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TFP背景】就是个办公室H的脑洞(大黄蜂X路障)

虽然投了树洞但是蜂路太不足了还是决定暗搓搓丢到这边来卖安利……明白的小伙伴请不要在树洞下面认亲Orz

发现不匿名后得标注好多Attention才行= =


Notes:

1、女王蜂X叔受路障

2、TFP后话,BBB暂任领袖管理塞伯坦,在各星系漂荡多年的路叔回到塞星。蜂路二人有这样那样的过去。

3、三观不太正(包括隐晦的非自愿拆描写、粗口描写和一方滥交描写)

4、有路X蜂暗示描写

5、现在点X还来得及

6、请投喂我更多蜂路(或者写下去的灵感……)



“小蜂,今天又有一艘飞船在太空港降落了,上面只有一个霸天虎。”烟幕滑动数据板读道,“叫路障。”

大黄蜂正在翻动文件的手停住了。

“把他叫过来。”他言简意赅地说。

烟幕略有些吃惊,一般来说安置返乡塞民的工作大黄蜂往往只有时间听听报告,具体事务都交给他和阿尔茜操办,更何况这次只有一个TF,还是个霸天虎。

不过当他看到大黄蜂有些不太对劲的眼神时,还是决定不多问,出去找那个狂派。


路障刚一走进来,领袖办公室的机械大门就自动锁上了,三重。

“哦?”他瞥了一眼身后厚实的金属门,又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四周,“看来你要和我单独谈谈?敬爱的——”他抬头看向站在高台上冷冷地看着他的大黄蜂,轻笑,“——小蜜蜂领袖。”

“我还以为你死了。”大黄蜂说,没有理会路障调侃的眼神。

“的确有几次我想着就死了算了。”路障耸耸肩,朝大黄蜂所在的高台走近了几步,“不过现在看到你,我觉得活着还蛮不错的。”

他用毫不掩饰的挑逗目光上下打量着大黄蜂。

“新涂装很辣。”

大黄蜂一窒,把手上的数据版往桌上一摔,气势汹汹地跳下高台,朝路障走了过来。

“喂喂,这是要动手吗?”路障假模假样地向后退了几步,“这可不像你们博派的——”他还没说完,就被大黄蜂以惊人的力道砰得摁倒在地,大黄蜂毫不犹豫地顺势跨坐上去,姿势极其暧昧。

“……哇哦。”路障扬起了眉毛,并没有反抗的意思,“这欢迎比我想象得要热情多了。你这么多年来学坏了,大黄蜂。”

“闭嘴。”大黄蜂按住路障的两只手,“你这炉渣假条子。”

“一边把膝盖抵在我两腿间一边骂我。”路障轻笑,用毫无顾忌的炽热眼神注视着大黄蜂,“说实在话,你这样会让我很兴奋——”

大黄蜂感受到他两腿间的热度,以及散热器自动打开的轻微嗡响。

“你果然是个变态。”他依旧保持着压制住路障的姿势,低声道,“随时随地输出管都能充能。”

“你骑在我身上,下半身和我的紧贴着,这可不叫‘随时随地’。”

“你从什么地方回来的?”

路障咧开嘴笑了。

“哦,原来你关心的是这个。我没想到你还挺想我的呢。”

“你离开地球的时候什么都没和我说。”大黄蜂用极其厌恶的语气说,他感到恶心,“就在我刚刚能忍受你那些——那些下流的做法时——”

路障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普神啊,这么说你是因为欲求不满才恨上了我?看在火种源的份上,大黄蜂——那时候每次和你对接前我都要好言好语地哄上半天,每次完事儿后你都要骂上我半个小时,而且只会用变态、流氓、疯子三个词——”

“因为你就是个变态!我从没同意过——”

“但你的表情一直看起来挺享受的不是吗,学得也很快。我还记得你在我走之前的前一天学会了给我——”

“闭嘴!”大黄蜂低吼着朝路障脸上挥下一拳。

路障揉了揉自己裂开的面甲,叹了口气,伸出手试图抱住大黄蜂。“你又闹什么呢——”

“别碰我。”大黄蜂咬牙切齿地说。

路障苦笑。“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杀了我?把我丢进监狱?拜托,我知道搞一个未成年汽车人是犯罪,但这都过去多久了——”

大黄蜂极力克制住自己才没把离子炮捅进路障的胸口。

“你把我给毁了,路障。”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你这样无耻的人。第一次——在码头的时候——”他竭力阻止那些回忆进入自己的内置显示器,“我还以为我要死了。我痛得要死,回基地后救护车还在不停问我为什么机甲上到处都是划痕和刮擦,我简直想自杀——”

“我也不想伤着你,可是你挣扎得太厉害了,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不听话的小鬼。”路障用毫无歉意的语气说,“第二次就好多了,不是么?你那傻透的电子音听起来都没那么烦人了,接吻的时候也没有试图咬断我的舌头——”

“那是因为你锁死了我的嘴部活动电路。”大黄蜂恨恨地说,“否则我绝对会咬碎你整张脸。”

路障耸耸肩。“可怕的小朋友。”

“你不该招惹我,路障。你那些——龌龊的把戏,为什么不用在愿意跟你这么做的人身上?”

“说了你也不会懂。”路障不耐烦地说,他的光镜里闪过一丝阴郁,“我就是想搞你,而你虽然次次都不肯好好配合但后来我都搞到手了,而且挺爽的。这就够了。”

大黄蜂恨不得砸碎路障的脑壳。

“说实在的,你真够味儿,小蜜蜂。”路障口无遮拦地说,甚至试图去搂大黄蜂的腰,“离开地球之后,我还是对你念念不忘。每次对接都得在内置显示器中放出你在我身下哆嗦的画面才能过载,到后来我只搞黄黑涂装的TF了——这可不是个好事儿,我经常要过上好几个月才能找到一个想搞的对象,而到目前为止——”他猛地一翻身,把惊慌的大黄蜂压到身下,愉悦地舔了舔嘴唇,“我已经一年多没和人对接了。”

他抚上大黄蜂光洁的胸甲。

“而你居然胆子大到坐在我身上,你不知道我刚进门的时候就想干你了吗。”

咔嚓一声。路障愣了一下。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副电子手铐。

大黄蜂冷笑着推开呆住的路障,重新跨坐上去,并毫不留情地扯开了对方的腹部装甲。

“你刚我问到底要做什么,路障。”

他把手指捅进身下TF的能量接口里。路障闷哼了一声,难以置信地瞪着表情突然变得淫靡起来的年轻汽车人领袖。


“我要干你。”


—Fin—


别找我要下文!!

这一对不管怎么搞都好吃……

只写过两回拆(还都拉灯了),一回路蜂一回蜂路,我果然是双担……


评论(25)
热度(75)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