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TFP背景】主线之外·你不知道的事(路障X大黄蜂)

决定摸个鱼……


1、领袖之证30-31话《折螯之蜂》背景;

2、完完全全是脑洞:31话的BBB以30话掉下山崖后摔晕的标准看,身上的战损也太轻微了——基于此点进行的YY,31话福勒探员突然告知收到了机械党基地的卫星遥感影像这点也很让人在意;

3、根据TFP路障限定玩具的人物卡描述,对自己笔下Barry的形象塑造进行调整的试水作;

4、近乎粮食的清水,路蜂的过去可自行脑补。

 

“Barry,大概就是这儿了。”

迷乱晃了晃手里的定位仪。涂装上带着“惩罚与奴役”标记的警车瞬间变形,路障把迷乱放到自己肩上,朝能量信号的来源地——从他们所在的小山坡上能一览无余的山洞——走近了几步,随后蹲了下来。

“希望这次不会再扑一个空。”他语气不快地说,“最近这古怪的信号老是出现——虽说能确定是来自塞伯坦的东西,但和以往任何我见过的能量信号都不一样。”

“耐心点,Barry。”迷乱平静地说,他敏捷地跳上一块岩石,朝山洞口张望,“我想我们应该先估摸一下形势——哦,看呐——环陆桥?”

蓝绿色的球面光环突然凭空出现,从里面跳出一个身形笨重、军绿色涂装的TF——他四下张望了一番,“安全。”通过增强声讯接收器的精度他们听到他说。随后从环陆桥中又跳出了一个明黄色涂装的TF,湛蓝色的光镜里满是警惕。路障的光镜闪了一下。迷乱很轻地哇哦了一声。

【那是大黄蜂吗,Barry?】路障收到了搭档语带调侃的内线通讯。

【……是他。】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擎天柱和他的领袖卫队的确在地球上。】

【我同意。而且这样看来,威震天大人和报应号应该也在这里。】

【他们似乎是朝着能量信号去了,】迷乱注视着一边谈论着什么一边向山洞走去的两个汽车人,【我们该阻止他们吗?】

路障沉默了一会儿,他仍在用加强了精度的声讯接收器听取隔板和大黄蜂的谈话。

【大黄蜂不对劲。】最后他回复道,迷乱看了他一眼。

【我没法长时间维持高精度的声讯接收,你听到了什么?】

【他的发声器还是没有修好。】路障皱起了眉头,【而且……好像还出了别的什么问题。他似乎无法进行“高速追击”。】

【好消息,哈?】迷乱轻笑,【一个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的对手。】

路障没有理会他的揶揄,【继续盯着。】

他们暗暗注视着隔板拿出了定位仪,探测到信号的提示音高频率地响起——从山洞中猛地冲出了一辆涂装艳丽的阿斯顿马丁,“有本事就来抓我啊?”得意洋洋的挑衅语句无须加强接收精度也能听见。路障抽了抽嘴角。

【击倒。那个油嘴滑舌的蹩脚大夫,他怎么在这儿?——威震天大人把这种货色也纳入他的直属部队了?】

【看他那副嚣张样子,打击肯定也在——哦,果然。】迷乱用一副毫不意外的表情看着身形壮硕的霸天虎横冲直撞地扑向隔板,右手变形为一把巨大的锤子。两个TF立刻战成了一团。

【能量信号的来源在击倒身上。】路障瞥了一眼定位仪,捞起迷乱迅速变形为警车,沿着山坡追踪在公路上风驰电掣的红色跑车,【别管那两个傻大个了。】

“大黄蜂也追过来了。”迷乱从车窗内探出脑袋,报告道——隔板和打击的战斗发出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使得他们无需再隐藏自己的声音,“真奇怪——他为什么不使用载具形态?”

路障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看到大黄蜂正以机器人形态锲而不舍地追着击倒跑,但距离越拉越远。联想到方才大黄蜂与隔板的对话,他的逻辑电路给出了唯一的可能性。

“他的变形能力大概出问题了。”路障冷冷地说,“这小子也真够不死心的——击倒扫描的那辆地球跑车看起来性能很好。”

“我同意,Barry。”迷乱注视着停下来试图用离子炮轰击追逐对象轮胎的大黄蜂——他的臂部装甲艰难地向外反复撑开,不完整的奇奇卡卡声证明着他无法变形出武器这个事实,“汽车人没戏了,我们去追击倒吧——哦,爱炫耀的家伙。”他鄙视地看向故意停下来逗弄大黄蜂的红色跑车。

路障应了一声,正准备加速,却看到大黄蜂快步奔向路边的废弃加油站,一把抓起一辆旧卡车跳上了后车厢——如同地球上幼年碳基使用所谓的“滑板车”一般,朝击倒直冲而去。这惊人的举动让路障愣在了原地。

“……普神啊,这太不体面了。”迷乱也目瞪口呆,“Barry,同样作为四轮你有何感想?”

