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IDW背景】骗局(惊天雷X大黄蜂)

/Lofter留档/


Notes:

1、建议阅读过黑暗塞伯坦和RID第二季(28话起)后再食用本文,不怕剧透也可以往下拉。

2、TCB两人都好像有点病很抱歉Orz

3、本来只是想码个日常小甜饼,但是感觉这个结局好像更合理似的……

4、我只是来抛砖引玉的,敲碗等TCB投喂

 

————————————————————————————

 

 

 

大黄蜂隐约接收到了模模糊糊的音乐声,然后他的光镜上线了。

“——威震天!”

内置储存器里的记忆一下子倾泻了出来:震耳欲聋的炮火声,在光镜前炸开的白光,向惊破天伸出手的霸天虎领袖……他猛地坐了起来,并在这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躺着的。

什么都没有。没有炮火声,没有枪林弹雨,没有可怕的惨叫,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像是被墙壁阻隔住的隐约乐声低低地传来。大黄蜂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萦绕在内置显示器中的残影,然后开始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很快意识到这里绝不是塞伯坦。墙壁是用又脆又薄的板材搭成的,这样低强度的合金绝不可能用在塞星的建筑上,墙角的能量液储存机正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泡,他抬起光镜——发现墙壁上贴着很多熟悉的海报。

这里是地球。得出这个结论后大黄蜂颇有些吃惊,他从充电床上跳下来,后来发现这就是一块搭在一堆废弃地球汽车上的合金板而已——他尝试着走了几步,踏在水泥地面上的感觉有种熟悉的怪异。他感到困惑,如果他的内置储存器没有被篡改——那么他应该是死了。他被某种大功率能量炮击中火种舱,然后——

他就到了这里。

所以这就是回归火种源后的世界?长得像地球一样?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响动。他转过身,看到一个很小的黑影猛地朝他蹿了过来,他后退了一步——然后黑影在他脚边停下了。他发现那是一只——地球宠物狗?!正在好奇地嗅着他的脚,晃动它的尾巴。

怎么看,这都是活着的生物……

就在大黄蜂试图蹲下身仔细看看那只小东西时,更大的响动从和刚才相同的方向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巴斯特,好姑娘,别到处乱跑——哦!”来人刹住了脚步,停在门口和大黄蜂面面相觑。

大黄蜂感到自己的逻辑电路行将紊乱。

“……惊天雷?”他难以置信。

“你醒了啊。”蓝色涂装的Seeker说道,他倒是冷静了下来,走过来抱起依然对大黄蜂的脚面恋恋不舍的宠物狗,亲昵地蹭了蹭它的脸,“嘿,巴斯特,这是个汽车人,舔了他的漆会坏肚子的,别那么嘴馋。”

大黄蜂瞪着他,“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你为什么在这?这只地球生物又是什么情况——”他的电路快要被疑问塞爆了。

“这里是地球,这间屋子是我的家——我当然可以在这——这是我的宠物,她叫巴斯特,爱闹别扭的姑娘。”惊天雷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用有那只狗身体一半粗的手指挠了挠它的肚子,大黄蜂目瞪口呆。

“嗯——你知道吗——你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地球人。”

惊天雷放走了巴斯特,朝大黄蜂耸耸肩,“我是个作家。”

大黄蜂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管怎么样……”惊天雷走到墙角的能量液储存机旁接了一杯能量液,递给大黄蜂,“你应该先庆幸你自己还活着。”

 

在混乱和恍惚中大黄蜂逐渐接受了惊天雷告诉他的事实。不知出于何种古怪的原因,他并没有死——或者说再次活了过来——并被扔到了地球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只是偶尔有一次侦查你的能量信号时发现居然有反应,”惊天雷说,“我还以为是探测器出了故障——”

“哦,”大黄蜂缓慢地点头,他隐约觉得有点怪,“呃——你为什么会去侦查我的能量信号?”

惊天雷好像僵住了。

“我——我在写作时偶尔会碰到灵感瓶颈——”

这个解释好像更奇怪。

“——呃,这不重要。”最后他说,避开大黄蜂的视线。

好吧。

“你怎么知道我——嗯——死了?”

