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6-18(路障X大黄蜂)

三章一起更!剧情正在全面大暴走!!


Chapter 16

路障在轮毂油吧打杂的时候,一度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过了。

他并不是说当搬运工的日子非常理想——一天到晚和沉重的酒箱以及坑坑洼洼的路面打交道应该很难算作是“理想”——但他也没有太多可抱怨的。酒厂的头和油吧的老板对他都不算坏,虽然路障猜想那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会每隔三四天就吵着要涨工资的员工。他一般只在仓库工作,用不着应付油吧里那些吵吵嚷嚷的醉鬼们——他们偶尔会溜到后边来挑事,一般是在他们灌下四瓶高纯之后。新来的特别容易瞄准路障,因为其他搬运工都是一些能变形成重卡的大块头,但这事儿他们不会做第二次——路障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挺喜欢揍人的,虽然不会主动挑衅,但如果有架可打,他绝对来者不拒。

说到底也不过是无聊罢了。他经常在打完架后这么想,末路大街的生活非常无趣,聚集了太多的蠢货、白痴、酗酒者,如果一直没有人来找茬,那可太没劲了。

只有一次,油吧某一年的店庆正好与末路大街的第一场地下角斗大赛撞上,大批的顾客涌入,人手严重不足,正好在仓库卸货的路障也被抓到前堂做侍者。他并不乐意,实际上他本来也想去看那场角斗大赛,但老板允诺给他三倍工资,而他正需要给自己的屋子换一盏不会短路的灯。在默默送了三个循环的酒后,油吧里挤进来了一群明显已经半醉了的女TF——普神啊,路障吃惊地想,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女TF一起出现。她们围着吧里的顾客和侍者们又唱又跳,从歌词来看她们应该是一群角斗大赛的狂热粉丝——真令人困扰。路障不得不用极具技巧性的方式在这群喝醉的姑娘中穿行,并尽量保持礼貌地拒绝她们拉自己一起跳舞的邀请。她们闹了一个循环之后终于离开了,就在路障打算去找老板说自己不干了的时候,铁堡警卫队——而且是A组成员——冲了进来。

这是路障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来自东区的TF。当然,他在电视上见过御天敌领袖,见过议员,但他从来没有面对面地——距离不会超过二十米——见过任何一个“上层”。带头的是一个机体高大、面无表情的TF,路障知道他,他也在电视上出现过——通天晓。

“我是铁堡警卫队A组指挥官通天晓。”他的开场白和传闻中的一样死板,“我们奉命来这里逮捕与末路大街非法角斗活动相关的涉案人员,我想你们所有人最好都跟我走一趟。”

油吧里一阵骚动。叫骂声此起彼伏,还有人朝他脚下摔杯子。

“不要开火。”通天晓制止他身后齐刷刷举起了步枪的警卫队成员——他们都像他一样面容冷峻,动作干净利落,“没必要引发冲突,无辜者会立即被释放。”

一个明显喝醉了的傻瓜朝他冲了过来,手里举着一个大号的酒瓶。

“滚你的吧,炉渣条子!”

通天晓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就把他撂倒在了大门边——路障几乎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

“铁堡警卫队会公正处理此事。”他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现在,我希望除了油吧工作人员以外,所有人都跟我走。”

没人再反抗了。顾客们在荷枪实弹的警卫队成员的看送下鱼贯而出,通天晓朝吧台边走了过来。

“老板,很遗憾打扰了油吧的正常营业。”他说,机体在近距离观察下显得更加高大了,“我们会给予补偿的。”

“啊……谢、谢谢。”老板结结巴巴地说,用一种近乎崇拜的眼光看着指挥官。通天晓转过头,看到了正沉默地注视着他的路障,也朝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我不敢相信巡逻队那帮蠢货居然也算是他的部下。”老板盯着通天晓离开的背影,感慨地说。

“我也不敢相信。”路障低声道,他刚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通天晓胸前别着的那张擦得非常干净的黑白工作证上。

在那之后,路障对于自己原本还算“满意”的生活突然变得挑剔起来。他开始觉得身边那些为了两三个塞币大打出手的醉汉们愚蠢得令人厌烦——当然他们从以前开始就很愚蠢,但那时路障并不觉得这难以忍受。他们为什么——他闹不懂——为什么整天只在意那些最最无聊、最最可笑的东西?

