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4-15(路障X大黄蜂)

一起更好了……


Chapter 14

迷乱并没有告诉路障和大黄蜂当时他们是怎么从那五个巡逻队警察的手里逃出来的。大黄蜂问过,路障表示“突然觉得脑子里一阵嗡嗡声就下线了,醒来后那五个TF都倒在了一边”,迷乱则耸耸肩,用眼神表达“我那时可是重伤,你指望我知道什么”。

最后他们猜测是某个警察的抑制夹钳走火了,而路障幸运地比他们先上线。

只有迷乱清楚真相是什么。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声音的特殊是在奴隶贩子的飞船上——他尽力不去回忆那段经历。在一次被虐打的过程中,极度的愤怒和恐惧让他爆发出了某种——他也不是很清楚——类似于声波攻击的力量。实际上他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自己在拼命尖叫,而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中禁闭室都守卫都倒下了。他浑身颤抖着,忍受着发声器的刺痛,偷偷溜上了一艘逃生船逃到了塞伯坦上。

但这股力量似乎并不由他随意控制。在末路大街被混混们缠上后,他拼命尖叫也没能产生任何效果,最后是路障冲过来解了围。感激的同时,迷乱不由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在那之后他偷偷尝试过很多次,但那股在他火种内轰鸣的力量再也没有出现过——这让他觉得失落,却又有一丝心安。他无法否认在内芯深处自己对这股难以操控的神秘能力的恐惧,因为在那些守卫倒下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也要死了。

他甚至怀疑那种力量需要以消耗火种的能量作为交换。

在轮毂油吧的后门被那两个TF围住之后,他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身份——那种迷你金刚贩子们特有的优雅到恶芯的举止和甜腻而残暴的嗓音自他被带上飞船后,就和恐惧与憎恶一起深深地印刻在他的逻辑电路中。但他无法反抗——习惯了虐待之后,表现出明显的挣扎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蜷缩起来,任凭他们狞笑着朝自己拳打脚踢。

求求你们,住手,拜托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其他的话,但他强迫自己不把它们说出来。根据在飞船上的经验,这种哀求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

默默忍受就好。既不要反抗,也不要求饶。当发现自己的虐待对象没有任何“有意思”的反应之后,他们往往就会因为失去兴趣而住手。

抱着这种想法,在其中一个奴隶贩子踩着他硬生生地扯下他的一边光镜时,迷乱甚至都没有吭一声。

但当他看到出来找他的路障带着那种难以置信的惊怒神情冲过来之后,恐惧第一次攫住了他的火种。

不关他的事,不关他的事。

他无法想象一个无权无势的贫民窟小子痛揍了两个腰缠万贯的上层“绅士”之后会有怎样的下场。

“Barry——你会被抓起来的,不要碰他们!”在迷你金刚贩子的施暴过程中展露自己的惊慌几乎用掉了迷乱毕生的勇气——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路障震惊地停住了脚步,奴隶贩子们朝他露出轻蔑的冷笑,迷乱的阻止让他手足无措——这时一支显然是被打斗声吸引过来的巡逻小队骂骂咧咧地走近,被路障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抓住。

“喂!长——长官,请你阻止他们,我的朋友正在被——”

奴隶贩子们旁若无人地把迷乱摔在一旁的建筑废料上,他的CPU正在疯狂地跳出警报窗口,头部泄露的能量液一路流到胸口。在一片混乱和疼痛中,他听到了巡逻队员不耐烦的回答和路障的怒吼。

“什么叫‘调教宠物’,你们这帮该死的——”正在把自己往金属尖端上按的奴隶贩子痛呼一声,被撞到了一边,路障冲了过来——他的表情看上去要杀人。

“立刻停止暴力行为,公民。”迷乱感觉到路障把他护在了怀里——他没法确定,他的各个系统都在濒临下线——巡逻队严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们警告你——”

“滚开!”