“这小子还是那么犟。”路障回过神来后回答道,语气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赞赏,“我倒想看看他要怎么抓到那个蹩脚大夫。”

迷乱轻笑。“你要在边上看戏?Barry,击倒和他的小护士说不定是在给威老大办事。”

“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就应该有能力摆脱汽车人的追击,完成任务。”路障不以为然地说,“否则就是在给霸天虎和威震天大人蒙羞——尤其是在对手无法变形的情况下。”

迷乱嘁了一声。“如果那个‘对手’不是大黄蜂,不知道你会不会换一套说辞。”

路障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继续沿着山坡追踪击倒和大黄蜂。

“啊哦,大弯道。”在路障做出了一个特别漂亮的漂移动作后,迷乱故作紧张地看向即将逼近公路大拐弯处的红色跑车和租车汽车人,打了个唿哨,“大黄蜂玩完了。”

路障猛地刹了车。果不其然,在性能出众的阿斯顿马丁轻盈地侧滑过弯后,追在他身后操纵性几乎为零的卡车-汽车人组合没能来得及减速或转向,直接冲出了路道,大黄蜂跟着卡车和防护栏碎片一起跌下了山崖。

惊天动地的一声砰的巨响,大黄蜂电子音的悲鸣在半空中回荡。迷乱扶住了额头。

“……惨不忍睹。”他评价道。

路障跳起来变形,看也没看飞驰而去的红色跑车一眼,直接跃下山坡朝被撞破的防护栏走去。

“呃……Barry?”被他放在肩头的迷乱故作迟疑地说,“我们不去追击倒么?”

路障站在悬崖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崖底。“既然击倒是在给威震天大人办事,我只要确保他的任务完成就够了。至于其他信息……比起那个油腔滑调的墙头草,我还是比较倾向从不爱说谎的汽车人那里捞情报。”

他没理会迷乱脸上的坏笑,侧过身驾轻就熟地从近乎垂直的崖壁上滑了下去。

 

大黄蜂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手臂部分的灼热,伴随着焊枪的磁磁声。他开启了光镜,先是看到了一片蔚蓝的天空,随后某个迷你金刚的脸突然撞进了他的视野。

“你好啊,汽车人。”

大黄蜂一惊,猛地坐了起来——路障啧了一声关掉焊枪,免得失手在大黄蜂的装甲上留下焦痕——而他的维修对象用力过猛了些,脑袋一下子撞上了崖壁上一块突出的岩石,痛得发出了一声变了调的电子音。

“迷乱,你在搞什么呢。”路障瞪了搭档一眼,自知理亏的迷你金刚耸了耸肩,从大黄蜂身边退开了一些。

正在低着头揉后脑勺的大黄蜂听到了路障的声音,吃惊地抬起头来,蓝色的光镜睁得大大的。

“是你……?”虽然听起来是滴滴答答的电子音,但路障非常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

“是我。”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用相当冒犯的动作按住大黄蜂的左腿进行检查,“看来你没受什么大伤,大概是因为冲下来时的速度并不快吧。”他在大黄蜂表现出更激烈的抗拒前松开了他,“你的右臂伤得比较严重,装甲开裂,有些线路散开了——不过我大致处理好了,你只要在彻底恢复前别太乱动就行。”

大黄蜂看着他把焊枪、粘合剂等其他维修工具放进维修包里,光镜半是困惑半是恼怒地旋转着。“你为什么会在地球上?是来找威震天和他的飞船的?还是来支援击倒和打击的?”电子音噼里啪啦地往外边蹦。

路障冷哼一声。“如果他们俩全副武装还搞不定一个笨拙的前建筑工和一个没法变形的侦察兵的话,我早就把他们列入逮捕名单了。”

“原来你还在搞‘抓捕对霸天虎大业不利的TF’那一套。”大黄蜂撇了撇嘴,调整了一下坐姿,以避免让自己看起来毫无防备,“所以你不是来投奔威震天的?——你要抓谁?”

“我从来不是威震天大人直属部队的一员。”路障面无表情地说,把抛光器丢给大黄蜂,“我来地球是因为听说红蜘蛛叛变了。”

大黄蜂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了然的电子音。

“乐见其成。”

他活动了一番刚修好的右臂,感到依然有些许的刺痛,但并不碍事。“你的手艺进步了——虽然风格还是那么粗暴。”他朝路障闪了闪光镜。

路障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可没正经在医疗学校上过课,学不会击倒或是救护车那套精密的把戏——我的维修技术都是实战经验。”

大黄蜂的目光落在他装甲上随处可见的细微裂缝和颜色很淡的焦痕上——它们都被处理过,但依然看得出痕迹。“是啊。”电子音变得低缓,“我看得出来。”

迷乱扯出一个大大的、嘲讽的笑容。“跟着Barry混可不容易,一没能量块保障二没设备保障三没医疗保障,干什么都得自己来。”

路障没理他。但大黄蜂很清楚迷乱并不是在抱怨——迷你金刚身上的战损痕迹可比路障少得多了,看上去几乎是全新的样子。

“你的变形齿轮怎么了?”路障有些唐突地按了按大黄蜂的腰,大黄蜂僵硬了一下,“我们的扫描仪能量不足,没法提供可信的数据——是被打坏了?还是没——”他看到大黄蜂既愤怒又烦恼的表情,声音低沉了下来,“——没了?”