“你们在塞伯坦的那一战结束后,做了面向全宇宙的通告。”惊天雷说,“所有塞伯坦人都接收到了通讯。”

他感觉到大黄蜂的目光,皱着眉头看向他。“怎么?”

大黄蜂摇了摇头。“没什么——看来我短时间内是回不了塞伯坦了。”他叹了口气,从废弃汽车堆成的“座椅”上跳下来,“我想地球人到现在依然对我们恨之入骨,请他们帮忙造一艘飞船是不可能的了。”

“你还要回去?”惊天雷说,他的语气里有明显的不满。

“既然宇宙没有消失,看来威震天他们最后成功阻止了震荡波。”大黄蜂思考着,“但是之后怎么样了呢?我一无所知——威震天他帮了我们,我甚至觉得他也许会——变好。”他费劲地挑着字眼,“惊天雷,你接收到的宇宙性通告有说到这些吗?”

“他们说威震天转为汽车人了,”惊天雷说,有点享受大黄蜂受到惊吓的表情,“真的。还有擎天柱回来了——说实在话,”他指了指大黄蜂空白的胸口,“我不觉得现在的塞伯坦需要你,大黄蜂。”

大黄蜂沉默了。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失去了博派标志。

“那我该怎么办呢?”最后他说,感到很迷茫,“现在大哥、威震天和其他人也许正在修复塞伯坦——我知道我不会再是领袖了,但我想我应该去帮忙的——”

“您应该清楚自己的斤两,大黄蜂。”惊天雷打断他,他感到莫名的烦躁,“少你一个TF对塞伯坦不会有任何影响。”

大黄蜂气恼地瞪了他一会儿,最后轻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想也是。”他没法否认,这点真让人郁闷。

惊天雷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其实你可以……留在地球上。”

大黄蜂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你知道……这个星球其实挺不错的。看看电视、写写剧本什么的——”

“写剧本?”大黄蜂重复了一遍,忍俊不禁,“哦——我想起来了,你现在是个作家,对吗?”

惊天雷点了点头,他不确定大黄蜂是在陈述事实还是在嘲笑他。

“好吧。”大黄蜂重新坐到他身边,拿起他放在一旁的稿纸,“我想我也该休息一下了。——介意我看看你的剧本吗,惊天雷?”

 

“他是个塞伯坦人,而且还做过汽车人的领袖。”梅丽莎·菲利波恩高傲地说,“你让我放过这么一个潜在的恐怖分子?”

“他是大黄蜂,他和其他的塞伯坦人不一样。”惊天雷恼火地说,“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类,据我所知,哪怕在你们的人把他打得半死之后——”

“爵士是为了他杀人的。”菲利波恩回放了一遍视频。

“我不打算替汽车人说话,但是你得明白,那个时候是人类先打算杀死大黄蜂的,我不知道正当防卫用在这里合不合适——”

“但最后我们的人死了,惊天雷。”菲利波恩啪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凌厉的目光直刺向高大的蓝色TF,“而我不打算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提供庇护。”

惊天雷直起身来,他死死盯着与自己体格差距巨大的地球防务理事局局长。

“你如果把他赶到了汽车人那一边,你会后悔的。”他说,“如果你不为他提供庇护,让汽车人或者霸天虎任何一方知道了他在这——结果并不会比他和我一样作为无派别人士在地球安静生活着要好很多,你认为呢?”

菲利波恩皱起了眉头,她在权衡利弊。

“……好吧。”最后她说,“但你得寸步不离地看着他。”

 

惊天雷刚推开大门,就听到了大黄蜂乐不可支的笑声,夹杂着巴斯特欢快的吠叫。他一脸狐疑地瞪着躺在废弃汽车椅上大笑的大黄蜂——他的手里拿着一叠稿纸。

“啊,你回来啦。”大黄蜂看向他,湛蓝的光镜里满是笑意,“我正在品读你的作品呢。”

“我写的可不是喜剧。”惊天雷不明所以地走过来。

“是啊,但是你的遣词造句真有趣,你知道吗。”大黄蜂坐起来,给惊天雷腾地方,“特别是这句‘像F22战机一样帅气的地球男子’——”他没能憋住,“你说的是你自己吗,惊天雷?”