迷乱在一片恍惚中瞥到了一个巡逻队员把手伸向他耳边的操纵面板——那里装有一个小型的扫描仪。

“不——!”迷乱用尽全力挣扎,试图引起正在与奴隶贩子们缠斗的路障的注意,“不,Barry,快逃,他们要扫描你的机体了——”

机体被巡逻队的人扫描后会进入警卫队的资料库,那意味着路障会彻底成为一个通缉犯——前提是他能在五个手持抑制夹钳的警察手里逃掉。

路障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他暴怒地一拳打飞了拦在他面前的另一个奴隶贩子,变形为载具形态朝巷口冲去。

但他下一秒就被就被巡逻队投射过来的带绳钩爪扣住了,锋利的爪尖深深扎入他的装甲,轮胎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在地面绝望地高速空转,弹起大片的金属碎屑——但这无济于事。

巡逻队的警察们松了一口气。“炉渣的臭小子,”放出钩爪的TF啐了一口,说道,“我要让你尝尝厉害。”他朝身边的TF使了个眼色,后者迅速拔出了抑制夹钳,朝路障走了过来,夹钳可怖地闪着蓝色的电光。

“不……”迷乱无法原谅自己,他蜷缩在副驾驶座上颤抖,注视着后视镜里越走越近的警察。

他要被抓走了,他要被抓走了!

路障依然在疯狂地催动引擎,迷乱感受着这毫无希望的挣扎带来的车体震动,觉得自己的火种痛苦得像要裂开一样,他想尖叫,他想撕碎那些巡逻队的狗杂种,他想用抑制夹钳把他们每一个都烧成无法修复的焦炭——我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怎么能允许他们把他抓走,我怎么能允许!

他的逻辑电路呲呲作响,有一瞬间他仿佛能看到自己理智的远去——这甚至让他感到一丝扭曲的快意。

——我要杀光你们。

他绝望地尖叫起来。

 

然后周围的一切都被炸成了碎片。

 

“小迷?”

迷乱猛地一颤,开启了光镜。

大黄蜂有些担忧地注视着他。迷乱茫然地打量了一圈四周,这是一个白色的房间——好吧,这是救护车私人诊所的病房。

他彻底清醒了过来,呼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大黄蜂皱着眉头追问。

“嗯……没事,只是有些数据冗余而已。”迷乱晃了晃脑袋,把那些残影驱逐出自己的存储器,“Barry在哪?”这句话脱口而出。

路障走了进来,脸色很难看。

“我在这。”他手里拿着一瓶核子营养液,“你怎么回事?救护车说你这几天一直嚷嚷着要出院,可我看你的状况分明没有好完全。”

“我已经好了。”迷乱摇摇头说,“只是精神状态问题而已,你不用担心。”

路障啧了一声,“你少拿这些话唬我,迷乱。不行就给我好好在床上躺着——”

“我说了我已经好了。”迷乱打断他,语气生硬了很多,“真的。”

路障瞪着他,然后把营养液递给大黄蜂,转身走了。

大黄蜂注视着路障离开的背影,“小迷,你没必要这样——”

“是他担心过头了,我没那么弱。”迷乱努力克制住烦躁的情绪。

“你要知道,他会担心很正常。”大黄蜂用安抚的口吻说,但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不赞同,“因为你这几天每次‘数据冗余’的时候,都会喊他的名字。”

迷乱僵住了,他说不出话来。大黄蜂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转身走了出去。

 

离救护车的私人诊所不远处的一间地下室,一个机体纤细的蓝紫色涂装TF正在默默操作着计算机,他的面甲——一台显示器——上面正闪烁着一条语音波段。

“声波,你找到那个逃跑的迷你金刚了?”计算机的全息显示屏上跳出一个通讯窗口,一个低沉而充满力量的声音传了出来。

被称为声波的TF敲击了几下键盘,屏幕上跳出了铁堡东区某个本该早已废弃的监视镜头拍出的画面:一家私人诊所的后门,一个黑色涂装的TF手里抱着一个紫色涂装的迷你金刚——迷你金刚浑身伤痕累累,看上去奄奄一息。

“他死了?”