大黄蜂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迷乱向路障投去一个惊讶的眼神,路障则紧紧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有些可怕。

“据我所知只有诈骗那种下三滥才会干贩卖器官的勾当。”他用嫌恶的语气说,“但我可没听说他来地球了。”

大黄蜂摇摇头,“是一个叫做‘机械党’的人类组织干的——”

“人类?”迷乱重复了一遍,看起来被恶心到了,“普神啊——我的油箱要翻过来了。”

“他们怎么有胆量拿走塞伯坦人的器官?”路障厉声道,他被激怒了,“不过是一群碳基肉虫而已,他们怎么敢——”

大黄蜂咬着牙把头撇到一边,酸涩和不甘充斥着他的火种。“他们掌握了专门对付TF的武器。”电子音一字一顿,表现出主人的愤慨。

“开什么玩笑。”路障朝大黄蜂走近了一步,威胁地凑到他面前,“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没用的,大黄蜂。”

大黄蜂愤怒地瞪着他,“我不是在示弱,路障。我是在陈述事实——但无论如何,我会亲手拿回我的变形齿轮的,我发誓。”

路障哼了一声,重新站起身来。“这还差不多。你的汽车人同伴知道这件事吗?——擎天柱知道吗?”

大黄蜂没有回答。

“用不着摆出一副死守机密的蠢样子。”路障不耐烦地说,“我知道擎天柱和他的领袖卫队都在地球上,这根本不算个秘密。”

大黄蜂注视着他,语带警惕,“我不会允许你对他们下手——”

“——你不好好听别人说话这个毛病真是让人光火。”路障冷冷地说,“我刚才说过了,我来地球是为了抓红蜘蛛。我的确不介意杀掉你们几个汽车人,但现在我有其他任务在身。”

大黄蜂目光锐利地和路障对视许久,才终于放松了警惕。

“——他们都知道。是救护车给我做了扫描后发现变形齿轮不见了的。”

“那样的话,按照擎天柱的个性,他不应该会允许你出来执行任务——哦,”路障意识到了什么,他嘲笑地看向大黄蜂,“刚才你那个傻大个同伴提到‘别和擎天柱说这是我的主意’——你是偷偷溜出来的?”

大黄蜂感到自己的面甲发烫了,迷乱在一旁发出一声尖利的大笑。

“真是不听话的小朋友。”路障愉快地打量着大黄蜂窘迫的表情,“而且很不幸,你的任务还执行失败了——等着回家被首领关禁闭吧,侦察兵。”

“你居然从一开始就躲在边上看戏。”大黄蜂恼羞成怒,一连串失去控制的电子音此起彼伏,“一如既往的恶趣味,路障。我警告你——”

“等你能变形了再打也不迟。”路障不屑地扫了一眼汽车人的腰部,“你们对那个‘机械党’了解多少?要我说,把地球上的碳基都杀光才是最简便的办法。”

“不,其他人是无辜的!”大黄蜂有些惊慌,他很清楚路障残暴起来是什么样子,“并不是所有地球人都是坏人——机械党是非官方的特种部队,你不能把他们的所作所为怪到政府和平民头上!”

“你还真够紧张的。”路障对大黄蜂激烈的反应嗤之以鼻,“电子音蹦得那么快,调子还忽上忽下,我都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淡定点。他们不过是一群无能的外星人——”他注意到大黄蜂不赞同的表情,扬起了眉毛,“看来你们和地球人关系不错。”

“我有很重要的地球人朋友。”大黄蜂说。

迷乱朝路障投去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路障的光镜闪了两下,“我并不吃惊。”他干巴巴地回答。

大黄蜂移开了目光,看上去有些怅然。“有些事情,我一直希望你能明白,路障——但你总是无法理解它们。”

“这话你说了四百万年了,毫无新意。”

大黄蜂懊恼地叹了口气,支撑着站了起来。

“无论怎么样,今天谢谢你。”他对路障说,语气尽可能的真诚,“我——虽然很意外,但还是——还是很高兴能再碰到你。”

