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21(路障X大黄蜂)

久违的更新……唉我看着他们俩都着急……


Chapter 21

大黄蜂出院那天,迪诺和横炮领着他一路走出了维修站的停车坪,在路口处看到了戴着面罩和护目镜的路障。

“嘿伙计,”迪诺走过去拍了拍路障的肩膀,口气戏谑,“看来我的内线通讯能安静好一阵子了。”

路障没理会他的调侃,他转向大黄蜂。

“你确定自己恢复完全了?”他用一种令人很恼火的怀疑语调说道。

“如果你不好好问,我也不好好回答。”大黄蜂说,挑衅似地看着他。

“你们俩下流水线多久了?斗嘴都这么幼稚。”横炮忍不住开口嘲讽,“大黄蜂交给你了,路障,下次你们再调查什么东西记得先搞清楚周围有没有监听系统,别再让我们给你们擦屁股。”他变形为载具形态,“现在我有活要干。”

他飞驰而去。路障的子空间里传来迷乱懒洋洋的声音:“哦,这就是Barry你说的那个暴脾气条子吗?他的火气还真不小。”

“我也先走一步。”迪诺说道,对刚才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再见。”

路障注视着和横炮朝相反方向驶去的迪诺,皱起了眉头,“他们俩怎么回事?吵架了?”

大黄蜂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朝路障的子空间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小迷。”

“恩公。”迷乱的声音很低,远没有刚才调侃时的轻快,“真高兴你没事。”

“别说傻话了。”大黄蜂宽慰道,“我说过的,我们身边有很多TF可以提供帮助——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随后的几天里,迷乱明显地感觉到大黄蜂回来之后,和路障之间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路障是个性格很烂的家伙——这点迷乱和大黄蜂能毫无障碍地达成共识,也许跟任何人都能达成共识。因此迷乱早已习惯了路障把所有情绪都以抱怨或咒骂的形式表达出来——不管是担心、气愤、恐惧还是痛苦。无论路障说什么都要反驳一句也成了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大黄蜂和路障的相处一开始也是这样——甚至更严重,因为年轻的侦察员在某些方面的执拗和路障不相上下,而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路障则很难做到像迷乱一样坦诚感谢。大黄蜂出院后迷乱早早地做好了在他们俩继续斗嘴时和稀泥的准备,可过了一阵子后他发现这种准备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俩现在有多么友善相待,只是相比以前,两人的斗嘴似乎很难持续下去,不过几句就会以一阵尴尬的沉默收场。

——太诡异了。迷乱芯想,他估计路障的问题是因为大黄蜂用几乎是以命换命的方式救了他,让他的感恩芯、愧疚芯和自尊芯产生了激烈斗争,但是大黄蜂呢?迷乱百思不得其解,他以前也是这么别扭的吗?

还有一点,大黄蜂回来之后就开始手把手地指导路障学习侦察,而两TF在“上课”期间表现出来的正经和客套更是让迷乱感到匪夷所思——他曾经跟去他们的全息投影模拟训练场看过,他敢说哪怕在铁堡警卫队预备学校也看不到这样的模范师生:大黄蜂一脸严肃地纠正路障潜行的动作,语气像是在背诵《侦察学通论》里的段落,而路障则会面无表情地点头或摇头,走回起点线重新开始,一句废话都没有。

这种类似于强化课程的训练带来的结果是路障在实战操作上的突飞猛进——毕竟在这之前,他只能通过数据板来学习理论知识。据说迪诺偶尔也会出现在训练场指点两招,并对路障的天赋给予了很高评价。

迷乱对于两位室友关系骤变的疑惑,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始至终的相安无事慢慢地淡去了。

 

这天,大黄蜂一回家就打开了电讯屏蔽系统。

“我们有线索了。”他说,路障和迷乱迅速地围坐到茶几边,“小迷,你之前提到的奴隶贩子处理迷你金刚的流程,能——再跟我们说说吗?”他的语气里有些许歉意。

“在卫星上抓捕符合要求的迷你金刚,在飞船上通过折磨和科技手段清洗记忆,然后根据塞伯坦上买家的要求进行相应的培训,最后卖掉。”迷乱冷漠地说,语气毫无起伏。

“没错,”大黄蜂迅速接走了话题,“但我们之前一直不清楚他们是用什么‘科技’给迷你金刚洗脑的,是不是?”他打开手里的数据板,“我们现在查到一个TF——一个在违禁领域很有名的‘科学家’,也许与他们的技术有关。”

“震荡波。”路障凑过来,读道,“他的脑袋看起来真诡异——只有一只灯泡似的光镜。”

迷乱没有接腔,他瞪着数据板上的TF像,不知在想些什么。

“卡尔斯兄弟和他有过很隐秘的接触。”大黄蜂一脸严肃,“天火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他们之间进行过电讯通信的痕迹,里面有提到相关的记忆清洗技术。”

“所以呢?”路障急切地说,“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迪诺他们追踪到了震荡波在铁堡的一间秘密实验室。”大黄蜂滑动数据板,把地图展示给他和迷乱,“我们必须秘密潜入里面,找到卡尔斯兄弟掌握了这项记忆清洗技术、并把它运用在迷你金刚身上的证据。——如果这些证据足够充分,等通天晓长官揪出了内鬼,在舆论和法律上都是对迷你金刚贩卖的一次致命打击。”

路障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语气里带上了期待和兴奋的成分:“这么说,迪诺前几天和我提到的能让我参与的任务,指的就是这——”

“不是。”大黄蜂迅速否认,路障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他的确认为你已经具备了执行侦察任务的能力,但是——”他顿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不可捉摸,“这件事他说了不算。”

路障瞪着他。迷乱慢慢地把目光从震荡波的数字图像上移开,皱着眉头看向大黄蜂,眼神里毫无疑问地带着质疑。

“那谁说了算?我以为迪诺是这个小组的头儿——”

“没错,但是我和他说好了,你的事归我管。”

迷乱张大了嘴巴,眼睁睁看着路障的表情从困惑转变为震怒。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死死盯着大黄蜂,越来越红的光镜像是要喷出火来。

“我——归你管?”

