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DW背景】Triumph01(天火X红蜘蛛)

Notes:

1、今晚是摸不完了,先贴一段校园恋爱(×)

2、DW里这对实在太高能,买定安利不离手。小红对苏王那种混杂着憧憬、嫉妒、憎恨的感情真是比普通的儿女情长带感好多……

3、从标题到内容都有大修可能,想写得更粮食一些><


天火第一次见到红蜘蛛时,是在某次地质力学课程结束以后。他被那个比他小了不止一圈机翼却华丽到嚣张的飞行者直接堵在了教室门口。

“有什么事吗?”白色的太空穿梭机微微皱起了眉头,尽可能让语气保持礼貌,“很抱歉,但是你把大家的路都挡住了。”

对方像是根本没听见他的话似的,扬起下巴打量着他,盛气凌人地问道:“你就是天火吗?”

身后传来其他学生不满的骚动声。天火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抬手按住眼前陌生TF的肩膀,在对方恼怒的挣扎下毫不费力地把他推到了一边。

“借一步说话吧。”他厌倦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能给你签名,我和先进技术学院签过保密合同——”

“谁要你的签名了?”对方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引来走廊上一众TF的侧目。天火愣了一下:“哦——是吗?”他怀疑地看着他,“那请问你——”

“我叫红蜘蛛。”飞行者傲慢地说,举起了手中的数据板,“我想跟你谈谈这个。”

天火望向数据板,发现那是自己一个月循环前发表在学术期刊《塞伯坦地质》上的新论文。他在芯里无趣地哼了一声,为眼神中似乎带有一丝期待的搭话者感到可笑。“你是这个星循环的新生吧,红蜘蛛?”

“是啊,怎么?”对方似乎很不满自己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他红色的新生标志就贴在胸前呢。

“你们还没有上过工程地质学吧?这篇论文对你来说可能太艰深了。”

———————————————— 

天火,你真是个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混帐。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当着整个走廊学生的面这样羞辱我?你怎么敢把我当成你那群大惊小怪、叽叽喳喳的蠢货崇拜者们的一员?你不过是在在校期间就和先进技术学院签下了工作合同而已,不过是发表了几篇ISCI等级的论文而已,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这样看低我?

奇耻大辱。

 ——摘自红蜘蛛内系统最高级别加密日志

———————————————— 

“红蜘蛛?你刚说的是红蜘蛛吗?”

天火困惑地从叠得像小山一样高的数据板后面抬起头来,“是的,钻探机——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因为整个学校也许只有你一个TF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钻探机翻了翻光镜,把整理好的测量数据传给天火,“他是这届新生中的第一名,开学仪式上代表新生发言的。”

“哦。”天火没什么反应,“那天我在稀有金属实验室里工作来着。”

“我想也是。”钻探机在面罩后撇了撇嘴,“重点是——红蜘蛛把那次演讲完全变成一场动员大会了。他在台上慷慨激昂地说了一个兆循环,用的全是你永远不会在论文里看到的华丽词藻,从九个方面痛陈科技研究和我们这所学校的重要性。我说了估计你也不信,那帮新生们听完后一个个都激动得像加入了领袖卫队似的,还有姑娘当场晕了过去——诶,你去哪?”

天火站起身来,抱起桌上的一摞数据板,“这些我已经看完了,去拿些新的来。”

钻探机郁闷:“你听到我刚说的话了吗?”

“我听见了,只是不吃惊罢了。”天火耸耸肩,“开学第一天他就敢把前辈堵在教室门口,的确是魄力非凡——只不过,”他顿了一下,看上去兴味索然,“听你的描述,他应该去铁甲军校学做一名政客,而不是来这里当一位预备科学家。”

钻探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天火走向一旁的数据板陈列架,把阅读完毕的数据板重新归位,接着绕到了另一侧的陈列架旁,打算找一些工程地质学的著作——然后他停下了脚步,蓝色光镜有些惊讶地闪了一下。

红蜘蛛正站在陈列架边,聚精会神地阅读一块比他脑袋还大的数据板。

“《工程地质测绘》。”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红蜘蛛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来,瞪着正在打量他手里数据板的天火。“如果你打算找入门读物的话,这本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它的实用性大于理论性,没有基础的话读起来会很辛苦。”

红蜘蛛的光镜眯了起来,天火一时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惹恼他了。“没有基础?”

“是啊。我一直觉得学习理论是第一步——”

“你怎么知道我没学过工程地质学?!”

“噢。”天火皱起眉头四处张望了一番,“你不用这么大声的——原来现在预备学校就会开设地质学分支课程吗?我们那个时候还——”

“炉渣。”红蜘蛛咬牙切齿地说,“预备学校那些低级玩意儿我不用两万个星循环就学完了,我学习工程地质学的时间不见得比你短!”

