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IDW背景】并肩(漂移X感知器)

/Lofter存档/


※完全自我满足产物,慎。

※近乎粮食的清水(炖肉技能只有LV.1),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们俩耍帅以及并肩作战而已……

※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妄想片段集合,想写长篇但是脑洞和时间都暂时跟不上OTZ


(一)

漂移跟着杯子走进了实验室。“感知器。”杯子在门框上敲了两下,正在实验台旁不知道忙些什么的科学家转过身,望了过来——他的视线在漂移身上停顿了一秒,又移开了。漂移微微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事吗,杯子。”感知器平静地问,右眼的校准镜片闪烁着淡淡的蓝光。

“我刚才在和弹簧讨论这之后的战斗配置问题——增员了嘛,这事儿必须得考虑。”杯子叼着雪茄,漫不经心地把漂移往前面一推,“这小子归你了。”

漂移注视着表情沉了一沉的感知器——后者没有和他对视,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杯子:“我不明白。”

“你也看到了,这小子是个近战好手。”杯子拍了拍漂移的肩膀,“所有冷兵器的优势和劣势他都具备,而我们不需要那些劣势——你可以弥补这点。”

感知器扫了一眼漂移腰间的两柄短剑。“我不否认远程火力的必要性。”他的目光上移,撞上了漂移的视线,语气变得生硬起来,“但我并不认为狙击手是最佳选择。狙击的火力覆盖面很小,很难达到理想程度的掩护。”

“这点你就别担心了。”杯子耸耸肩,“你们俩搭档后,漂移是主攻手——这小子本身就够能干了,再搭配一个重火力太浪费,打得也不够精细。”

感知器的光镜微微闪动了一下。

“也就是说,他才是打掩护的那个?”他缓慢地说道,“冷兵器?”

“我说过了,他很能干。”

感知器站直了身体。“所以我负责捡漏?”

“负责歼灭漂移可能无法兼顾到的目标,没错。”杯子点点头,“我们会看情况。你现在还初出茅庐呢,感知器——我们会看看经验能把你带到什么地方。”

感知器垂下了光镜。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第一次认真对上了漂移的视线。

“明白了。”他说道,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合作愉快,漂移。”

“合作愉快。”漂移伸出手,感知器顿了一下,也伸出了手。他们沉默地握了握。

“好极了。”杯子咧嘴笑道,“明天开始,模拟训练场——好好磨合,小子们。”

(二)

磨合总是需要时间的。

漂移压低机体闪过模拟训练机器人气势汹汹的一击,单手撑地在地上翻了个跟斗,另一只手顺势抡起短剑劈下——突然“砰!”地一声,他瞪大了光镜:一颗颜料弹猛地打在了机器人的手臂上,粉色的颜料劈头盖脸淋了他一身。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动作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短剑飞了出去。

“该死。”他恼火地捶了一下地面,慢慢地爬了起来,“感知器!”他抬起头,有些无奈地瞪着站在高台上手持狙击枪的搭档。

“你没必要勉强去反击。”感知器面无表情地回答,“躲过攻击后直接远离就好了。”

“我能解决掉。”漂移走过去捡起短剑,甩了甩上面的颜料,“我没有勉强,感知器——你下次最好看清楚再动手。”

“我看得很清楚了,你的躲闪过于惊险,反击不是最佳选择。”

“大概是你不了解我,但我一向擅长后发制人。”

“那是你在单兵作战下迫不得已的选择。”感知器无动于衷,他重新架好狙击枪,“现在你有搭档了,没必要冒险。”

漂移的表情沉了下来,他透过感知器的瞄准镜和他对视。

“无意冒犯,但如果有搭档意味着我在战斗时不得不束手束脚——”

感知器猛地收起了狙击枪,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武士。

漂移也注视着他。

“那么,我们去找杯子谈谈吧。”狙击手平静地说,把枪挂回自己背后,转身离开训练场。

(三)

杯子暂停了训练录像,转身看向站在他面前的这对新搭档。

“你们俩,干吗都这么拼?”他斜了一眼静静地注视着屏幕的感知器和有些不自在的漂移,“初级模拟训练而已,互相摸索搭档的战斗套路才是重点,没让你们把歼灭敌人作为第一目标。”

感知器没说话。漂移无奈地叹了口气,挠了挠自己的声讯接收器:“抱歉,杯子——我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习惯了单打独斗是吗?哼,可以想见。”杯子把视线转向感知器,“那你呢,感知器?我一直以为你很适合打辅助,却没想到上了战场后风格还挺猛的——我说过主攻手是漂移的吧?”