渐渐地,再激烈的干架也不能让他内芯的烦躁平息。

就在东区,他经常一边悻悻地把手下败将踢开一边想,就在东区。离我们不到几百公里的地方,存在着像通天晓这样的TF。他的身手快得要用慢速光镜才能捕捉到,他手下举着步枪的样子如天神降世,他来末路大街这种地方执行公务,居然主动提出给油吧老板高出一倍的补偿……

而这里的TF,包括我,格斗毫无章法,揍人只为了娱乐,每天最大的乐事就是能靠尽可能的偷懒混到一天的工资。

他很吃惊自己居然忍受了这么多年。

那段时间,路障甚至会偷偷地在送货途中绕远路跑到东西区的交界处,在那一站就是大半天。他能看到林立的高楼大厦、偶尔掠过天际的飞行者,以及——最让他痴迷的——铁堡最高建筑,塞伯坦政府大楼。它像铁塔般矗立着,仿佛在用威严而仁慈的目光凝视着整片铁堡大地。

他就这样一直默默地看着,直到夜幕低垂,东区万家灯火几乎同时亮起,眩目的霓虹和耀眼的探照灯让他猛然一惊。

他不能自控地后退了一步,注视着眼前灯火通明的东区,一个痛苦的想法不依不饶地冲撞着他的逻辑电路。

他不属于这里,这个在黑夜中依然明亮的世界,那里没有一盏灯是为他而点亮的。

他又看了一会儿,然后变形消失在西区漆黑的夜晚中。

 

路障把目光从大黄蜂家窗外的夜景中收了回来。

“好了……关于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我想有一点是首先要确定的:你们想要怎样的结果?”在他旁边,屋子的主人轮流看着他和迷乱,语气很认真。

“我希望那帮迷你金刚贩子被抓起来,送进监狱里。”路障不假思索地说,“让迷乱和其他迷你金刚拥有和塞伯坦人同样的权益,可以不受歧视地生活在这个星球——或回到卫星上去。”

“我喜欢你这个主意。”大黄蜂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小迷,你自己怎么想?”

“噢。”迷乱说,语气迟疑,“我不觉得我们能做到这一点。”

“你就非得说丧气话不可吗?”路障恼了,“这可是跟你最切身相关的事!”

“嗯……是啊。”迷乱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看上去有些踌躇,“其实我们应该一步一步来,不是吗?——好吧,我的第一步目标是让Barry你摘掉通缉犯的帽子。”

大黄蜂愣了一下,路障大怒。“我的事你不用管,迷乱!我们现在谈的是迷你金刚的事!”

“所以你打算一直赖在恩公家里躲避通缉?”迷乱目光凌厉地瞪向他,“要实现你的目标也许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呃,其实我不是特别介意——”

“这并不光是你介不介意的问题,恩公!”迷乱打断他道,严厉的语气令大黄蜂很是吃惊,“Barry,”他盯着路障,“你真的打算这么做?你真的打算放弃以前的生活——好吧,也许那并不完美,但至少你不用东躲西藏的——你真的想好了,而不是因为那两个贩子的事情一时脑热?”

路障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只要我自愿跟着他们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迷乱回答,他的表情平静到让人害怕,“实话实说吧,想扳倒迷你金刚交易这条利益链,靠我们几个根本没戏。我逃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想,现在看来,反正也逃不掉,还不如——”

“不!”路障和大黄蜂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迷乱吃了一惊,却见两人争先恐后地凑过来试图说服他。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要揍你了迷乱——”

“别说傻话,小迷,你很清楚落到他们手里是什么下场——”

“我费了那么大劲把你从那两个杂种手里捞出来,你渣的现在要给我自投罗网?——”

“现在公众完全不了解迷你金刚交易的内情,如果我们能适当地曝光它,民意驱使下法律就有更改的可能——”

“所以你别再——”

“好吧,好吧,”迷乱呆呆地注视着几乎要凑到自己面前来了的、气急败坏的两TF,不知所措地摆了摆手,“我知道了,我只是提出一个最实际的方案,我——你们冷静点。”

路障重重地坐回了原位,脸色依然很阴沉。大黄蜂则像是被激起了斗志一般,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表情。

“并不是只有我们,小迷,我相信身边有很多TF可以提供帮助。”

“是吗?”迷乱还没有完全从刚才暴风雨般的吼叫夹击中恢复过来。

“我现在就有一个人选。”大黄蜂调出他的警卫队名录往下拖动,最后停在了一张表情严肃的脸上。

路障猛地坐直了。

“通天晓指挥官。他现在统领我们整个铁堡警卫队,在大法院那边也相当有威望。”大黄蜂说,语气坚定有力,“他曾说过‘迷你金刚和TF其实差不多,不过是机体特别小’这样的话——我想他一定对迷你金刚交易的事有所了解,而且并不赞同。”

 

Chapter 17

“你确定和我一起来找通天晓长官是合适的,路障?”塞伯坦政府大楼内,大黄蜂紧张兮兮地左顾右盼,“虽然你做了伪装,但我还是觉得——”

“我看你才显得比较可疑。”戴着大黄蜂公寓里弃置不用的面罩和护目镜的路障冷冷地说,“你就非得东张西望不可吗?”