声波摇了摇头。

“没死就好。我们目前的计划非常需要这位小朋友做证人。”

声波又敲击了几下键盘,他的面甲上本来暂停着的语音波段开始重新播放。一阵可怕的尖叫声传了出来,像是在房间里丢了一颗音波炸弹,让人背甲发麻。屋里的桌椅、充电床乃至计算机都疯狂地晃动了起来。大约过了十秒钟,语音才停止。

低沉声音的主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这是那个迷你金刚自带的——类似于声波攻击的能力?录音似乎减弱了它的威力,否则我猜想它至少可以致昏。”

声波点了点头。和他通讯的TF似乎被逗乐了。

“那看来他很适合和你一起作战,‘声波’。”

“继续紧密监视他。”对方继续说道,用的是令人无法抗拒的命令口吻,“搞清楚现在帮助他躲藏的是什么人。如果那些人有可能对我们的计划不利,就全部杀掉。”

声波默默地点了点头。

 

Chapter 15

迷乱出院当天傍晚,大黄蜂执勤完毕后直奔救护车的诊所,在后门和等在那里的另外两个TF会合。

“抱歉,最近各地的游行示威跟商量好似地一窝蜂——”

“你也迟到太久了。”路障不快地说,“这都过了快一个循环了。”

“我可是有工作的好吗,游手好闲先生。”大黄蜂回敬道,他已经习惯了路障找茬程度的别扭,“没人建议你要对给自己提供吃住的人客气点儿?”

“好啦,我们还是早点走吧,在外面呆着总是有些不安全。”迷乱无奈地打断他们的斗嘴,“麻烦你了,恩公。”

大黄蜂点点头,用一种“这才是面对救命恩人时该有的行为”的谴责目光瞪着路障,路障冷哼着扭过头。

带上迷乱,两个TF同时变型,路障被修复和重涂过后鲜亮的机甲格外引人瞩目,大黄蜂不由再次感到一阵得意。

 

大黄蜂的家在离救护车的私人诊所不远的一栋公寓里。从踏进大门开始路障就感到些许的不适应——这间公寓有20层,大厅宽敞明亮,高级合金打造的地板光亮可鉴,玻璃窗干净得像不存在一样,墙角甚至还放着三台自动贩卖机。

“……我只在油吧的电视上看过这玩意儿。”路障没能掩饰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边注视着自动贩卖机一边嘟囔。

“是吗。”大黄蜂随口说道,按开了上行的电梯按钮,“下次你可以用用看,我推荐E款的特调能量液。”

路障点了点头,他看起来居然有点兴奋——这让大黄蜂忍俊不禁。

“公务员住的地方真是不一样。”进电梯后,路障四处打量着说,“感觉怪怪的——我是说,太干净了。”他在电梯的扶手上摸了一把,“连个手印都没有。灯也——太亮了,我们的屋子里只有一盏灯。”

大黄蜂默默地点点头。他参与了查封路障和迷乱的住所,他不太能确定是不是可以管那儿叫作“房子”——飞毛腿被退回的报告上用的词是“窝”。

走出电梯,路障留意到了几户人家门口的合金垃圾箱。“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还搞垃圾分类。”他瞥了一眼上面的标注,“说实在话,这地方整洁过头了,简直到了让人不舒服的地步——哦,这就好多了。”

大黄蜂打开了自己家的门。玄关处堆放着小山般的饮料罐头,客厅里到处散落着不同型号的数据板和连接线,一台巨大的能量液机正在角落咕噜咕噜地运作。

“哇哦。”进门后,迷乱从路障的子空间里跳了出来,面对着这一片狼藉闪了闪光镜。

“呃,抱歉,稍微有点乱。”大黄蜂笨手笨脚地跑过去收拾地上的数据板,“我不想不尊重客人,只是这两天我一直在警卫队和诊所两头跑,几乎没回过家——”他哀叹着把几块A号数据板摞在一起,“——见鬼,活儿太多了,我突然想起来这堆文件我还没有看完。”

“我们不会在意的,恩公。”迷乱大笑,“我和Barry的屋子比这儿脏乱十几倍。”

路障默默地走过去,帮着收拾茶几上的数据板。

“多谢。”大黄蜂把要看的文件收进自己的子空间里,扫了一眼路障,有些惊讶地说,“哦——不用在意顺序,茶几上的都是我平时随便看看的杂书。”

路障拿起其中一块数据板,翻过来看了一下背面,“嘿,”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你还会给买来的书打上自己的章子?”

他晃了晃手里的数据板,背面的右下角雕刻着一个精巧的黄蜂图案。

“什么——噢!”大黄蜂转过身来,他有些尴尬,“呃——只有那一本。”他走过去试图不露痕迹地把那块数据板从路障手里拿过来,“那是我最喜欢的书。”

路障往后退了一步,非常敏捷地躲开了他,趁机打开了数据板。

“《侦察学通论》——好吧。”他大声念道,然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学术著作。真没劲。”

迷乱轻笑,“那是你在预备学校的课本吗,恩公?”