感知器抿紧了嘴唇,“我只是希望尽自己最大可能提供帮助。”他的语调很生硬。

杯子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不欠任何人的,小子,你得明白这一点。”

漂移一怔,感知器的光镜闪动了一下。“杯子,我并没有——”

“我也希望没有。”杯子打断他,“否则一直带着这个包袱,对战斗没有好处。”

沉默中,漂移忍不住瞥了感知器一眼。后者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但他能听到他的散热风扇正在缓慢运作。

“我明白了。”

最后感知器低声说道。

(四)

“感知器。”漂移敲了敲实验室的门框。科学家的背影明显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转过身,“漂移。”

“关于刚才杯子说的事——”看着对方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造成的疏离,漂移不由在内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想跟你谈谈。”

感知器的视线移开了。“如果那让你不舒服了,我很抱歉。”

“没什么可不舒服的。”漂移走到实验台旁的椅子边,试探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唔——我能不能——?”

“请坐。”感知器不自然地点了点头。

“谢了。”漂移坐了下来,环视了一番四周,试图说些什么来缓解压抑的气氛,“你的实验室——嗯——收拾得很干净。”

“……”

好吧,尝试失败。漂移揉了揉额角,清了清自己的发声器:“说正经事——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被我救了这件事。”

半天没有回答。漂移抬起头,发现感知器正瞪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的透露着谴责,就像——“你怎么能把问题问得这么直白”。

“呃……”就在漂移苦思冥想着试图换一种问法时,感知器开口了:“因为这不合逻辑。”

“哦?”漂移的光镜亮了,他好奇地看向科学家。

感知器皱起了眉头,“我的队友们都放弃我了——从理性的角度上来说,这才是正常的选择。而你根本不认识我。”

漂移笑了起来,“那么我想我就是不吃理性那一套,是不是?我不像你,用精密的处理器运算指导自己的行动。”

感知器看着他,好像知道他在说谎。漂移有点儿笑不下去了,只好讪讪地收敛了笑容。

“好吧。”他耸了耸肩,“我就是——就是没法见死不救,大概是这样。我登上乱世枭的飞船就是为了救人的。”

“你已经救了很多人了。”感知器低声道,“和杯子他们一起,救了录音机他们。”

“是啊,但是——”漂移组织了一会儿语言,“不是说我救了十个人,就有资格放弃剩下的一个人了,是不是?这两者没什么关系。”

感知器看着他。“很有趣的理论。”

漂移忍俊不禁。“这不是一种理论,感知器。这是事实。”

“你以前也被陌生人救过吗?”

漂移怔了一下。他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你很敏锐嘛。”最后他坦率地说,声音很平静。

“所以你才会不惜性命去救一个陌生人?”

漂移笑了,他拍了拍自己身后大剑的剑柄。“大概吧。”他站起身来,“我们每个人都欠着一笔债,感知器——所以别想着还人情了,那没有意义。”

感知器转过身,拿起实验台上改装过的狙击枪调试了一番。“你的意思是?”

“把精力放在帮助其他人上面。”漂移走近他,从实验台上散乱的元件中拣出一片贴腮板打量了一番,“基线会不会太高了点?”

“会吗?”感知器停下正在拆装弹仓底板的手,也开始认真地扫描元件数据。

漂移把贴腮板放到感知器的脸旁比划了一下,他的指节很轻地碰到了感知器的面甲。

“好像是有一点儿。”他们俩同时说道。

漂移笑了起来,把贴腮板放回实验台上。

“你对枪械似乎也很了解。”感知器随口说道,戴上焊接面罩开始了改装。

“我没怎么用过狙击枪,但知道原理。”漂移坐回椅子上,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剑,“以前在狂派的时候,我一直是用重火力枪炮的。”

感知器的动作顿了一下。“哦。”他淡淡地说,“我差点忘了这事儿。”

漂移看着他,像是被逗乐了。“你差点忘了我是前霸天虎的事儿?”