路障沉默着。他把目光转向一旁已经完全散架了的旧卡车。

“虽然没法变形,但你的逻辑电路运作得倒挺快。”他说,“老实说,我挺喜欢你这股为了完成任务不屈不挠的硬气。这么多年来你的固执总是能让我吃惊。”

大黄蜂笑了。

“那是因为你总是低估我,路障。”

“鉴于往年的交手我胜你的次数要多得多,这只是正常判断。”

他们碰了碰拳头。远远地有吉普车沉重的引擎声传来。

“那个叫隔板的汽车人找过来了。”迷乱轻描淡写地提醒道,“叙旧该结束了。”

路障点点头,“我不想因为被盯上而束手束脚,大黄蜂——别和你的同伴们说见过我。”

大黄蜂扬起了眉毛,“你要我向擎天柱大哥隐瞒我见过一个霸天虎的事实?”

“没错。”路障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介意让迷乱现在就给你洗个脑,让你彻底忘掉见过我的事。”

迷乱大笑,半真半假地配合着亮出了手上的刺针。

“你想都别想。”大黄蜂摇了摇头,盯着路障的光镜蓝得发亮,“我绝不要忘记这件事。”

路障看着他,第一次露出了不带嘲讽意味的笑容。他装作没有听见迷乱“这算调情吗”的嘟哝,捞起搭档变形为警车便飞驰而去。

大黄蜂注视着路障的背影消失在一片沙幕之中,轻轻笑了笑,决定在隔板找到自己之前继续躺着装昏迷。

 

“迷乱,看看我们的资料库里有没有和机械党相关的情报,整理一份出来。”路障在宽阔的公路上一边飞驰一边说道。

“我已经在找了。”迷乱一副了然的表情,噼里啪啦地敲击着车载计算机的键盘,“就知道你不会对大黄蜂的遭遇坐视不理。”

“别犯傻。”路障沉着声音说,“你的逻辑电路应该动得更快一点——红蜘蛛现在孤立无援,作为一架飞机他对能量块的需求一定很大,而机械党是对研究塞伯坦科技痴迷到甚至不惜偷变形齿轮的货色——你觉得,他们联手的可能性有多高?”

迷乱的光镜锐利地闪动了一下。“我听说尖叫鬼最早是科研队伍出身。”

“红蜘蛛永远学不会站队。”路障冷笑一声,“和碳基结盟对付塞伯坦人……这可不仅仅是背叛霸天虎的问题。”

迷乱带着恶意的笑容继续操作计算机,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扫了路障的方向盘一眼。

“Barry,说实话我真讨厌你这点。”

“什么?”路障懒洋洋地问。

“你给自己的行动找借口的时候,理由总能完美得让我找不到破绽——但我就是知道那是借口。”

“你就尽情吹嘘自己的直觉吧。”路障轻蔑地哼了一声,加大油门向前疾驰而去。

 

机械党秘密基地外,路障打开车门让迷乱跳上副驾驶座。

“搞定了。”迷乱一脸志得意满,“他们的安保系统做得不错——但对我无效。”

“很好。”路障满意地说,“估计再过几分钟这个国家的政府就会收到他们基地的卫星遥感影像了,我们就等着汽车人把这儿拆成垃圾场吧。”

“说实在话,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解除了机械党的隐形装置,最后却要等汽车人过来收拾碳基吗?”迷乱把脚翘到路障的变速杆上,气定神闲,“我还以为你会自己冲进去抢回变形齿轮,在大黄蜂面前卖个好呢。”

“你最近地球电视看多了,迷乱。”路障无视了搭档再明显不过的调侃,发动了引擎,“拿回变形齿轮是他自己的事,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切断红蜘蛛的后路而已。”

“这就走了?你不怕大黄蜂这次又栽在机械党手里?这可是他们的大本营啊。”迷乱不甘心地趴在车窗上向外张望,一副没戏可看的遗憾样。

路障低低地笑了。

“大黄蜂总说我低估他的实力,实际上我并没有。”他开启了警灯,伴随着大作的鸣笛声在拥挤的公路上肆无忌惮地飞驰,沿途车辆纷纷让道,“同样的招数,我绝不会对他用第二次——他不会上当的。”

—Fin—

附上TFP路障限定玩具的人物卡(自翻):


※对于影响霸天虎大业的TF进行“肃清”这点和IDW系列的DJD颇有共通之处,所以我脑补了他和DJD一样不跟随威震天行动,而是独立追捕霸天虎叛徒(@红蜘蛛)的基本设定;

※迷乱擅长审讯和“折磨”疑犯,所以我设定他拥有一定的记忆清洗能力(关于手上的刺针,@IDW系列电脑怪杰);

※不断被自己搭档嫌弃的Barry……路迷的损友搭档写起来非常有趣,迷乱专注啥都懂调侃路障四百万年=w=



评论(6)
热度(15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