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22(路障X大黄蜂)

其实前面那一大段完全可以省略,但我就是想写打斗……前不久刚get了横炮=后空翻的梗,赶紧用了起来XD

好像越来越傻白甜了,明明是正剧来的Orz


Chapter 22

迪诺在接到大黄蜂的内线通讯时惊得差点打翻了手边的能量液。

【横炮和路障在户外私斗,我需要你立刻过来处理这件事,迪诺。】

他那位一向温和快活的年轻朋友此时的语气让他汗颜地想到了通天晓长官。

 

几个循环前。

“你的拳头轻飘飘得和铝合金似的!”横炮大声嘲笑,侧身躲过路障迎面而来的攻击,“迪诺那傻瓜果然不会教徒弟!”

路障没有答话,顺势向一边跃开,随即突然一个前翻朝对手的脑袋劈下一脚。横炮猝不及防,忙向后闪了一步,才堪堪躲过这凌厉的一击,带起的劲风刺痛了他的面甲。他又惊又怒,转身朝路障扫去一个狠毒的后旋踢,砰地一声,路障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直接架起双臂挡住,冲击力让他向后滑了几米。他抬起头,光镜里闪着冰冷的红光。

“你的力道比起迪诺来差多了。”他平静地说。

毫不意外地,横炮被激怒了。

他的右手迅速变形,一柄锃亮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直接砍向了路障的胸甲。路障皱起了眉头,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没有伸手去接白刃,而是迅速向右闪了两步,一手抓住横炮的手腕,一手钳制住了他的肩膀。横炮冷笑一声,左手扣住路障的胸甲用力一推,在对方向后退去的瞬间轻巧转身,再次将匕首劈了下来——这次路障不得不将左手变形成刺轮卡住对手的危险武器,金属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刮擦声,火星四溅。横炮猛地将匕首一转,带着路障的刺轮将他的左手扎向地面死死固定住,另一只手挥出一拳。路障的面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但他的拳头也已经击中了对手的腹部。横炮的攻击节奏因为吃痛滞了一拍,路障趁机抽回了自己的刺轮,动作毫无停顿地挥向了银色四轮的喉咙。

“别小看我,你这菜鸟!”一个刚接受系统的格斗训练不到一个月循环的外编成员兼环省级别通缉犯居然敢用这么大胆到轻率的攻击模式对付自己,横炮的愤怒值几乎达到顶峰,而他的机体以与他沉重的怒意完全相反的轻巧做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不但干净利落地躲开了路障的攻击,还重重地在他的臂甲上踹了一脚。

路障向后退了几步,看向对手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这招倒挺不错。”他用掂量的语气说,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看不出来你这么冲动,拆招时却是蛮冷静的。”

横炮哼了一声:“你要学的还多着呢,搬运工。”

“这点我不否认。”路障重新摆好了格斗的架势,“我正在学呢。”

“你把我当陪练?”警卫队成员的光镜危险地闪了闪。

“是你说要打的——想要看看迪诺教人的本事,不是吗?”路障扬起眉毛,“不过我看你刚才的那几个动作,似乎你也受过他的指导——”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横炮粗暴地打断他,“他现在早就赢不了我——”

“如果你问我,我会说那是因为他故意放水。”路障用实话实说的口吻道,毫不在意横炮惊怒交加的表情,“他教我时是动真格的,要是你只有刚才后空翻的那种水准,十次交手你能赢三次就不错了——”

“你知道个渣!”横炮暴跳如雷,两手都变成了寒光闪闪的匕首,“你连大黄蜂都赢不了,懂什么格斗水准高低!”

路障的光镜猛地亮了起来,他的语气变得冰冷刺骨。

“——你对他的能力一无所知,你这个自大的条子。”

横炮的散热风扇呼地转动了起来,他举起匕首逼近路障。

“够了。”

他们俩的动作都停住了。横炮的光镜一角抽搐了好几下,才咬着牙把武器收了起来,不情不愿地转过身去。路障则不动声色地恢复了普通的站姿,目光在站在迪诺身后沉默不语的大黄蜂身上停留了一纳秒,又转向了别处。

“……横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迪诺沉默了很久后说道,他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语气里的指责成分降到最低。

横炮固执地不肯移开和他瞪视的目光,一声不吭。四周静悄悄的,让现场的氛围显得格外凝重。

“你再怎么胡来,也应该有个底线。”迪诺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道——他在竭力不刺痛自己的同伴,“你们俩在这里大打出手,要是被其他TF看见,暴露了路障的身份——你知道后果的。”

路障感觉到大黄蜂的视线,他抬起头,看到对方正默默地盯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在芯里懊恼地叹了口气。

“行了,迪诺,这不是横炮一个人的责任。”路障走上前,用自己最客气的声音说道,“我也完全没对私斗这件事提出异议,作为当事人,这种行为应该更犯事儿吧。”

“你闭嘴。”不出所料地,横炮终于出声了,他看上去非常恼火,“这事是我挑起的,别来搅浑水。”

“到底是谁的责任应该让迪诺来判断。”路障冷冷地说。

迪诺沉默了一会儿。

“横炮,你跟我过来——现在太晚了,我先把你送回家,处分的事明天再说。”

横炮僵住了,他显得很不自在。“我自己能回去。”

“我得保证你不会再跑到别的地方去惹是生非。”

横炮极度不情愿地低声咒骂了两句,最后他愤愤不平地瞪向路障。

“这事儿没完。”他说,“你打不过我,我知道的。”

路障本来想开口嘲讽几句,但他看到大黄蜂带着不赞同的表情朝他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于是把原来的话吞了回去。

“我不会再跟你打了。”

横炮勃然大怒,“你怎么敢——”

“拜托你有点悔过之心吧,警察先生。”大黄蜂的子空间里传来迷乱故作遗憾的声音,“你还是带罪之身呢,就想着再犯?”