“你改变了,不是吗?”感知器说道,“就像我从一名科研人员变为狙击手一样。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改变阵营可不像换个职位那么容易。说实在的,一开始我以为你对我那么抗拒就是因为这个呢。”

贴腮板改装完毕,感知器把它扣到了枪管上。“你错了。”他走向一旁的试枪室,拉开了狙击枪的保险,“调低你的声讯接收精度,漂移。”

“明白。”漂移笑道,将短剑插回剑鞘,走到了感知器身后。

“开火。”

砰一声巨响,房间对面的靶心被准确无误地洞穿。

“趁手多了。”感知器收起武器评价道,“多谢。”

(五)

漂移一个前滚翻躲过一发呼啸而过的炮弹,转身借着腰腹的力量劈开了正准备把炮口朝向他的模拟机器人。金属管线被干脆利落地撕裂,一柄短剑穿透机体的胸口,提起它准确无误地挡住了后方追来的子弹。在最后一发子弹打中残骸充当的盾牌前,漂移抽回剑,用惊人的速度变形,迅猛地冲向火力来源地——最后一个剩下的枪炮搭载兵。模拟机器人还没来得及填装子弹,就被飞扑过来的武士借着惯性按倒,寒光一闪,它的头部应声落地。

漂移的排风扇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他站起来把短剑扛到肩上,转过身朝站在高台上的感知器喊道:“怎么样?”

“令人印象深刻。”感知器一边在数据板上做记录一边说道,“你自己觉得呢?”

“算是能应付吧。”漂移暗暗调试了一下自己的引擎——磨损比想象中更严重一些,“大概快到极限了。”

感知器盯着漂移,开启了内置扫描装置,“没有外伤。”他记录道,“也许我们可以再试一次。”

漂移的光镜一角跳了跳,“二十个,认真的?”

“你的自我报告很不精确,‘大概’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感知器一板一眼地说道,“我必须准确把握你的单体战力水平,才能得出你需要火力援助的关键时间节点,从而达到暴露风险的最小化和攻击效果的最大化。”

漂移瞪了感知器一会儿——而后者正低着头检查数据,对此浑然不觉。等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武士泄气似地耷拉下肩膀,放下短剑在半空中挽了个剑花,收剑入鞘:“好吧。课间休息吗,教授?”他揶揄道。

“十个循环。”感知器开启了内置计时器,像是没看到搭档郁闷地就地坐了下来,活动着自己的肩膀。他打开自己的子空间。“漂移。”武士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看到科学家朝自己丢过来一罐饮料,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吃了一惊。

“A级高纯?”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查看外包装,“在这个时候?你怎么弄到的?”

“杯子的私藏,算是给我的谢礼。”感知器也在高台上坐了下来,“可以帮助你快速修复机体的磨损。”

漂移的手指抚摩过饮料罐上的烫金标识,苦恼似地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笑容:“这算什么——打一个巴掌给一颗枣吃?”

感知器滑动数据板的手指停了下来,他抬起头,表情显得有些困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当我没说。”漂移耸耸肩,随手拨开罐口,高浓度的能量液流入体内管线,热烈而滚烫,他舒服得哼哼了几声。

(六)

“感知器!”漂移咬牙切齿地喊道,他的引擎已经是最高速运作了,但依然没能挣开模拟机器人的桎梏。他死死抓住对方的手腕阻止利刃刺入自己的机甲,金属互相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坚持住,”感知器面无表情地说。他好歹是把数据板放到了一边,拿起狙击枪瞄准了敌人——或者说漂移,“还没到时候。”

“还没——?”漂移气结,他已经捏碎了模拟机器人的手腕,但这并不能阻止对方继续钳制自己,“麻烦你一会儿看准点,我的脑袋在这儿呢——嘿!”他终于腾出了一条腿,狠狠往机器人的膝盖轴承上一踩,金属零件噼里啪啦散了一地。

“我真不敢相信这玩意儿这么缠人。”漂移闷哼了一声,坚固的金属手臂依然死死地卡在他的胸甲处,“哦,还来——?”从他的两旁,剩下的最后两架模拟机也冲了过来,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利刃,“感知器?!”

