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混合背景/AU】Lost and Found

※妄想,捏造,架空。

※私货很多。

※大概是个巨坑。


 

—你如何看待战争期间的科学,天火?

—就像步入老年期的恒星。迅速膨胀,迅速衰竭。

 

序章

战前。

巨大的太空穿梭机踏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先进技术学院办公室的大门。白绿涂装的TF正坐在装饰华丽的办公桌后等着他。

“你终于来了,天火。”

“好久不见,震荡波议员。”地质学家平静地点点头,和起身向他走来的议员握了握手,“但恕我直言,你的召唤中断了我在特拉坎星上的地质调研,我希望的确发生了什么需要我亲自过来的大事。”

震荡波耸耸肩。

“你知道的,天火——魔力神球已经几千个星循环没有发射脉冲了。但就在三天前,它向卡利斯城播种了一批新火种。”他的光镜直盯着眼前高大的同行,“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令人喜悦,不是吗?”

天火对他的打趣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我想你叫我来应该不是为了指导保健员们收割火种吧。”

“当然不是,我的朋友。”震荡波轻笑一声,随后收敛了神色,“这次的火种都已经收割完毕了,我们发现其中一颗与机体P09的兼容度高达98%。”

天火的光镜微微移动了一下。“那台显微镜?”

“如果二者融合,至少在天赋上,他会成为塞伯坦最具潜力的科研人员。”震荡波开启了全息投影,机体P09的设计图在他和天火之间旋转着,“但这只是开始。议会想塑造一名能够全心全意为政府服务的理论科学家,天火——我们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导师。”

太空穿梭机平静地哼了一声。

“我的科研队伍已经满员了,震荡波。”

“但你的学生列表并没有。除了红蜘蛛以外,烙铁、钢鞭、钻探机……他们只是你的员工,受你管理而非受你指导。用你的知识填满一台空无一物的处理器——你不满意这样的任务吗?”

“我不接受对科学没有热情的学生。”

“看来红蜘蛛的确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P09对科学充满热情,天火。他的火种数据和我们的融合项目会保证这一点。”

“没错,现在我们能够‘制造’出热情了。”天火冰冷的蓝色光镜盯住了只到他胸口的议员,“可喜可贺。我猜你们还没来得及问那颗火种他本人的意见。”

“偏见,天火。”震荡波也没有移开视线,他仰着头,“你打破了人们对于大型军品无法胜任科学家一职的偏见,而自己却又落入了同样的桎梏中。塞伯坦需要为政府工作、受政府管辖的理论科学家,就像需要你这样的自由科研者一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找我?千斤顶更加合适。”

“千斤顶是个技师,他对于实验的热情远高过理论研究——你不一样。”

“那不是你的重点。”

震荡波没有立刻回答。

“其他人并不同意我找你。”最后他说道,语气轻描淡写,“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说服他们——差点动手。”他把指节上已经重新喷涂过的轻微刮擦亮给天火看,“议会也许希望他是一台科研机器,但我不这么想——我希望你能传输给他一些你的精神,天火,让他除了科学以外还能拥有自己的思想。”

天火沉默地看着他。

“……当然了,要在议会的容忍范围内。”震荡波犹豫了一下,用很不痛快的语气补充了一句,“犯不着因为这个惹太大麻烦。”

【他们没有权利——他们没有权利决定那些新生火种应该怎样活着!】

【我要改变这一切,Jet。谢谢你的邀请,但我想我不适合做个自由科研者。】

天火默默地关掉内置储存器中的闪回图像。他望向眼前面色沉重的老友,微微叹了口气。

“你变了,震荡波。”

年轻的议员稍稍抿紧了嘴唇,站直了身体。他转头望向落地窗外阳光灿烂的铁堡。

“改变是必要的。”

他用一种坚定的口气说。

 

第一章

内战爆发后两百万星循环。

铁堡。汽车人指挥中心。

博派首席通讯官录音机急匆匆地穿过后勤区的拱门,对于士兵们的敬礼只是草草点了点头——这可不像他。但大家都知道这个日循环发生了什么:录音机本人在十个循环前刚刚通过内路广播将消息传递给了全部博派同胞。哨兵们互相交换了一个沉痛的眼神后,继续笔直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录音机快步走过一条走廊,在最深处的一间舱室前停住了脚步。他顿了一会儿,抬手用权限卡刷开了房门。

“小感。”他低声道,脚步很轻地往前走了两步。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屋外的光线,能勉强看到一个TF的轮廓——它的主人坐在房间最深处,一动不动。

“小感。”录音机又喊了一声,稍稍提高了一些嗓音,“已经过了快一个日循环了。拜托了。”

坐在房间里的TF很轻微地动了一下。

“抱歉,录音机——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他的声音很轻柔,带着些许静电杂音。

录音机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看着对方的背影。过了一会儿后,他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忍受了,便转身离开。

机械门关闭,房间里又重新陷入了黑暗。

 

“感知器?”

五个循环后,房门再一次被打开。这下房间主人的反应剧烈多了——他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光镜在看清来者后一下子旋转了起来。

“你为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录音机给了我这个。”白色涂装的武士平静地说,晃了晃手里的权限卡,“看来他真的是无计可施了,你的状况究竟有多糟糕?”

