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9-20(路障X大黄蜂)

剧情继续暴走……


Chapter 19

大黄蜂在警卫队附属维修站内醒来四天后,路障在深夜出现了。

“你是个疯子。”摘下护目镜和面罩之后,他直截了当地对大黄蜂说道。

“你真没新意。”大黄蜂耸耸肩。他胸口的大洞还没有完全修复,这让他居然还在好整以暇地说着话这点看起来特别诡异,“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警卫队重地。”

“迪诺带我来的。”路障拉了一把合金椅子坐到大黄蜂的充电床边,“你是个疯子。”

“有必要说第二遍吗?我那可是为了救你!”大黄蜂瞪他,“不过说实在话,我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被离子炮打中,真够疼的。”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皱起了眉头。

路障的视线停在他有些吃痛的表情上。“……老实躺着,有什么要拿的跟我说就行了。”

“我只是躺着不自在而已。”大黄蜂嘟哝,“迪诺说因为你和小迷怎么都不肯搬去我们的证人保护基地,通天晓长官只好派天火在家里安装了全息投影伪装系统和改进过的电讯屏蔽系统。”

“他说的没错。”路障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大黄蜂一片狼藉的移动矮桌,“顺便告诉你,我刚说了两遍‘你是个疯子’是因为还有一句是帮迷乱带的话。”

“你们俩真体贴伤员。”

路障瞥了他一眼,从子空间里拿出几罐红色的能量液。“E款特调。我问过救护车了,你可以喝它。”

“我收回我刚才那句话,路障,你真体贴。”大黄蜂大喜过望,接过饮料,“这里的营养餐太淡了,我一度还以为我的味觉感知器失灵了呢。”他看着今天似乎没怎么抬杠的路障,不由大着胆子起了戏弄的心思,朝他闪了闪光镜,“你这是——冲了我最喜欢的E款能量液向我赔罪?”

他做好了被吼的准备,结果路障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愧疚,“是。”

大黄蜂愣住了。

路障摇摇头,移开了视线,“你这几天怎么样?特别部队的人来找你麻烦了?”

“呃……不、不算什么麻烦。”大黄蜂还没完全从路障反常的举动中反应过来,“实际上他们在看了我的检查报告后就差不多相信我再也不可能帮你了。我假装义愤填膺地朝他们的特派员瞎嚷嚷,说什么迷你金刚交易的罪恶都是你教给我的,而实际上你不过是想独占迷你金刚换钱而已,诸如此类。”他摊摊手,“再加上天火的模拟对话做得天衣无缝——那家伙脑子可真好使——最后他们看起来挺相信通天晓长官的那个结论的:被居心叵测的小混混用花言巧语蒙蔽了的小菜鸟警察,自以为在维护正义结果不过是被当枪使。”

路障站起身来替大黄蜂调整管线,听到最后一句时似乎低低地笑了一声。

“听起来和事实没什么太大区别。”

“说实在的,在这个故事里你这个反派当得还真够劲。”

“迪诺不肯告诉我警卫队给你的处分。”

“噢——因为通天晓长官为了避嫌不能出面,而迪诺他虽然秘密直接效命于通天晓长官,但名头上也不过只是E组的一个普通成员而已,要说服我们最讨厌惹麻烦的头儿从轻处罚我还真是有点困难。”大黄蜂苦笑,“横炮说迪诺和减震杆大吵了一架。总之——扣一年奖金,停职两个月,一万字检讨,六个月内不能出外勤。——我觉得还不坏。”

路障整理管线的手顿住了。“这叫不坏?”

“你没被送进监狱,和小迷都还能在我家继续呆着,白白捡了两套顶级的住宅防御系统,奴隶贩子们的后台也没对通天晓长官他们起疑。”大黄蜂扳着指头数道,“不算亏吧。”

他又思忖了一下,“噢,不过也许你以后不能出门了,你的新机体在大楼里被自动扫描过——”

“天火给我的机体里安装了干扰装置,”路障说,“可以骗过东区的监控扫描仪。”

“真的?”大黄蜂一阵惊喜,“那太好了,这样来看就是毫无疑问地赚到——”