“什么?噢,好吧——我忍不住。”大黄蜂收敛了一些,但还是不时地拿光镜四处乱瞥,“我这是第一次进政府大楼,周围的这些TF都是我的前辈——难以置信,他们每一个看起来都帅呆了!”

“你好歹也是警卫队的正式成员,这样不觉得丢人吗?”路障压低声音嘲笑他,虽然他也承认这里的TF个个都器宇不凡,“一会儿见到了通天晓,你可别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可是经历过的,路障暗暗在芯里想。

“说实在话,我可没把握。”大黄蜂出人意料地坦承道,“通天晓长官是我的偶像,我还在预备学校的时候就听说过他了——他那时是A组的指挥官。”

路障干笑了两声,“我猜你还准备了让他签名的数据板——”

他僵住了。大黄蜂顺着他的目光向楼梯上看去——匪夷所思的巧合。通天晓本人站在二楼的楼梯平台上,神色一如既往的严肃,他身边站着两个涂装艳俗的TF,带着浮夸的笑容在与他攀谈。

大黄蜂看着路障——对方的表情被面罩和护目镜遮住了大半,但他还是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他下意识地说,“那两个TF就是——他们?”

路障很慢很慢地点点头。

已经修复一新的、如老朋友般和通天晓高谈阔论着的正是那天虐打迷乱的两个奴隶贩子。

“他——他怎么能——”路障瞪着面无表情的通天晓,语气愤怒了起来。

“路障,不要!”大黄蜂拦住似乎有冲过去企图的同伴,尽量压低声音道,“别让那两个家伙发现你!”

“他和那两个渣滓同流合污了。”路障震惊地说,震惊到在大黄蜂把他按到墙边时几乎没有反抗,“他!通天晓!”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路障。”大黄蜂严厉地看着他,“拜托不要再瞪着他们看了,你现在随时可能会被认出来,你想被抓走吗!”

路障咬着牙移开了目光,但他余怒未消。他们俩在楼梯边的冲突引起了路过的一些政府工作人员的注意。

“出什么事了吗?”大门口的保安也走了过来,瞪着依然把路障死死按在墙上的大黄蜂。

“呃——没什么。”大黄蜂松开了路障,瞥了一眼楼梯平台——谈话似乎结束了,通天晓转身上了楼梯,两个奴隶贩子则直接朝他们所在的一楼走了下来。

“请你们注意一下场合。”保安皱着眉头说。

路障听出了他的画外音,他很恼火,“我们不是——”

“好了Barry,刚才是我不对。”眼看着奴隶贩子就要走到他们面前了,大黄蜂一把抓住目瞪口呆的路障——他几乎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跟你道歉,好吗?现在跟我上楼吧,我给你冲一杯你最喜欢的E款赔罪——”

他瞅准机会在和奴隶贩子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拽走了路障,以确保他们不会看到他的脸。

走到了一楼的奴隶贩子们停下来,莫名其妙地看了扭打着上了楼的一黄一黑两个TF一眼。

“那两个白痴是在干吗?”

“情侣吵架,我估计。”保安耸耸肩,“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怎么注意场合。”

 

拐进了二楼的大厅后,路障甩开大黄蜂,大怒,“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演得好像我是你的女朋友似的,大黄蜂!”

“我也不敢相信。”大黄蜂没好气地说,“也许你刚才应该试着克制一下自己,这样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么狼狈了。”

路障不甘心地嘁了一声,“刚才那一幕,你让我怎么克制?如果连铁面无私的通天晓都被他们收买——”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好吗?我跟你说过了!”大黄蜂生气地说,“通天晓长官的清正刚直是全塞伯坦都知道的,我敢保证,只要他知道迷你金刚交易的内幕,就绝不可能和他们沆瀣一气!”