狙击手依然保持着瞄准的姿势,一动不动。

“……十罐A纯都没用。”漂移摇了摇头,突然发力,引擎突破了安全速率疯转了起来,他大喝一声,压低机体准备把顽固地勒住自己的敌人摔向地面,而与此同时另外两架机器人也纵身扑了过来——

砰!

随着这声爆响,漂移感到身上猛地一震,有什么东西擦着他的头雕呼啸而过,随后是一片乱七八糟的金属散落声,钳制消失了。他闪了闪光镜,慢慢地站了起来,模拟机器人断裂的手臂无力地从他肩膀上掉落下来——他身后是一地残骸,三个机器人都被打废了,机体还在缓缓地冒着青烟。

“……哇哦。”他愣愣地说,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高台上的搭档——感知器收起了枪,挂回到自己背后。

“任务完成。”他平静地说。

“你——一枪打爆了三个?”漂移晃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他的油压有些不稳,“这可真够吓人的。”

“据我所知,刚才的半个兆循环里你一个人报废了十七个模拟机器人。”感知器回答。

“是啊,我知道,但是——一枪?”漂移忍不住又转身去确认身后的残骸,“而且全打在要害上了,我的意思是——”他犹豫了一下,“了不起。”

感知器的光镜很慢很慢地闪烁了一下。

“很高兴你对此有正面的评价。”他说道,“从刚才的战斗中我也了解了你的极限所在,训练很成功。”

“哦,关于那个——”漂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声讯接收器,“你说得对,我应该早一点叫后援的。”

感知器看着他,似乎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有搭档,是不是?不需要一个人把所有活儿都包了。”漂移笑道,朝感知器闪了闪光镜,“老实说——我可不想每次都让一发狙击弹惊险地从我脑袋边掠过去,就算它能直接打穿三个敌人的大脑模块也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漂移说完这句话后,他觉得感知器的表情——包括萦绕在他身边的电力磁场——都变得柔和了起来。这让他微微有些发愣。

“合作愉快,漂移。”最后感知器轻声说道,转身离开了训练室。

武士注视着搭档离开的背影,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这话的意思,是指在此之前的合作都很不愉快吗?

“说起来,就因为我之前说过一个人能搞定,就真的把我逼到极限再出手,他也太一根筋了吧……”

漂移嘀咕着,慢吞吞地收好短剑走上一旁的台阶。他的引擎和制动器都还烫得发痛呢。

等他走到感知器刚刚所在的高台上时,发现地上摆了一罐能量液。A纯。

他愣了一下。

能量液的位置摆得很巧妙,站在高台下的训练场内是看不到的。漂移一时不知道该作何感想,等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把饮料打开往嘴里灌了。

滚烫热烈的能量液流入他的体内,暖意从火种一直流到指尖。

(七)

感知器一手握枪,另一只手背到身后,从指内弹射出的微型解锁器有条不紊地拨开机械门控制面板下的管线,开始切割。

“动作快。”漂移低声道,双手持剑警惕地扫视四周,“他们随时可能追来。”

“好了。”大门应声开启,漂移拉着感知器把他推了进去,然后自己也退入了建筑内的阴影中。

里面是一条长长的、阴暗的走道,两边的房间都紧闭着大门。感知器和漂移对视了一眼,“找个房间。”漂移示意道。感知器点了点头,贴到其中的一扇门旁听了听,“应该没人。”他正准备打开控制面板,漂移抓住了他的手。

“让我来。”看到科学家皱起的眉头,武士耸了耸肩,“这种低级的门锁我也会开,而且——”他像是不经意似地扫了一眼搭档崭新的胸甲,“以防万一。”

房间门刚一打开,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吵嚷声和混乱的脚步声。漂移把感知器推进房间——里面也是一片黑暗,红外线热成像仪显示这里似乎是一间仓库,堆满了各种杂物,天花板相当之高。