惊天雷冷冷地看着他。“我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这是我独创的塞伯坦式修辞——你知道,把塞伯坦文化融入到地球背景的故事中——”

“是啊,我看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描写。”大黄蜂笑得浑身直颤,拍了拍他的肩膀,“除了一点——女主角叫‘苏珊’的故事实在太多了,也许你该考虑换个特别的名字。”

“随你怎么说,我不会选择‘大黄蜂’这个名字就是了。”惊天雷干巴巴地说,从子空间里拿出一份能量块丢给自己的“同居者”,“你该充能了。”

大黄蜂终于不笑了。

“谢谢你,惊天雷。”他真心实意地说,打开自己手臂上的能量接口,“哦——其实我有点不安,”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地球人不知道我们俩呆在他们的星球上,是不是?我们没有权力白拿他们的资源……”

“不是白拿。”惊天雷迅速说道,“我——我们的能量块都是用地球货币买回来的。我通过网络和出版社以及电影公司联系,他们付费买我的剧本。”

大黄蜂看上去好像被吓着了。

“呃——付费?你的剧本是指——”他拎起一页密密麻麻的稿纸,“——这个吗?‘苏珊’的故事?‘像F22战机一样帅气的地球男子’?”

“嗯——是啊。”惊天雷撒谎道,“我还有个经纪人呢。”

“噢。”大黄蜂下意识地回答,看了一眼稿纸上的文字,“好吧……也许我对地球文化的确还不够了解。”

“我推荐《惠特尼护士》,你应该从第一季开始看。”惊天雷认真地说,打开了电视机。

 

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防务理事局对大黄蜂的监视不再那么严密,菲利波恩从每周联络一次惊天雷变成了每月一次,内容也不过是交换情报罢了。

“汽车人已经销声匿迹一个多月了,虽然可以确定他们依然在地球上,但只要不惹麻烦,我们就当他们不存在。”菲利波恩说道,语气里透露出难得的轻松,“你的那位前领袖小男朋友怎么样?”

她捕捉到惊天雷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说过他不会伤害别人,他也一直听我的没在人类面前现过身——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话。”他停顿了一下,“要我说的话,他已经一集不落地看完了《惠特尼护士》和《实习医生蕾格》——虽然很遗憾,他觉得后一部更精彩——他玩即时战略游戏的水平比不上我,不过对于新手来说也很不错了,对了,他最近还学会了帮我校对排版——”

“是啊,非常优秀,虽然我毫不关心。”菲利波恩漫不经心地打断他,“实际上我想说的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汽车人侦查到他的能量信号会怎么样?”

还在细数大黄蜂学习地球文化进展的惊天雷猛地停住了,他看上去像是被打了一记闷棍。

“不——不可能的。”平静下来后他摇摇头道,“汽车人都以为他死了,怎么可能费这个事去搜索他的能量信号?”

“也许他们中有和你一样耐不住想念,抱着姑且一试心态的家伙们呢。”

惊天雷恼羞成怒,“我说了不可能!”

“我的建议是,在他身上安装一个能量信号屏蔽器,”菲利波恩轻描淡写地丢出一记重磅炸弹,惊天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我知道你不希望汽车人来找他,我也不希望汽车人的队伍里再添一个助力——你觉得呢?”

惊天雷呆立了很久,他一开始觉得荒唐,逐渐地愤怒的情绪浮了上来——对于在内芯深处居然隐约表示赞同的自己的愤怒。

“我不能这么做。”他大声说,试图以此坚定自己的决心,“他——他会恨死我的。”

“我想你应该清楚,如果汽车人——特别是擎天柱——找到他,他一定会跟他们走的,不是吗?”菲利波恩目光锐利地盯着他。

惊天雷说不出话。他只是摇了摇头,转身大步地离开了。

 

在惊天雷打开家里的大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时,他觉得自己的火种被攫紧了。

“不……”他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无法克制自己的惊慌,“大黄蜂!”