路障看着他。

“我也希望是那样。”他说,但眉头依然紧锁着。他们俩走向了电梯。路障注视着擦得锃亮的电梯扶手,陷入了沉默。

他隐约觉得如果刚才和那两个奴隶贩子闲谈的TF不是通天晓,自己会感觉好过很多。

“五层。铁堡警卫队总指挥处。”系统机械式地播报。

大黄蜂示意路障跟在他后面,走向了前台。

“你好。”他用一种路障没听过的正式口吻道,“我预约了通天晓长官。”

 

宽敞明亮的警卫队指挥官办公室内,通天晓正一言不发地浏览着手里的数据板。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预约号15。”系统播报道。

“进来。”

声控大门打开了。两个看上去都很年轻的TF走了进来。通天晓扫了一眼他们走路的姿势,然后朝黄色涂装的那位开口了。

“那么你就是给我写匿名信的那个警卫队新人了。”

大黄蜂和路障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通天晓事务繁忙,约谈他需要得到特制的预约条码,为此大黄蜂通过公共线路向他递交了一封关于东区垃圾处理系统的匿名信——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但通天晓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是写信人,甚至连他的身份都猜到了。

“走路的姿势,行文的措辞和格式,加密代码的编制习惯。”通天晓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吃惊,轻描淡写地说。他重新转向大黄蜂,“你叫什么名字,新人?”

大黄蜂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军礼。“铁堡警卫队E组侦察员,大黄蜂向您报到。”

通天晓点了点头,他把目光转向路障。

“我猜测你并不是东区人士。”他的措辞非常严谨,“但我似乎见过你。”

路障僵了一下——他不认为通天晓还记得多年前在轮毂油吧的那次见面。

“所以,你们俩想和我谈什么?”通天晓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想并不会真的是关于重金属垃圾应如何处理的问题——当然,那个问题也很重要。”

大黄蜂上前一步。“无意冒犯,长官。”他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说,“但我请求电讯屏蔽。”

通天晓沉默了。他用一种剖析的目光注视着大黄蜂。然后启动了操作面板上的某个开关。

“你最好给我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大黄蜂侦查员。”

“我们恳请您关注迷你金刚交易这条肮脏的利益链。”大黄蜂回答道,用词是他很早之前就思考好了的,“我相信您对迷你金刚有一定的了解——他们不是低我们一等的生物,而是除机体大小外与我们别无二致的智慧机械生命体。而迷你金刚贩子们在卫星上捕捉他们,随意践踏他们的权益和意志,将他们当作奴隶一般对待。即使是用‘宠物’这个词来粉饰也是不合适的——他们不应被视为我们中任何人的所有物。”

他一气说完,回想着自己的语气是否过激。通天晓看着他,微微转动了一下光镜,表情变得难以捉摸。

“看来三个星期前在末路大街逃跑的那个迷你金刚,是在你那里了。”

大黄蜂一激灵——这个回答是他完全没想到的。他目瞪口呆地看向指挥官。

“那么,你——”通天晓把目光转向路障,大黄蜂下意识地将他挡在身后,“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轮毂油吧见过你,你是那里的员工。”

路障沉默着,他没有理会大黄蜂投过来的惊慌视线,慢慢摘下了自己的护目镜和面罩。

“原来如此。”通天晓说道,似乎并没有在意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山雨欲来的氛围,“你就是那个打伤了卡尔斯兄弟,还带着一只重伤的迷你金刚逃脱了五位巡逻队员的抓捕,并在全区戒严的情况下逃出生天的搬运工。”

他看向竭力掩饰住自己慌张情绪的大黄蜂。

“——在某位警卫队成员的帮助下。”

“我不否认这一点。”路障冷冷地说,他绕过大黄蜂向前走了几步,“但如果不是你那两位好哥们差点杀死我最好的朋友,而你在巡逻队那帮亲爱的部下们又对此袖手旁观的话,我根本不愿脏了我的手。”

通天晓扬起了下巴。乱套了——大黄蜂在心里哀叹。

“身为全城通缉犯,我建议你在警卫队总指挥官的面前说话更有考量一些。”

“我尊敬你,通天晓。”路障说道,愤怒和失望让他的语气铿锵有力,“或者说我曾经尊敬过你。我在轮毂油吧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像教科书般公正、强大、富有同情心,你看向贫民窟搬运工的目光和看向警卫队A组成员的目光一样平等——”

他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感到悲哀。

“——可是你现在和那群最最卑劣、最最无耻的奴隶贩子们称兄道弟。”