感知器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毫无顾忌地走了进来,大门在他身后闭合,一种强烈的抗拒感自火种深处升起。“我没事。——我只是想稍微静一静。”

“你知不知道这个‘稍微’已经破了自己的最长旷工纪录?”漂移无视了感知器的怒视,熟门熟路地坐到了他身边的一把椅子上,“事实上,这比你上A-36工作开始到现在全部的旷工时长加起来还久——别误会,这些数据都是从警车那来的。”他看到对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迅速补充了一句。

“……别提。”感知器的光镜闪烁了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漂移突然意识到自己搞错了对方的情绪点,“别提那个地方。”

武士不说话了,他安静地注视着垂着头的科学家。

“录音机到底为什么让你过来。”感知器闷闷地嘀咕道。

“这个嘛,他没明说。”漂移用手撑住脑袋,看似百无聊赖一般扫视着屋内简洁的装修,“但我猜他是想让‘过来人’给你支支招。”

感知器的光镜猛地调亮了一瞬。漂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脸上瞬息万变的神情,轻笑了一声:“这种表情真是百看不厌。”

“……我很抱歉。”感知器没有理会他的揶揄,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这实际上……是常事。战争就是这样,谁也——谁也说不准。”

“这不是你的真芯话。”漂移直截了当地说,“朋友死去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平常。他们对你来说,绝非阵亡名单上的几个字母、回收工厂里的一堆零件,或是一箱子毫无用处的军功章和配套的烈士头衔。他们代表着一种你已经永远失去、再也无法追回的东西。”

清洗液差点就涌出感知器的光镜了。他难以自控地颤抖起来,竭尽全力才重新稳住自己的油压。再次开口时,他的声音嘶哑得几乎不像他的。

“我以为录音机给你权限卡是让你来开导我的。”

“没错。”漂移的光镜在黑暗中闪着温和的黄色光芒,“但我的‘开导’不是教你怎么忘记过去,感知器。相反,你得把这些痛苦牢牢地铭刻在自己的逻辑电路中。那会时刻提醒你——为你的朋友而战斗,帮他们实现他们无法实现的,替他们看见他们不曾看见的。”

感知器沉默着,他的光镜明灭不定,仿佛就要下线了一般。

“一直以来你就是这么做的,对吗?”最后他开口的时候,声音却异常平静。

漂移抬手拍了拍身后的剑柄。大剑似有所感,发出了低沉的嗡鸣声。

“我必须这么做。”他平缓而坚定地回答。

房间里的灯一下子亮了,感知器站了起来。漂移愣住了。科学家身上的伤多得前所未见,尤其是那双价值千金的双手上布满了划口和刮擦。还没等他问出口,感知器淡淡地解答了他的疑问:“都是些小伤——在阻止机关炮发了疯似地要杀红蜘蛛时留下的。”

武士移开了目光,转而望向感知器的光镜——在明亮的灯光下,它们依然闪闪发亮。他知道他接纳自己的劝慰了。比想象中的要快。

“我想我需要……宣泄一下。”感知器低声道,他抬起头看向漂移,光镜不再颤动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帮我转告Prime,一个兆循环后我会到舰桥待命,对于这个日循环的旷工……我非常抱歉,会尽全力弥补。还有录音机那边——”他犹豫了一下,“——不,我想我还是自己去说吧。”

漂移看着他,轻笑了一声。“也许我还得再帮你联系一下救护车。”

感知器平静地回答:“不会那么严重的。”

身后的大门闭合后,白色武士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无视当事人的要求,先跟录音机那边通报一声。

通讯信号发出好久后才得到回信。

“好吧通讯官大人,在忙什么呢?我刚安慰好了你那位多愁善感的青梅竹马——”漂移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住了,他清楚地听到了另一边传来的压抑的抽噎声。

“抱—抱歉,漂移,我……”录音机笨拙地咳嗽了几声,试图掩盖自己的哽咽,“我现在——”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漂移简洁地说,切断了内线通讯。

他在感知器的房门外靠了一会儿,望着窗外高耸的铁堡穹顶。三架为一编队的飞行者正在上空盘旋,尾迹掠过天际。

“愿普神保佑你们的火种安息。”

他轻声说道。

门内传来很低很低的啜泣声。

 

【汽车人在任成员档案】

【加密等级:A级】

【成员名称:感知器】

【机体编号:P09】

【火种类型:神铸】

【简历: 

     第一受训期: 塞伯坦,卡利斯城。评价等级:A;

     第二受训期: 塞伯坦,铁堡。评价等级:A+;

     第三受训期: 特拉坎星,A-36驻外科研基地。主管:天火,主管助理:红蜘蛛, 技术员: 机关炮、钢鞭、烙铁、光速、钻探机,通讯官:录音机;

     ……】

【变更项目:职位】

【“职位”变更为:首席科研官】

【变更已确认】


—TBC—

评论(4)
热度(18)
  1. 赤赤赤格找个被炉吃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