“不是的。”大黄蜂懊恼地说,从路障手里夺过数据板,“这是我自己买的补充教材。当时我在铁堡档案馆寻找适合的学习资料,一位管理员推荐给我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侦察学有所了解。”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数据板,以确认没有什么磨损。

“典型的东区生活。”路障耸耸肩,“上上学,看看书,为一门毫无用处的学科写几万字的论文——”

“嘿,侦察学非常有用!”大黄蜂被惹恼了——他可不能容忍自己拿满分的课程被人这么评价,“别的不说,我就是靠里面的知识才找到你和小迷的!”

路障似乎愣了一下,随后他露出了非常认真的表情。

“是吗?具体说说看?”

“呃——我先去巡逻队发现你们的地方转了转。”大黄蜂有些吃惊,但还是解释了起来,“说实话,你们真是在那里大闹了一通,几乎把现场破坏了个干净。但是我在一旁的建筑废料上找到了很难察觉的两滴银色能量液——虽然我们对迷你金刚的资料掌握不足,但是鉴于塞伯坦上TF的内置能量液几乎都是粉色或绿色的——”

“你这个推理真是烂透了。”路障不以为然地打断他,“那是轮毂油吧的后门,那说不定是酒——吧里有一种十塞币一杯的特调就是银色的。”

“嘿,那两滴能量液明显是三十分钟前滴下的,和事件发生的时间吻合好吗!”大黄蜂较上了劲,“而且你不会以为我连特调和内置能量液都分不清吧!”

路障和迷乱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你能分清?”路障怀疑地说。

“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没什么区别。”迷乱帮腔。

大黄蜂瞪着他们,他的火气上来了,“特调是由多种能量液混合而成的,它比纯净的内置能量液浑浊得多,就算颜色一样,从粘稠度和质地上的微妙不同来判断的话——”

“所以你看了那两滴能量液一眼,”路障帮他总结,“就——知道了那是迷乱的内置能量液,是吗?”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在找茬——但大黄蜂注意到路障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嘲笑的意思,而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嗯……是啊。”他勉强承认道,“当然不能光用看的——”

“这之后呢?”路障追问道,他的语气居然有些急切,“之后你还做了什么侦察?”

“什么?哦,之后我就——你知道,根据能量液滴落的形状可以判断你们是朝哪个方向走的。”大黄蜂解释道,看着路障受教了般地点头让他觉得有些许得意,“我知道你是在废弃工地那里给小迷做的急救——说实在的,你的修理水平烂透了——那里滴落的能量液旁有明显刚切割过的金属残片,但是小迷的能量液渗漏并没有完全止住,所以我就继续沿着滴落的方向追了。当然,你急救完后渗漏的速度还是慢了不少,要找到每隔几百米才有一滴的能量液还真不是太容易——”

“但你还是找到了。”路障说,他看上去若有所思,“你还是找到了我们。”他抬起头看着大黄蜂,光镜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了不起。”

大黄蜂呆住了,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迷乱朝他丢过来一个戏谑的眼神。

“呃……谢谢你。”他结结巴巴地道谢,“其实也不算什么……”

“你的那本什么通论,能借我看看吗?”路障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窘迫,走过来说,“虽然我不太爱看书,但是侦察学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

大黄蜂更惊讶了,“你……你真的感兴趣?”

路障奇怪地看着他,“有什么问题?你不是也很喜欢这门学问吗?”

“呃……这话倒没错……”

“说实在的,你们这帮东区的家伙真是好命。”路障感叹道,“看书、学东西什么的对我们来说太奢侈了,”他扫了一眼茶几上数量众多的数据板,摇了摇头,“我这么多年来只读过几本末路大街那些穷困潦倒的三流作家们写的小说,还都是手刻本——哦,迷乱倒是读过不少书。”

迷乱在一旁淡淡地笑笑。“那都是以前没在油吧驻唱的时候的事了——反正一个人呆着也没事做。”

大黄蜂看着路障,他此时的表情是他从没见过的——坦然到近乎无所谓的地步,但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嘴角流露出的苦笑。

一股自火种升起的冲动推得他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把数据板递到了路障面前。

“拿去看吧,”他很认真地说,“这是本好书。”

——TBC——

评论(3)
热度(37)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