“大黄蜂。”路障打断他——他并没有抬高声音,但语气里显而易见的被克制住的情绪让大黄蜂怔了怔。他和路障对视。

“跟我保证,下一次不会再做这种事了。”路障轻声说道,他从来没有用这么温和的语气和大黄蜂说话——受伤的侦察员呆住了,“绝对、绝对不能再这么做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一定杀了你。”

大黄蜂一动不动地僵坐着,他无法移开和路障对视的目光。

“——我不会的。”最后他回答,“我们这次得到了足够的教训,不是吗?我们会有一个更缜密的计划的。”

 

迪诺在往大黄蜂病房走的途中被横炮拦住了。

“路障在里面。”横炮简明扼要地说。

“呃……不方便吗?我只是去送个营养液。”

“相信我,你不会想进去的。”横炮拍拍他的肩膀,“你没看到大黄蜂说话时路障看着他的眼神。”

 

这之后,路障再也没在大黄蜂的病房里出现过。迪诺带着歉意告诉大黄蜂那是因为通天晓知道他和横炮偷偷地把路障放进来后,严厉地训斥了他们一顿。

“我们依然在被盯着,”大黄蜂点点头,“我理解。”

“实际上,上次我本来也不同意让他过来。”迪诺无奈地说,“但他找了我无数次,那股子纠缠劲真不敢相信是他能表现出来的——”

“噢。”大黄蜂说,他的火种突然砰砰跳了起来,“我——我还以为是你们让他——”

“他可比你想象的关心你多了。”迪诺摇摇头说,“不然你以为你手上这些书和杂志是谁带过来的?”

大黄蜂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数据板,突然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松开了手。“噢。”

迪诺大笑,走过来和他碰了碰拳头。

“不管怎么说,欢迎你们加入‘迷你金刚交易特别调查行动小组’——横炮起的名字,我知道它很逊。”他说,“你的搬运工朋友说他想让自己派上用场,正在拼命学习呢。”

“学习?”大黄蜂迷惑不解,“学什么?”

迪诺坏笑起来。

“侦察学,我的朋友。你最擅长的项目。”

 

“Barry,你今天是没补充能量吗?”迷乱走进书房,看着专心致志地阅读数据板的路障,皱起了眉头。桌上的能量液看起来一口没动。

“我马上就看完这章了。”路障头也没抬。

“你想在恩公出院的同一天进维修站吗?”迷乱揶揄道,把手里的数据板放到了书架旁机械手操纵的托盘上,开启一旁计算机中的数据库,“不得不说,他对侦察学真是一往情深,看来我在这儿是找不到我需要的资料了。Barry,”他转向路障,“也许你明天得帮我去一趟铁堡档案馆。”

“都是和声学相关的书。”路障粗粗地扫了一眼迷乱发给他的内线通讯,“你是在研究自己的声音吗,迷乱?”

“差不多吧。”迷乱含糊其辞地说,“我觉得它——有些特别。”

路障好奇地转过头看向他。

“研究有进展了我再告诉你,好吗?”迷乱说,“你看,你在学习,恩公在修复舱里,我也应该找点事情做做,否则——”

“大黄蜂的事、我的事,都不是你的错,迷乱。”路障摇摇头。他知道迷乱在愧疚,因为他的视线正在四处乱瞟,“我们也不仅仅是为了你在调查迷你金刚交易的事。别像个傻瓜一样胡思乱想。”

迷乱不说话了,路障的安慰让他更加沮丧。

“——记得帮我借书。”最后他这么说道,离开了书房。

他走进大黄蜂的房间,桌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各种维修工具、游戏机和其他杂物。他拿起了其中唯一一样放得端端正正的东西——一块奖章,上面刻着“铁堡警卫队预备学校优秀毕业生”的字样。

他心烦意乱着开启了某条加密的内线通讯。

【声波,我需要你的帮助。】

他很快收到了回复,文字版的。

【我们得知了你那位铁堡警卫队的朋友的事,我和威震天都很遗憾。】

迷乱的手颤抖了。

【是他们逼他的。他们逼的大黄蜂不得不重伤自己。】

【我们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对方的回答毫不犹豫。迷乱怔了一下。

【我……我不能加入你们。大黄蜂反对的是奴隶贩子们的后台,而不是整个塞伯坦政府。】

【腐败的锈菌已经遍布了整个塞伯坦政府,它必须被连根拔起。】

【不!】迷乱激动地回复,【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对方过了一会儿才发来回复。

【那什么是你想要的,迷乱?】

迷乱无法回答。

【我们尊重你的选择,迷乱。】对方继续回复道,【但你必须承认目前我们有同样的目标,而你需要我们的帮助。】

【也许你该尝试着正视自己的想法。】

 