一声钝响,大门被打开了,追兵们骂骂咧咧地冲了进来,开始搜查各个房间。感知器伸手去摸枪,再次被按住了手。

“别硬来。”漂移轻声说道。

“他们现在离我们只有四个房间了。”感知器提醒他。

漂移站起身,扫描了一圈四周,“我有个主意。”他示意感知器跟着他绕过一大堆杂物,走到一座摇摇欲坠的由金属废料搭成的小塔前。他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纵身一跃,攀住一根突出的金属横杠——小塔危险地摇晃了一下,感知器僵硬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些金属废料要是塌下来,足以把他和漂移两个TF严严实实地埋在下边。漂移轻笑了一声,“没事的。”他踩上另一根横杠,然后整个人向上一翻,攀上了更高处。感知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就这样如履平地地在金属废料堆上攀爬,转眼就登上了最高处,然后直接抓住了天花板下的钢架结构,猫着腰躲进了两者之间的空隙里。

“成了。”他得意地说,朝感知器招了招手,“上来吧。”

感知器瞪着他,好像他刚刚打碎了领导模块似的——“你认真的?”他僵硬地扫了一眼给人感觉下一秒就要倒塌的废料堆。

“障碍攀爬而已,弹簧不可能没给你做过这种训练吧。”漂移有点茫然。

“……”

“……难不成你只做过狙击训练?”漂移的额角挂下一滴冷凝液。

“……”

“我就说你的狙击水平怎么会那样突飞猛进……”

“漂移。”感知器压低声音道,他听上去难得的有些恼怒,这让漂移不合时宜地感到有些有趣。

“好吧,那我们就打出去。”武士几乎掩饰不住笑意,但笑容在下一秒看到搭档踩上了金属废料堆的横杠时瞬间被惊慌取代,“感知器!——别乱来!”

“我觉得你的策略很正确。”科学家平静地说,“介意指导一下吗?”

这下轮到漂移目瞪口呆了。但门外越来越近的吵嚷声不容他多加犹豫。

“好吧。”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每一步——我说的是每一步——都要听我的,感知器,明白吗?”

感知器静静地点了点头,校准镜片在黑暗中闪烁着淡淡的蓝光。


“这边也没有!”

“渣!那两个混帐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晃悠了,老大。”一个明显有点惊慌的声音说道,“在这种敌暗我明的地方,谁知道那个神出鬼没的狙击手小子会在什么地方放冷枪……”

空气明显滞了一秒。

“……说得对。”带头的那个清了清发声器,像是壮胆似地大声道,“我们撤。”

脚步声逐渐远去。等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后,天花板上发出了金属碰撞的轻微声响。

“看来你真是把他们吓破胆了,感知器。”漂移轻笑道,头雕碰到了同伴的面甲,“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那位‘神出鬼没的狙击手’需要别人的指导才能爬到天花板上来会有什么感想?”

感知器开口了,声音发闷。“术业有专攻,漂移。”

“我知道你在某些领域是个天才,但说实在的,你该好好锻炼锻炼体能了。只是爬个小坡你的风扇就转得我的手都麻了。”

“非常感谢你把自己的风扇消声器借给我,但你也不用一直拿手按着。”

“我还没能装上它们那些家伙就冲进来了,我也是没办法嘛。说起来,可以关掉红外线探测屏蔽力场了吧?我们的能量不多了。”

“……”

“感知器?”

“你得先起来,漂移。你这样压着我,我腾不出手。”

“哦……抱歉。”

金属碰撞叮叮当当的声响。感知器坐了起来,开始舒展僵硬的身体。漂移哼着小曲把消声器装回到自己的风扇下,此时他的内线响了起来。

【杯子?】

【任务怎么样了?】

漂移扫了一眼身后正在关闭屏蔽力场的感知器,轻声笑了笑。

【很顺利。】

【很好。看来你们磨合得不错。】

“我想也是。”漂移嘀咕了一句。感知器转过头来:“怎么了?”

“没什么。”武士耸耸肩,拍了拍搭档的肩膀,“合作愉快,Percy。”然后直接纵身跃下了钢架。

感知器看着轻巧地落在地面后转身朝他咧嘴一笑的漂移,闪了闪光镜。


“嗯……合作愉快。”

—Fin(TBC?)—

评论(10)
热度(81)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