天火惊讶地站在原地,看着后辈的光镜愤怒地闪动着。

“……抱歉,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对这样的科目感兴趣——”

“你觉得我应该去做一名政客,是不是?”

天火沉默了。他露出了并不愉快的表情。

“你不会是在跟踪我吧,红蜘蛛。”

“开什么玩笑!”意料之中的尖叫,天火不由庆幸由于时间太晚,现在的图书馆里几乎没什么TF了,“我不过是恰好听到——”

“但是今天才开学第一天,现在已经快凌晨了,你为什么还呆在这里?”天火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不也一样吗!”

“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有学院那边的工作。”

“嘁,那你还真是勤勉。”红蜘蛛冷哼一声,“不过你可别以为全塞伯坦就你一个TF这么努力。”

天火扬起了眉毛。他的目光落在红蜘蛛身后垒成一摞的数据板上——都是工程地质学相关的著作。“看来的确是我想错了。”他流露出一丝很淡的笑意,“那么,你对我的那篇论文有什么看法——现在能和我说说看吗?”

———————————————— 

天火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天才。

其他TF或许把这看做谦虚——但我觉得那是自大。没错,我的第一印象果然是对的:天火他傲慢得令人无法容忍。他是先进技术学院最年轻的特聘技术员,他参与的环省级科研项目比整个年级的TF加起来的都多,而当他的那些狂热粉丝抱着他的论文在教室后面排着队送出溢美之词的时候,他露出的那副困扰似的表情让我感到近乎疼痛的憎恨。天火的确勤奋,他和我每天像是竞赛般比较着谁更晚离开图书馆,但如果只是靠后天的努力就能取得像他那样的成就——我又何必憧憬他,尊敬他——痛恨他?

他说自己不是个天才——最令人恼火的是,他是打火种深处这么认为——甚至在我用嘲笑的语气夸奖他勤勉的时候露出了欣慰似的可笑表情,还有比这更该死的傲慢吗?我刚进预备学校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名字,第一万个星循环的暑假我第一次读到了他的论文。那时我觉得——他那些平铺直叙的词句美得像青丘的歌谣一样,在浏览那些错综复杂的夹层分布、厚度、性质、层位、接角关系时,塞伯坦的金属大地仿佛正从我脚下延展出去,而我穿破层层叠叠的地壳,前去探索我们母星最核心的奥秘。一整个晚上我都无法镇静下来充电,我感到有什么在我的火种中膨胀开来,好像我不需要助推器也能在夜空中盘旋似的,实际上我真的这么做了——俯瞰夜幕中沉睡的青丘,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天火,天火,天火!这个名字伴随着我度过了整个预备学校时代,他的履历过于鲜亮,以至于我总是忘了他还和我一样只是个学生。而就是这样的一个TF——他说自己不是一个天才。他甚至不知道学校已经把他列入了荣誉校友名册,在他还没有毕业的时候。

我再说一遍:还有比这更该死的傲慢吗?

如果我能赢过天火——光是这样一个念头就让我浑身战栗——如果我能赢过天火——

【以下数据已消除】

——摘自红蜘蛛内系统最高级别加密日志

———————————————— 

“锻金实验室指名你做实验对象?”红蜘蛛果不其然地嚷了起来,把天火的宝贝显微镜拍得砰砰响,“他们的实验不是一向都让军方出人的吗?”

“那套战斗装甲操作起来技术难度太大,军方的技术员达不到这个要求。”天火解释道,不露痕迹地把显微镜挪得离红蜘蛛远了一些,“而且它的核心融合系统是我设计的,让学院其他TF担这个责任也不合适。”

红蜘蛛的光镜一下子亮了,“你居然还做军工方面的科研。”他酸溜溜地说,“你不是说过‘科学为和平而生’吗。”

天火滑动数据板的手停住了,“我——我的确在早期一篇论文的结语部分这么写过,”他好奇地看向像是僵住了似的红蜘蛛,“但我的导师说在学术报告里写这种话太孩子气了,我就再也没写过。我还以为那篇论文早就找不到了呢。”

“我是——偶然在铁堡档案馆的过期刊物库里找到的。”红蜘蛛的声调高得不自然,“的确很幼稚,你那时连参考文献的格式都排不对。”

天火笑了。

“你读得很仔细嘛,star。”

红蜘蛛面有愠色地哼了一声。

“我确实不太喜欢做军工方面的研究。”天火坐了下来,正色道,“但你应该知道,军工永远代表着一个星球科技的最尖端水平。”

“你就只能从科学的角度去看问题,是不是?论文脑袋。”红蜘蛛一脸不屑,也坐了下来,“没有强大的军备做保证,和平就只是一纸空文而已。如果战争真的爆发了,枪炮永远比条约来得有效。”