“嘿,惊天雷,”大黄蜂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猛地转过身,发现让自己吓得CPU差点停转的罪魁祸首正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带着歉意的不安,巴斯特被他抱在怀里,“呃,我不是故意跑出来的,巴斯特太淘气了,我管不住他——”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惊天雷的表情,“你生气了?你的表情很可怕。”

惊天雷花了几分钟稳定自己的油压。

“没事,我只是——有点担心。”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足够平和,“我猜你也是在屋子里呆得闷了……”

大黄蜂笑了笑。

“没你说的那么糟,”他爱怜地摸了摸巴斯特的背部,小猎犬舒服得呜哝了几声,“这几个月来,我发现了很多自己以前从没关注过、或是没有时间关注的东西。”他看向没有点灯的屋内,“有些挺令人着迷的——你知道,大部分塞伯坦人看不起地球上的种族和文化,即使是汽车人也不例外——我们保护人类,但对他们创造出的事物不以为然。”他转过头和惊天雷对视,捕捉到对方眼中的赞许,“我想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惊天雷,比如怎样去创造和保护,而不是……破坏和杀戮。”

惊天雷从他手里接过巴斯特,催促它进屋。“我很高兴……”他清了清发声器,“你和我看法相同。”

“这些我上一次来地球时就该学到的,可那时我们一直忙于明争暗斗。”大黄蜂摇了摇头,“我现在很理解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塞伯坦了。”

惊天雷僵了一下。他犹豫着,觉得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把自己想问的问题说出口。

“那……那你呢?”他竭力掩饰住自己的紧张,“你还想回去吗?”

大黄蜂愣住了。

“我……”他张了张嘴,表情夹杂着困惑和茫然,“我不知道,惊天雷。实际上,我希望有更多的塞伯坦人能理解我们的感受,能学会向其他星球的种族学习和平发展之道——然后,我们能一起用这些经验重建伟大的塞伯坦。”

惊天雷觉得自己全身的电路都失望得静默了下来。

“你了解他们,他们不会理解的。”他兴味索然地说,“你这只是空想,大黄蜂,毫无意义的空想。”

“擎天柱说过我们应该勇于尝试。”

“擎天柱——他也不会理解的。”惊天雷不耐烦地说,他几乎丧失了继续谈话的勇气,“他是个战士,大黄蜂——塞伯坦人都是战士。”

大黄蜂悲哀地看着他。

“你对我们的母星很失望,是不是?”

“我对她感到厌倦。”

“你也对我感到厌倦吗?”

惊天雷感到自己的关节仿佛被锁死了,他的火种疯狂地窜动起来。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向大黄蜂,对方脸上的表情让他难以捉摸。

“你不该这样问,这太狡猾了。”最后他说,声音很轻很轻,如同这深夜里的一缕微风,“你知道我没法回答你。”

普神啊。他在芯里哀叹。大黄蜂在捅破他们俩之间脆弱的那层纸——这让他无法冷静。

大黄蜂露出了一个有点狡黠的笑容,但很勉强。

“你要知道,惊天雷,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想法——”他顿了一下,以保证自己的声音不会颤抖,“——我可以说我也是一样的。也许比你还更多一些。”

惊天雷觉得自己要站不住了。他下意识地开口——甚至没能掩饰住语气里的急切。

“那是……什么意思?”

大黄蜂像是被逗笑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走上前把手搭上惊天雷的肩膀,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就是这个意思。”他轻声说,注视着几乎当场死机了的前Seeker,“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Thundery。”

 

大黄蜂在充电板上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小时后,听到了惊天雷走近的脚步声。他默默地爬上来占走了另一半位置,单人的充电板一下子变得非常拥挤。

“……我没法好好充电。”惊天雷闷声闷气地说,他和大黄蜂背对背躺着。

“我也是。”大黄蜂说。

“我现在的逻辑电路很混乱,CPU运行也很迟缓——”

“我也是。我全身的散热系统都在超负荷工作。”