迷乱非常惊讶大黄蜂居然在这样的瞪视下都没有退缩——路障的样子看起来可怕极了。

“是。”年轻的侦察兵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气说,他神色平静地与路障对视,“我觉得你现在的芯理状态还不足以应对这么重要的侦察任务。”

“又是芯理状态,在训练时你就老是和我强调这一点,你他渣的到底想说什么?!”路障咆哮道,他的脸因为愤怒扭曲了。

“你太急于求成,每次都做过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大黄蜂厉声道,语调尖刻,看起来和平时判若两人,“你这样很容易把自己置于险境——”

“胡说八道。”路障轻蔑地说,“你不过是不信任我的能力。迪诺就从没说过我在这方面有欠缺!”

“那是因为他没有我了解你!你的训练时间还太短——”

“这点用不着你来作判断!是你的侦察风格太过温吞水,才会觉得我冒进——”

大黄蜂被刺痛了,他想也没想就嚷了出来:“我很清楚你为什么急于求成,路障!你不过是因为觉得愧疚,想要有所补偿——”

他住口了。路障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这相当吓人。迷乱在一旁僵住了,他隐约意识到大黄蜂刚才说的话就是他和路障这么多天来氛围诡异的关键,而这段时间的相安无事,不过是因为没有一个发泄口而已。

一片寂静中只能听到路障的散热风扇高速转动的声音,半晌后他用一种混杂着愤慨和失望的语气低声说道:“我不是因为愧疚。”

大黄蜂没有说话。他微微皱着眉头。

“你——”路障停顿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往下说,“我一定要参加这个任务,大黄蜂,你怎么拦我都没用。”

他站起身来,环视了一圈屋内,最后烦躁地啧了一声,转身按下机械门的开关走了出去。大黄蜂下意识地起身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无奈地看向若有所思的迷乱。

“我想我明白Barry的意思。”迷乱突然说,笑容里再次带上了几分调侃的味道,“不过我觉得要是我说破,一定会被Barry丢出窗外的——也许他自己都没我明白呢。”

大黄蜂一脸困惑,迷乱在他打算开口提问前摆了摆手,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变形为载具形态的路障心不在焉地在空旷的马路上行驶。夜色已深,街上几乎没什么车,再加上他走神走得太厉害,以至于一辆迎面驰来的银色四轮拼命闪了几下远光灯后他才反应过来,猛地扭转车头,堪堪擦过对方的后视镜。

“渣!”银色四轮破口大骂,暴怒地跳起来变形,“你的光学镜头被噬铁虫啃了?路灯这么亮都看不见——”

他看到变形站起身来的路障,愣住了。“怎么是你?”

路障皱起了眉头。遇上横炮这件事让这个夜晚更加糟糕了。“你的银色涂装太不显眼了,我没注意。”

这毫无歉意的回答让横炮更加光火。“你的逻辑电路是不是塞住了?身上背着环省级别的通缉令也敢出来四处溜达,大黄蜂是怎么教你的?”

听到大黄蜂的名字,路障的油压一下子飙了上去。他粗暴地挥开横炮指住他鼻子的手,“拿开。”

路障声音里压抑不住的恼怒引起了横炮的注意,他不怒反笑:“怎么,芯情这么差,要不顾危险出来兜风?大黄蜂怎么你了?”他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的换气扇停了一拍,笑容更加明显了,“约会请求被拒绝了?‘不好意思,我已经和别人有约了’——”

他突然不说了,路障皱着眉头看向他,发现这个脾气暴躁的警卫队成员不知为何表情变得不痛快起来。

“嘁。”最后他不甘心地哼了一声,“你也真是没出息,不过就是被甩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路障扬起了眉毛,“你和迪诺怎么了?”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横炮刷地丢过来一个凌厉的眼刀,语气变得很凶狠,“你炉渣的瞎扯些什么?”

“上一次大黄蜂出院时,你们俩看上去就很古怪。”路障冷冷地说,没有理会横炮威胁的表情,“我在训练场这段时间,也一直只看见迪诺,没看见你——我还以为和特别小组相关的工作,你们俩都会一起出现呢。”

横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嘴巴几乎抿成了一条僵硬的直线。路障看着他,表情里带着一丝挑衅。

“真是见鬼。”最后警卫队成员阴沉沉地开口了——让路障不解的是,他的语气里还带上了几分疑惑,“我还以为你很清楚那档子事儿呢。”

路障皱起了眉头,“什么事?”

横炮瞪着他,好像在判断他是不是在装傻,“你真不知道?两星期后的铁堡警卫队舞会,大黄蜂邀请迪诺做他的舞伴了。”

路障愣住了。他的光镜闪动着,一时没有搞清楚这股来自火种深处的刺痛是因何而来。

——TBC——

评论(10)
热度(38)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