天火看着他,若有所思。

“你在这方面比我敏锐多了,star。说真的,你当初为什么不去报考军校呢?”他摆摆手止住试图恼怒地开口抗议的红蜘蛛,认真说道,“我不是说你在科研方面不行,实际上——这么多后辈里你是第一个让我惊艳的,但我总感觉——你没法登顶。你似乎永远被什么束缚着,无法突破自己的极限。但是在谈论政治、谈论军事时,你就完全挣脱了在做科研时的枷锁,变得非常的……明亮。”

红蜘蛛头一次说不出话来。天火的话语无疑是百分之百的真诚,也正因为如此——他被深深地刺痛了。他一抬脚就把天火踹到了地上,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愤怒地离开了。

———————————————— 

天火从不撒谎,这几乎和他的傲慢同样令我恨之入骨。诚实的毒液似乎是在流水线上时就溶刻在他的电路里了,这让我在他说实话时得竭力克制才能不揍他。

他以为我是被什么束缚着?他以为我是为什么不能突破我的极限?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我在发现自己连调整准焦螺旋的动作都和他一模一样时内芯是什么感受,他不知道我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生活在他的阴影里——这种习惯的力量是如此可怕,一旦跨出,就会被狠狠灼伤。

天火是无法逾越的,至少在科研上是的——这个观念深深印刻在我的处理器中。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比起赢过天火,事实上——我更害怕真的赢过他。

那一刻我简直要放声大笑了。我,红蜘蛛!居然害怕胜利!闹翻天和惊天雷听到的话估计连声讯接收器都要掉到地上了。但我没法否认这点。战胜天火,意味着我将站在那个孤零零的高处,在探索这个未知的、可怕的世界中担任先锋兵。不,我做不到,我没法放开手脚,任由自己把天火从山顶上踹下去,我没法——

我简直要发疯了。承认自己的软弱带来的狂风暴雨般的震怒淹没了我,恐惧和不甘拉扯着我,几乎要把我撕成碎片。这太不公平了,我在这里受折磨,而天火——始作俑者——却什么也不明白。

 ——摘自红蜘蛛内系统最高级别加密日志

———————————————— 

“star,你觉不觉得2.0版本的杀伤力过大了些?”天火皱着眉头盯着桌上的大型显示屏,脑袋几乎和红蜘蛛挨到了一起,“我想我们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防御机能上,毕竟目前这只是供自卫战的装备。”

“你没听说过‘攻击是最好的防御’吗?”红蜘蛛不以为然,他把屏幕上缓慢旋转着的战斗装甲设计图拖过来放大,“但全身都装配重火力枪炮太笨重了,就算是雷霆救援队那帮大块头也撑不住几个日循环。”

“是啊。”天火赞同道,揉了揉自己的颈部线路,“我现在轴承还疼呢。”

“关节处的装甲可以换成更轻便的材料。”红蜘蛛沉思着说,“腿部的穿甲炮可以去掉,精度太差了——对了,我觉得头部倒是可以再装两个火炮。”

“头部?”天火将装甲设计图再次放大,语气有些犹豫,“你不觉得太危险了吗?发射炮弹引起的后坐冲击很可能损伤大脑模块。”

“这是应急装置,平时当然不会用它。”红蜘蛛得意地说,“我们可以把它伪装成声讯接收器,采用近距离爆发力强但震动较小的光子炮,紧急情况下使用,可以有效提高生还率。”

这是他昨晚想了一夜的设计方案,他相信天火会很惊喜的。

“你鬼主意还真多。”主设计师果然笑了,“理论上说,这是个可行性很高的方案——”理论上,红蜘蛛感到自己火种失望地安静了下去,“——但我严重怀疑雷霆救援队的战士们会不会接受这样,嗯——不够光明正大的做法。”

“不够光明正大?!”红蜘蛛大怒,天火在他即将又一次把自己踹下椅子前跳起来站到了一边,“我们辛辛苦苦设计这套装甲难道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别轻易在战场上死掉吗?他们对自己的性命倒是慷慨!”

“你得理解他们,star,我不是说他们喜欢牺牲。”天火耐心地说,“但是……我和弹簧接触过一段时间,在他们眼里,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这么说,你也同意他们了?”红蜘蛛气哼哼地说,“真是了不起,未来的铁堡研究院科学家原来还有一颗特种兵的火种,可惜我听说你连给手枪上膛都不会。”

“战斗技能并不是最重要的。”天火平静地回答,并没有被同伴的尖刻激怒,“有没有牺牲的勇气才是关键。”

红蜘蛛隐约觉得天火的语气有些异样,但他余怒未消:“你有牺牲的勇气?我倒是好奇,有什么能让你自愿献身?”

天火沉默了一会儿。

“比如说你,我的朋友。”

———————————————— 

……难以置信。

——摘自红蜘蛛内系统最高级别加密日志

————————————————

—TBC—


评论(3)
热度(76)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