“嗯,是啊……我能感觉到。”惊天雷小声说。他们俩近得能感受到彼此高热的体温,听到散热电扇运转的声音,“我——你现在感觉很糟糕吗?”话刚问出口他就后悔了。

大黄蜂似乎是无声地笑了,惊天雷能感觉到他肩膀的颤动。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说,“我没想到你会——”

“我明白,你别说了。”惊天雷懊恼地嚷道,“我当时——我没法控制自己。”

“不,”大黄蜂试图解释,“我只是有点吃惊,事实上,我——我感觉挺好的……真的。”

惊天雷不作声了,直到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呃,你明白我的意思。”他发现自己没法问出完整的问题。

大黄蜂回答得很迅速。“你把我从挖地虎手里救出来开始。”

“噢。”惊天雷笨拙地应道,“嗯——看来我比你早得多。”

大黄蜂明显大吃一惊——吃惊到转过身,瞪着惊天雷的后脑勺。“你是说——猛大帅那次——?”

“不是一开始就……”惊天雷艰难地说,“是过了一阵子……”

他努力无视背后大黄蜂刺过来的目光。

“在你这次救我之前,我还一直以为你讨厌我。”大黄蜂用指责的语气说道,“你怎么做到的?”

惊天雷被戳中了痛处,他忍不住反唇相讥。“你还觉得自己能当一个不错的领袖呢,这点错觉算不了什么——”

“你真是太恶劣了。”大黄蜂恼怒地说。

“你就不能闭嘴吗?”惊天雷愤愤地转过身,“我又不是——”

他僵住了。他意识到自己此时和大黄蜂的距离近得可以看清他鼻尖上的冷凝液珠。

 

交往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们俩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家里,就着切成小片的能量块看地球电影和电视剧。大黄蜂已经看了十五遍《惠特尼护士》,并因此在看到惊天雷剧本中对于这部电视剧台词的化用时能够会心一笑。他们还看了不少机甲电影和日本的萝卜片,并一致认为迈克尔·贝导演的作品对于机体的拍摄过于色情——刚开始时惊天雷还下意识地去遮大黄蜂的光镜。由于想看的片子太多,很多个“电影之夜”都是以大黄蜂保持着叼合金吸管的姿势靠在惊天雷肩膀上进入充电模式而告终的——有时两个TF会一起睡着,上线时发现躺在大黄蜂无知觉地洒了一地的能量液饮料里——后来前Seeker专门给他找了一个全封闭式的合金杯。

惊天雷每天都要花五个小时创作他的剧本。在大黄蜂的强烈建议下,他勉强同意不再用“F22”来比喻地球男子的帅气,但坚持不肯放弃把“苏珊”作为女主人公的名字。大黄蜂反复劝说无效后,干脆在排版时把所有的“苏珊”都做了大写加粗处理,打印出来后整本稿件看起来活像电影里被诅咒的笔记本。惊天雷发现后气得没收了他所有的能量糖。

偶尔在深夜看厌了电影又不想充电的时候,大黄蜂会偷偷地拉着惊天雷溜出去闲逛。他一直很遗憾惊天雷不是轮子,否则他们俩就能在公路上赛车了——惊天雷听完后嗤之以鼻,他虽然不做Seeker了,作为飞行者的自尊还是丝毫没有减弱。他们俩会在附近无人的山谷里研究没见过的碳基生物,跑到山顶上看星星,甚至有一次——不小心喝多了高纯度能量液之后——惊天雷进行了许久未做过的变形,F22载着甲壳虫在纽约上空盘旋了好几圈。虽然因为开启了隐形装置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但菲利波恩知道后还是气得够呛。

但惊天雷完全不在意她的怒火。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飞行结束后大黄蜂主动给他的那个热情拥抱上呢。

 

距离菲利波恩上一次联络他到基地去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惊天雷皱着眉头大步走向她的办公室,隐约感到可能出了什么事。