Chapter 20

第二天,路障拿着大黄蜂的公民卡去了铁堡中央档案馆。

“早上好。”接待他的是一位机体高大、举止沉稳的TF,“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路障把公民卡和借书单一起递给了他。

“请稍等。”管理员说,声音低沉悦耳,“共十七本书——哦,大黄蜂?”他看了一眼手里的公民卡,疑惑地抬起头来看向路障,“很抱歉,先生,这似乎不是你本人的卡——”

“没错,这是我朋友的卡。背面附有他的语音条码,证明是他自愿借给我的。”路障说,他隐约想起了什么,“呃——你认识他?”

管理员好奇地打量着他,“如果你的朋友是铁堡警卫队预备学校的那位‘大黄蜂’的话,是的。”

“他已经毕业了。”路障回答道,现在他彻底记起大黄蜂提过的那番话了,“我想他提起过你,哦——”他看了看对方胸前的铭牌,“奥利安·派克斯,是吗?”

“是的。很高兴认识你,抱歉——”

“路障。”

“路障,好的。”奥利安和他握了握手,风度令人心生好感,“我有一阵子没见到大黄蜂了,他还好吗?”

路障犹豫了一下,“还不错,我想。”除了因为胸前开了一个大洞而需要时不时进修复舱以外。“他说当年是你向他推荐了《侦察学通论》这本书。”

“是的,没想到他还记得。”奥利安点点头,“他当时向我抱怨学校里的课本太过理论化,也不够系统,所以我从我看过的书里选择了这本。成书很多年了,但的确经典。”

“你还看侦察学相关的书?”路障不由对这位管理员产生了一些兴趣,“我还以为档案管理员只读文学和历史呢。”

奥利安笑了笑。“我不太挑剔种类,但大部分也只是粗读一遍罢了。”他将借书单上的书名录入检索,“你似乎对声学很感兴趣,路障。”

“哦——那不是我要看的,是帮我一个朋友借的。”路障看到奥利安似乎被逗乐的表情,无奈地说道,“好吧,是挺滑稽的,用一个朋友的公民卡替另一个朋友借书。”

“无意冒犯。”奥利安歉意地笑笑,“那你呢,路障?你对什么样的书感兴趣?”

“呃——侦察学。和大黄蜂一样。”

“哦,你们是预备学校的同窗——?”

“不是。”路障尴尬地顿了一下,“我们——我们最近才认识。”

奥利安看起来似乎有些惊讶。

“那看来你们一见如故。”他友善地笑了笑,“他愿意把公民卡这么重要的东西借给你。”

路障哦了一声。他之前并不知道公民卡的重要性——西区并没有这种东西,大部分TF只有一份下流水线后自动生成的身份证明,户籍管理也很混乱——大黄蜂也从没和他提过。路障不由开始紧张地回忆自己之前有没有做过什么损坏公民卡的事。

“大黄蜂非常喜欢侦察学。”奥利安继续说道,启动了传送带,“而且他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

“是啊,我知道。”路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你——他在预备学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奥利安看向他,好像觉得很有趣。

“哦——我不知道——也许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他似乎并不擅长评价别人,“他是个很有活力的年轻人,很有正义感,对喜欢的事情非常有热情。”他耸了耸肩,“或许有时候会有些固执。”

路障苦笑起来。“没错,固执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但他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好的朋友。”奥利安笑了,“这点你应该也再清楚不过了。”

路障垂下光镜,“我欠他很多人情,甚至——”他踌躇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欠他两条命。”

奥利安平静地看着他。

“就算是那样,他也不会觉得你亏欠他,路障。”他用很有说服力的口吻道,“大黄蜂不会希望自己的朋友带着歉疚的火种对待他。”

“我对他远非歉疚之芯。”路障下意识地说道,被自己的坦承吓了一跳,“我——好吧——我只是希望他不要每次都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拯救别人。”

奥利安站起身来,开始整理传送带上送过来的数据板。“如果他那样做了,”他把它们包好递给路障,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说明你值得他那么做。”

路障芯情复杂地接过数据板,“抱歉,派克斯——说了很多没头没脑的蠢话。”

