的,Barry。”

“晚上那杯马蒂尼让你的逻辑电路紊乱了吧。”

“我说真的——以前我从没听过你笑,而今天都好几次了!”

“我不是因为和平而笑,”路障漫不经心地说,然后缓缓地压低了声线。

“是因为你。”

“………………………………”

“又哭了?”

“………………我先挂了!”

 

之后。

“Barry?——你在充电吗?”

“……有什么事。”

“我想好了,我还是要去工作。”

“明天如果你能安静地在我身边呆上十二个小时一动不动,我就信你。”

“不,横炮给我介绍了一份新工作,我去面试的时候他们说‘要是能再来一个霸天虎就好了’——所以我就把你的名字和通讯编码留给他们了。”

“……所以今天那些莫名其妙让我去婚庆公司上班的电话是因为这个?”

“抱歉!我回来后就被铁叔拉去参加‘基地就业率达到100%’的庆功会了,没能来得及告诉你——”

“要知道他们最后一次打来时我差点就打算反向追踪地址然后干掉他们了。”

“什——你打算无视互不干涉协议吗!”

“是他们先‘干涉’我的。”

“……”

“我倒是不介意换工作,但是你确定这份工作适合你?”

“我问过了,顾客可以租赁载具形态的我们,也可以雇佣我们在婚礼现场以机器人形态做表演——不觉得很有趣吗?”

“——婚礼?”

“是啊,你应该知道的吧——人类伴侣结合的仪式。”

路障沉默了一会儿。

“是的(Yes)。”他用大黄蜂听过的最温和的声音说。

“我知道(I do)。”

—Fin—

评论(6)
热度(250)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