防务局局长转过身,她的表情少见的有些迟疑。

“找我有什么事?”惊天雷直截了当地问道,他想速战速决——接到通讯时他和大黄蜂刚把《哥斯拉》看到一半。

菲利波恩犹豫了一下,语气谨慎地说道:“霸天虎那边出了一些乱子。”

惊天雷不耐烦地咂了咂嘴。

“跟我无关。”

“事情比你想的严重得多,我想声波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制止惊破天——”菲利波恩顿了一下,口气踌躇,“我们或许需要汽车人的帮助。”

惊天雷皱起眉头,他下意识地感到不妙。

“大黄蜂现在不是汽车人了,你别想——”

“不,他一己之力对我们毫无用处……实际上,惊天雷,”菲利波恩看向他,眼神锐利,“我想我们需要他帮忙联系擎天柱。”

惊天雷惊呆了,他瞪住菲利波恩,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你们想都别想。”他斩钉截铁地说,“你们任何两方的战争都与他无关。”

“也许你不该帮他拿主意,惊天雷。”菲利波恩平静地说,“如果我们控制不住霸天虎,伤亡可能会非常惨重——大黄蜂不会愿意这样的。”

“我说了——休想!”惊天雷逼近她,光镜里闪着愤怒的血红色光芒,“我不管你们是要和霸天虎还是汽车人联盟,别把他扯进来——他已经受够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让他安静地待着——”

“我也说了——我想你没有这个立场替他发言。”菲利波恩毫不退让,“也许帮助汽车人对付霸天虎是他的心愿,而不是像你期望的那样困在一间小屋子里帮你修改那些可笑的剧本——”

惊天雷绝望地大吼了一声。

“他为了这场战争已经付出太多了——他甚至死过一次!”他暴怒地捶打着菲利波恩所在的高台,水泥碎屑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这样还不够吗?好不容易,他可以和我一起抛开那些令人厌烦和可耻的争斗——”

“所以这才是你的心里话,是不是?”菲利波恩尖刻地说,她勇敢地向前迈了一步,“你并不关心大黄蜂自己怎么想,你希望的只是他能和你一起——”

惊天雷的光镜瞬间变得分外明亮。

“我警告过你了,梅丽莎。”他说,语气冰冷刺骨,“如果你敢和大黄蜂提起一句汽车人的事——”

 

惊天雷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了大黄蜂叫他的声音。“Thundery?”

他转过身,发现眼前的一幕出奇的熟悉——大黄蜂站在他面前,怀里抱着巴斯特,眼神里带着歉意。

“巴斯特又跑出来了?”他竭力克制住内芯翻腾不休的烦躁,尽量把语气放得温和。

“嗯……是啊。”大黄蜂无奈地摇摇头,“淘气的姑娘。”

惊天雷注视着弯下身把巴斯特从门缝里放进去的大黄蜂,有什么在他的CPU里一划而过——他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

“Bee。”

“Thundery。”

他们俩同时说道。大黄蜂愣了一下,而惊天雷内芯的不安变成了恐惧——他感到自己猜到了什么,但又极力想将这一切赶出自己的逻辑电路——这让他无法先开口。

“……我有话要和你说。”大黄蜂低声道,他的表情看起来很陌生,“我不知道——你也有话要对我说吗?”

惊天雷无法回答。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大黄蜂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惊天雷意识到他希望他先开口。

“我骗了你。”他下意识地说,觉得发声器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大黄蜂注视着他的表情让他无法忍受——他本来就想坦白的,但大黄蜂的提前知晓让现在的这一切看起来像无计可施的摊牌。

“我第一次跟着你过去的时候,知道了基地的位置。”大黄蜂说,语气非常悲哀,“之后我几次在你充电的时候溜到基地去打探,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供监听的地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来平衡油压,“今晚是我第一次听到你们的谈话。”

惊天雷看着愧疚的低下头的他,声音嘶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黄蜂苦笑了一下,“这是你第二次没能问完这个问题了。”他抬起光镜,“在你告诉我宇宙性通告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说谎了——我做过塞伯坦的领袖,我知道现在的政府绝对没有足够的能量做宇宙性通告,特别是传到地球这样偏远的行星上。”

惊天雷一窒,他感到被愚弄的愤怒,“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现在才说穿——你想看我笑话吗?!”