“小事而已。”奥利安摇摇头,“不过既然你那么担心大黄蜂,也许你应该和他本人谈谈。”

“我和他谈过了。”路障低声说,“他也答应我以后不会再那样鲁莽行事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有点芯烦意乱。”

奥利安把大黄蜂的公民卡递回给他,“那么也许问题出在你自己身上,路障。”

 

“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让天火给你们俩搭一条加密的内线通讯。”某天迪诺来探望大黄蜂,一边把新一期的资讯杂志放到移动矮桌上一边郁闷地说道。

“谁俩?”大黄蜂开了一瓶E款能量液,疑惑地看着他。

“当然是你和路障。”迪诺的光镜向上一翻,“他最近简直难以置信——迷乱说他每天只做三件事:学习、充电、问我你的伤怎么样了。”

大黄蜂呛了一下,“咳咳——我很抱歉——”

“现在我每周都得去见他,帮他给你送杂志和能量液。”迪诺指了指矮桌上的杂志,“说起来,他哪来那么多塞币?他的屋子被查封了,而且根本没有在银行开过户!”

“他说末路大街的人从不把存款放在银行或者家里,他们信不过金融机构,又担心强盗和小偷。”大黄蜂耸耸肩,“说真的,你得理解他的内疚心理——我想我用自己的重伤救了他一命这件事让他受了很大刺激,也许我该换个柔和点的方式。”

迪诺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笑话不错,小蜂。你不会真觉得他只是因为愧疚才这么嘘寒问暖的吧?——好吧,通过我。”

大黄蜂没说话,看起了新一期的杂志。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迪诺悻悻地说,“现在我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你还欠着一大堆工作呢。最近卡隆那边越发的不太平,偏偏铁堡的城庆日又快到了——对了,下个月警卫队还要召开城庆舞会。”

“舞会?”大黄蜂震惊地看着他,不再装聋作哑了,“谁主持的?通天晓长官吗?”

“不错的猜测。”迪诺干笑着斜了他一眼,“这是议会的决定,据说届时还会邀请不少商界人士参加。”

“把商人和警察聚在一起喝酒跳舞?”大黄蜂大为不满,“这个宴会就差没把‘官商勾结’四个字写在副标题上了。”

“我们都知道他们打的什么算盘,但我们没法阻止这件事,通天晓长官也无能为力。近几年铁堡对这类活动的审核越来越宽松。”迪诺叹了口气,“再告诉你一件事:减震杆要求我们E组全员都要出席,而且要跳舞。”

大黄蜂瞪着他。“不——我不敢相信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个糊涂老大。”

“你那时候肯定已经好完全了,别想蒙混过去。”迪诺警告他。

“我不会跳舞。”大黄蜂恼怒地说。

“哦,是吗?那你肯定会很高兴听到这个:你必须跳,而且必须找到舞伴。”

大黄蜂感觉自己的面甲在发烫,“舞伴?”

“因为是社交场合,是的。我很高兴你的反应跟我一样窘迫。”迪诺没好气地说,“减震杆好像还觉得我们在舞会上会不够难堪似的——”

“但你至少有人选,不是吗,你会和横炮一起去的——”

“嘿!”迪诺的手一抖,打翻了器械桌上的一瓶电路饱和溶液,“谁告诉你我要和他一起去的?”他看上去气急败坏。

大黄蜂为他剧烈的反应吃了一惊。“呃——不是吗?那天你们俩在外面说话,门没关,我好像听到了‘跳舞’‘晚会’之类的字眼,还是你们说的并不是同一件——”

“好吧。”迪诺迅速打断他,他看上去尴尬极了——大黄蜂从没见过他这么尴尬的样子,“好吧,我承认,我——邀请过他。”

“……噢。”大黄蜂闪了闪光镜,他明白了,“嗯——我很抱歉,迪诺。”

“没什么。”迪诺地说,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应该想到的,他宁可拿着一支步枪去单挑一队飞行者也不会想跳舞的——而且D组的老大并不强迫他们参加。”

他转向大黄蜂。

“你呢?我听说即使没有邀请函作为舞伴也可以入场,你打不打算——”

“迪诺。”大黄蜂打断他,好像根本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似的,“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参加舞会吗?”

——TBC——

评论(18)
热度(4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