“不,不是这样的!”大黄蜂喊了起来,路障惊讶地看着他,“通天晓长官——”他向前大跨了几步,语气恳切,“我知道这绝不可能,请您——”

大门突然打开了。大黄蜂和路障猛地转过身,路障迅速后退了几步,把大黄蜂掩在身后。

“打扰了,通天晓长官。”迪诺在大黄蜂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走进了办公室,身后跟着一位同样戴着警卫队工作证的陌生TF,他们俩脸上都带着和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戏谑笑容,“监听系统已经搞定。”

通天晓点了点头,然后——令人惊讶地——他的表情松弛了下来。

“现在开始正式关起门来谈话吧,两位迷你金刚卫士。”

 

Chapter 18

“你们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收拾好这烂摊子。”迪诺朝一头雾水的路障和大黄蜂耸耸肩,“天火正在同步模拟你们的对话迷惑监听系统,但鉴于小蜂你刚才那番关于‘肮脏利益链’的陈词已经被他们听到了,估计马上就会有一支特别部队埋伏在电梯门前等着你们。”

大黄蜂不敢相信地看着通天晓,“什么人敢监听铁堡警卫队的总指挥官——”

“我已经被盯上好几年了,侦察员。”通天晓面无表情地说,“我早期对于迷你金刚交易的调查过于深入了一些,而这条利益链毫无疑问在塞伯坦政府有坚实的后台。我还没有查清楚内鬼的身份,为了不打草惊蛇一直装作对这些一无所知。”

“不过很不幸,你们两个愣头青今天居然自己撞上门来。”和迪诺一起进来的警卫队成员嘲讽道,“张口就说‘请求电讯屏蔽’这么可疑的话,电讯屏蔽早八百年前就被骇入了。我们接到通天晓长官的内线通讯时都吓傻了——”

“别那么刻薄,横炮。”迪诺劝阻道,转向大黄蜂,“但是小蜂,你的确太欠考虑了。你救下的那个迷你金刚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从飞船上逃出来的,还没有被彻底洗脑,他们怎么可能任由他在塞伯坦到处乱跑?还有你,”他看向路障,语气一下子严厉了很多,“你居然让那个迷你金刚做在油吧驻唱这么显眼的工作,我都吃惊卡尔斯兄弟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找到你们。”

“好吧,路障和我都不知道这事儿这么严重。”大黄蜂感到非常混乱,勉强辩解道,“现在你们的意思是,十分钟后就会有特别部队过来抓我们?我——我们现在就该逃跑吗?”

迪诺和横炮交换了一下眼神。

“恐怕不行,小蜂。”迪诺叹了口气,和横炮一起举起变形而成的离子炮对准了路障——路障和大黄蜂都惊讶地后退了一步,“他们知道他在这。如果我们故意放跑他,盯梢会比以前严密十倍,和通缉犯同流合污的指控也会让通天晓长官非常为难,迷你金刚的事情就更加难查了。不用担心,我们会接手那个被你藏起来的迷你金刚。”

路障沉默地看着他们,慢慢举起了手。

“你们——你们要逮捕他?”大黄蜂又急又怒,“不行!”

“动动脑筋,小菜鸟。”横炮不耐烦地挥舞着炮筒,“你的那番演说也被他们听去了,难道还指望继续在家里藏着他和那个迷你金刚?我们最多能给你争取到一个停职处分,不然你也会被送进监狱。”

迪诺见路障并没有反抗的样子,便从子空间里掏出了电子手铐,“我很抱歉,兄弟。”

“不!”大黄蜂冲上前去抓住了迪诺的手,大声喝道,“不要碰他,迪诺——”

路障和迪诺一起瞪着他。

“你喝错能量液了?”横炮被惹毛了,“你要为了这小子毁了通天晓长官这么多年来的计划?!”

“我们现在连内鬼的身份都不知道,把他关进监狱等于是让他去送死!”大黄蜂不依不饶,“如果你们的‘计划’就是为了稳住对方而牺牲一个无辜的人——”

“你有更好的办法?”横炮暴躁地甩开他,“我劝你还是先管好自己——”

路障走过来,按住了大黄蜂的手。

“够了。”他皱着眉头说,“这个暴脾气条子说的没错,大黄蜂。”他平静地注视着一脸不服输表情的同伴,“不过是蹲局子罢了,我没那么容易死。通天晓,”他转向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说话的警卫队指挥官,“但是你们得保证迷乱以及这小子的安全——别让他被停职,就说那番话是我迷惑他说的,什么都行——”