“不是的!”大黄蜂急切地说,“我知道你一定有不说实话的原因,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害我——”

“你相信我还跟踪我?”

“这不是一码事,Thundery!我相信你不会对我不利,但我也知道你讨厌汽车人——”大黄蜂艰难地组织词句,“我本来以为,是霸天虎的势力指示你,所以我才去跟踪,但没想到竟然是地球人——”

惊天雷讽刺地大笑,“真是可笑啊,大黄蜂!汽车人的本性果然是融合在你的火种里了,你从头到尾都把我当霸天虎提防——”

“我——我很抱歉,惊天雷。”大黄蜂也改变了称呼,他感到很痛苦,“我没想到你对我撒谎是为了——为了让我留在这里。”

惊天雷瞪了他很久,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一瞬间他甚至想揍大黄蜂,但下一秒他感到精疲力竭。

“不,是我的错。”他最后低声说,“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因为我的私心铸成的。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就算死过一回,就算没有标志,你也永远是个汽车人——永远站在擎天柱那一边。我早该明白的。”

大黄蜂垂下光镜。

“我很明白你的感受,Thundery。”他犹豫着,这番话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当初警车告诉我他没能劝住你和我们一起去塞伯坦时——我非常非常生气。”惊天雷讶异地看向他,“我当时甚至非常钻牛角尖地想过,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作为领袖的能力才宁可留在地球上的——但我现在明白了,这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他抬起头与惊天雷对视,神色平静,“即使我能给出一万个你应该回塞伯坦的理由,只要你自己不情愿,我就没法留住你——而且我现在理解了为什么。”

惊天雷明白了他要说什么,他沉默不语。

“和你在一起的这几个月,我非常开心——也许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大黄蜂轻声说,靠近惊天雷,“但我做不到,Thundery,我做不到在大哥和其他同伴为了塞伯坦而战斗的时候躲在地球上,与世无争地和你待在一起——我会有负罪感:只有我一个人享受到了和平和幸福,这不公平,我——”

“别说了。”惊天雷打断他。大黄蜂立即住了口,注视着对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了光镜。

“我明白。”

他看着大黄蜂露出感激的笑容,芯里一紧,伸出手把他搂进了怀里。

“我都不知道下一次能再见到你是什么时候……”他把头埋在大黄蜂的颈窝处叹息道。

“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你的。”大黄蜂微笑着说,伸出手搂住了惊天雷的脖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搬家。”

是啊,但你不知道为什么。惊天雷在芯里说。

“我可以拿一份你的剧本复件吗?你知道……留作纪念。”

“拿多少都行。”

“你送我的那个合金杯也可以带走吗?”

“你都说了是我送你的了。”

“我还得拷贝《实习医生蕾格》整个系列。”

“《惠特尼护士》呢?”

“哦,拜托,我对它熟悉到都能自己演了。”

“好吧。”

“迈克尔·贝的全系列也要。”

“我不觉得你应该——好吧。”

“还有《环太平洋》,我估计顾不上2的上映——”

“我会买蓝光的。”

“还有《哥斯拉》。”

“好。”

“还有《明日边缘》。”

“好。”

“还有巴斯特。”

“好——不行!”

大黄蜂忍不住笑了出来,脑袋蹭在惊天雷的胸口,感觉痒痒的。惊天雷无奈地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把他搂得更紧了。

“……别再死了,Bee。”他轻声凑在大黄蜂的声讯接收器旁说道,吻了吻他,“我说认真的。”

“我的命是你救的,Thundery。”大黄蜂抬起光镜,用柔和而坚定的目光和恋人对视,“我没有丢弃它的权力。”

 

第二天,惊天雷和大黄蜂一起去了防务理事局基地。在理事局局长从惊讶转为调侃的眼神中,前汽车人领袖保持着和前Seeker牵着手的姿势走上前来。

“你好,菲利波恩局长。”他平静地说,“我是汽车人成员大黄蜂。”


—Fin—


评论(7)
热度(9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