横炮气得不行,但他最终再也没有说什么,一脸恼怒地跟着迪诺离开了。

“路障,你——”走之前迪诺犹豫了一下,看向大黄蜂,“小蜂全权负责你的事,所以我不会多过问,但是说实在话——别让你的朋友担心。”

路障僵了一下,最后沉默地点了点头。

 

一路上,路障和大黄蜂都没有说话。迷乱本来想打趣两句,可是感受到大黄蜂引擎不一般的震动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一直拐进了大黄蜂的公寓所在的街区,年轻的侦察员才低声开口。

“你和横炮到底为什么打起来?”

“一言不合。”路障含糊其辞地回答,在感觉到大黄蜂身边的力场压低了一级后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他说想看看迪诺和你给我特训的成果。”

“所以你就应战了?在大街上?”

“我看他不痛快很久了。”而且你大概不知道他是怎么说你的。

“你还说自己没有急于求成。”

路障的车灯烦躁地闪了几下。“你只能看到这个,是不是?至于我能跟横炮打成平手这种更显而易见的事,因为不符合你对我评价的标准,就被选择性无视了?”

“格斗技不是全部。”大黄蜂叹了一口气,“而且今晚发生这种事,就算我同意让你出任务,迪诺也不会同意的。”

“我会和他谈。”路障粗鲁地说。

他们驶进了公寓的大门,大黄蜂变形,凝视着路障的光镜快速地旋转着。

“路障——你没有弄明白。”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现在非常生气。别再招惹我了。”

“……我知道,从刚才开始你就看上去想要揍我。”

大黄蜂在电梯的上行按钮上敲了一下。

“如果是在训练场,我早就动手了。”

“你还是省点力气在别的事情上吧。”路障耸耸肩,也跟着进了电梯,“比如打打蜡、练习练习舞步之类的。”

大黄蜂滑稽地僵住了。路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表情一下子从余怒未消变成了惊慌失措,迷乱在子空间里好奇地“嗯?”了一声。

“呃——横炮告诉你的?”他紧张地问。

“不然呢。”路障扬起眉毛,“你会自己告诉我?”

“我——我也是没办法!”大黄蜂懊恼地嚷道,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减震杆老大这个傻瓜,他说E组全员都必须带舞伴出席,我和迪诺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选,只能——互相凑合一下了。”

迷乱发出了憋不住的笑声。路障靠在电梯内壁上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慢悠悠地开口:“迪诺是被横炮拒绝了吗?”

大黄蜂一脸尴尬:“我不能告诉你。”

“那看来就是了,你还真会捡现成的。”路障翻了翻光镜,像是不经意似地问了一句,“说起来,要是横炮当时大脑模块发热同意了,你打算怎么办?”

大黄蜂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迷乱听到他的散热扇莫名其妙地开启了。

“迪——迪诺说没有邀请函的TF也可以作为舞伴入场。”最后他含混不清地嘟囔道。

路障看着他。不知怎么地,他好像还能感受到从大黄蜂的子空间里投出来的戏弄目光。

“我不会跳你们东区的舞。”他实话实说。

大黄蜂的视线飘忽了。“我想也是……反正我也完全不会跳舞,到时候也就是站在一边喝能量液罢了。”

“恩公,舞会可不是这么玩儿的,不会跳可以学嘛。”迷乱笑嘻嘻的声音传来,路障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学?迪诺倒不是不会跳,但是他最近忙得颠三倒四,而且看上去完全没有教我的兴致……”大黄蜂在路障阻止他之前开口了,而且说的正是迷乱所期待的话。

“可以让Barry教你啊!”他用一种非常严肃认真的口吻说道,其实早就笑成了一团,“你别看他这样,我在油吧驻唱时他时不时会被老板抓去跳舞助兴,虽然脸色难看了点但跳得还是很不错的——”

“闭嘴,迷乱!”路障咬着牙威胁道,装作没看见大黄蜂从惊讶转向忍俊不禁的表情,“油吧里的舞和社交晚会上的舞完全不一样——”

“这个嘛,我倒是可以帮忙。”迷乱满不在乎地说,大黄蜂和路障走出了电梯,“要给上流社会的老爷们当宠物,社交舞可是必修课。但恩公需要的是一个体型相当的练习舞伴,不是吗?”

“你真的在油吧里跳过舞吗,路障?”大黄蜂不依不饶地追问,打断了搬运工试图拒绝的话语,他的光镜里满是笑意。路障啧了一声,不肯作出回答。走进家门的过程中迷乱摆出一副要好好细数路障伴舞历史的架势,大黄蜂笑个不停,最后路障终于受不了了——他恼火地在大黄蜂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闭上你的嘴,我就教你。”

“我什么也没说!”大黄蜂抗议道,他还是在笑,“而且我不学也没什么关系。”

“迷乱那小子说得对,在舞会上你不该傻站着,”路障不理他,“没必要让警卫队被那群有钱老爷们嘲笑。”

迷乱从大黄蜂的子空间里跳出来,落到了地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们。

“恩公,如果你晚上没什么事,我们现在就开始呗?”他大大咧咧地说,“希望你跳舞时的表情会比Barry柔和一点——我觉得他被抓去伴舞的那几天,我拿的小费都特别少。”

大黄蜂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蓝色的光镜像是跳动的火焰般愉快地闪烁着。路障破天荒地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一旁默默注视着年轻侦查员脸上的笑容。

——TBC——

评论(37)
热度(54)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