“不。”大黄蜂毫不犹豫地打断他,“你见识过他们是怎么对小迷的,在监狱里找个顶黑锅的杀掉你太容易了,我不能允许——”

他瞥到横炮手中的离子炮,一个疯狂的念头跳了出来。

“我有个主意。”他的火种在舱内砰砰地跳动,“如果你不介意把自己的通缉令提升到环省级别的话。”

路障惊疑地瞪着他,“你要做什么——”

“横炮,用你那玩意儿轰我一下。”大黄蜂说,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丧失理智了——管他的呢,反正情况已经不能更糟了,“下手重一点,别杀了我就行。”

横炮看上去完全傻眼了,迪诺目瞪口呆:“小蜂,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觉得让路障继续被通缉也比被抓起来任他们宰割好。”大黄蜂语速很快地说,“我们演一出苦肉计,让现场看起来像路障抢走了离子炮打伤了我,然后趁乱冲了出去一样——如果我伤得够厉害,他们就会相信我们不是故意放跑他的,不是吗?”

路障简直要发疯了。“你听到自己说的话了吗,大黄蜂!你渣的是逻辑电路短路了还是——”

“这样。”横炮则在一旁迅速地冷静了下来,“这也许可行,除了一点:这计划让我看起来像个白痴,居然被一个门外汉缴械。”

迪诺不知所措地看向通天晓,后者若有所思。“如果真这么做的话,或许还对争取大黄蜂的从轻处分有所帮助,我们的确需要在警卫队保证自己人的数量——顺便说一句,这个计划违反了十四条警卫队行为规范和二十五条塞伯坦律法。”

“不管你们打算怎么做,最好快点决定。”横炮接收到一条内线通讯,大声说道,“他们很快就要到大楼了。”他把离子炮口转向了大黄蜂,“听你号令,通哥。”

“把你的铁管子拿开!大黄蜂他不正常,你们居然要跟着发疯?!”路障难以置信地大吼,他扑过来想揍大黄蜂。

“我不会有事的,路障。”大黄蜂耐心地说,示意迪诺把他拉开,“我们没有时间了,通天晓长官!”他催促道。

通天晓沉吟了一秒。“执行该计划。”他点了点头。

“不——!”路障疯狂地在迪诺的钳制下挣扎,“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大黄蜂站远了一些,“我希望你的准头比迪诺好一些,横炮。”他笑道,然后——他转向路障,朝他做了个鬼脸。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横炮语气戏谑,表情却很严肃,“站着别动,大黄蜂。”

他扣动扳机。离子炮口打出一道白色的强光射线,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轰!”冲击波猛地爆裂开来,办公室的大半玻璃同时震碎,强烈的震动让依旧在和迪诺扭打的路障摔倒在地。门外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整座大楼警报大作。

路障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呆呆地望向被轰到了墙边的大黄蜂。他的机体呈现倚墙坐着的姿势,胸口被炸开一个大洞,洞口焦黑的金属片还在不断剥落,裸露的电路噼里啪啦跳着火花。他垂着头——他已经下线了。

“你们杀了他。”他木然地说。

“他还活着,你这白痴——先管好你自己!”横炮转身朝大门又开了一炮,机械门轰然倒下,走廊上刺耳的警报声传了进来,“快变成载具形态!”

路障不太记得他是怎么逃出去的了。模模糊糊中横炮似乎把离子炮往变为四轮的他身上一放,然后大吼着让他一路冲出走廊,直接撞破落地窗玻璃离开大楼——“五楼算不了什么!”他好像是这么喊的,“做戏做全套,迪诺,我想你得狠狠揍我几拳,用全身的劲!否则你根本蹭不掉我一块漆——”

他好像还听到通天晓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大楼里,“各单位注意,五楼受到袭击,一位警卫队成员重伤,疑犯携带重型离子炮,重复,五楼受到袭击……”

他发疯般地狂奔,一路撞倒了走廊上无数精美的雕塑、奖杯以及自动贩卖机,在他飞出窗口的瞬间他看到了不远处气势汹汹飞驰而来的车队——是特别部队,光从载具形态也能看出他们的全副武装。路障重重地砸到了地上,他知道自己的轮毂裂开了——但他完全没有停顿,轮胎狠狠摩擦着路面,在行人的惊叫声中沿着迪诺指明的方向直冲而去。

他的火种跳动得那样剧烈,油压飙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他无法思考别的,大黄蜂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的机体在他的内置显示器里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TBC——

评论(6)
热度(4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