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3(路障X大黄蜂)

得了一写回忆杀就爆字数的病……


Chapter 13

路障很想不通像大黄蜂这么白痴的TF究竟是怎么进入铁堡警卫队的。

看到大黄蜂第一眼他就觉得对方是个傻得没边的小鬼——任何逻辑电路没烧坏的警察在面对一个逃犯时都不会用一句“嘿”来做开场白,更不会在对方凶神恶煞地问“你是谁”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应该直接用抑制夹钳把我撂倒,用电子手铐束缚起来,然后按下耳朵旁的声讯通讯器,声音低沉地报告:“逃犯已经抓到,有伤员,请马上派出医疗队支援。”

大黄蜂在听了路障这席“芯里话”之后感到匪夷所思。

“你白痴吗?”他给路障的评价和路障给他的一模一样,“你就这么想进监狱?”

“我只是在理性地讨论问题。”路障没理他,“我不明白你当时为什么不抓我。”

大黄蜂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他当时的想法。

“你当时……在求那个叫‘手术刀’的末路大街医生救小迷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说,惊讶地发现路障居然在一瞬间里露出了有些窘迫的表情,“呃,我接到任务时以为你是一个为了拿迷你金刚卖钱而打伤其他TF的恶棍,但是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你是真心关心那个迷你金刚的安危。所以我想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而且小迷的伤情又很危急,就决定先救人再说咯。”

路障瞪他。

“……干吗?”大黄蜂对他的眼神很不满。

“……所以说你这小鬼没脑子。”路障摇摇头,“你就不想想我可能是知道你在场,故意装成那样的?”

大黄蜂瞪他。“那种情绪怎么可能装得出来!”

路障不甘示弱。“所以我才说你白痴!连这种可能性都不考虑!”

简直强词夺理——大黄蜂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自认还是脾气温和、心胸宽广的TF,不知为什么一和路障说话就那么火大。他转身冲出了诊所大厅,决定去找救护车诉诉苦。

“救护车我跟你说,路障那家伙根本就是——”

他愣了一下。救护车并不在病房里,但充电床上坐着一个紫色的身影。

“——迷乱!你醒了?”他又惊又喜,赶紧走过去查看,“太好了,三天前手术结束后你也一直没上线,虽然救护车说不用担芯但是我——”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啊,抱歉,我是——”

“大黄蜂,是吧?”迷乱笑了笑,他是那种看起来就很聪明的TF——的确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大黄蜂芯想,“我刚上线没多久,救护车去隔壁拿核子营养液了。他跟我说了你的事。”

他朝大黄蜂诙谐地闪了闪右侧的光镜。“谢谢你啦,恩公。”

大黄蜂有些不好意思,“说恩公也太夸张了……你没事就好。”

“我刚听你冲进来的时候像是在抱怨Barry,那小子一直是个混蛋,你别跟他计较。”迷乱补充道,一副相当理解的表情。

大黄蜂顿时觉得找到了知己,一屁股坐到了床边的金属凳上。“说得没错!他——”他突然瞥到了迷乱依然在输液的左臂,溜到嘴边的话又被吞了回去,“……不过他很关芯你。”最后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迷乱笑了,“是啊……我知道。因为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嘛。”

大黄蜂撇撇嘴。“我丝毫不吃惊他找不到朋友这点。”

迷乱耸耸肩,“在末路大街生存,很难找到朋友。交朋友意味着分享,但是大家连养活自己都很困难。”

大黄蜂呆了一下。“那你们——”

“Barry是个很别扭的家伙。”迷乱平静地说,“他的性格真的很烂,生活在铁堡最大的贫民窟里很难有什么好性格。但他有种——怎么说——犯傻气的正义感。我……我当初相当于是在末路大街被他救了,本来这也就告一段落了,可他好像没法拿一个脆弱的、无法自保的迷你金刚不管。”他自嘲地笑了笑,“虽然他每天都没什么好脸色,还一直说我是个吃白食的螺丝口袋,不过时间长了,也觉得不坏。”

大黄蜂听得有些发怔。迷乱的声音很特别,有种说不上来的轻柔,再加上娓娓道来的语气,让他觉得内心平和。

“嗯……至少他对朋友是还不错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赞同了迷乱的说法。

“犯傻气的正义感这点跟你挺像的呢,恩公。”

“啊?”

迷乱轻笑,但言语里有愧疚的成分,“救护车说你是铁堡警卫队的新人——帮助我和Barry对你没有好处。”

大黄蜂闪了闪光镜,语气变得沉稳。“路障跟我说了迷你金刚贩子的事——我不知道我们的政府处理上出了什么差错,但这种事本来是不该被允许的。”他握住了迷乱的手,语气坚定,“你昏迷的这几天我依旧在警卫队那边工作。那两个贩子并没有受什么重伤,他们报警也不过是为了抓到你而已,路障现在留了案底,虽然还算不上通缉但你们俩的住所已经被查封了——”他试图安抚惊慌起来的迷乱,“——你们可以先藏在我家。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们的。”

“……我没有想到东区也有像你这样的好TF,恩公。”迷乱声音很低地说,他垂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

“别这么说嘛,救护车也是东区的TF啊。”大黄蜂拍拍他的肩,“我们一定会让这些有所改变的。”

丑恶的奴隶交易也好,东西区巨大的隔阂也好。大黄蜂芯想。

我们一定会让它们有所改变的。

病房外,路障倚靠着墙站在走廊的阴影里,沉默着。

 

迷乱正式出院前一天,大黄蜂神神秘秘地把路障叫到救护车私人诊所的后院,那里放着一台老式的喷涂机。

“……你要干吗?”路障莫名其妙地看着年轻的警卫队侦查员兴冲冲的调试着仪器,一边从子空间里拿出好几罐紫色的车漆。

“给你换身涂装啊!”大黄蜂从喷涂机后面的操作台上跳下来,把路障拉到了喷涂机前,“我以前一直想要这种酷炫的紫色,可是减震杆老大说它太不‘正经’了,不符合警察的身份。”他不满地撇撇嘴,“但是好不容易买了这么多,机会难得,你来试一下吧!”

路障瞪着他,“为什么要给我试?我不需要换涂装。”

“你忘了你现在是个准通缉犯了?”大黄蜂提醒他,“虽然警卫队那边只掌握了你的载具形态,但你总不能一直用走的吧,太不方便了。换个涂装虽然也不是百分之百保险,但至少街上的监视扫描仪没法直接把你认出来。”

“监视扫描仪?”

“东区到处都是那玩意儿。”大黄蜂耸耸肩,举起了喷枪,“来吧?我的喷涂技术比不上救护车,但他今天出诊去了,我又一直很想尝试——”

“——等等。”路障扶额,他有点混乱,“这么多喷漆——”

他有些说不出口。机体改造,哪怕只是更换涂装,在目前的塞伯坦依然相当奢侈——特别是对于平民来说。大部分TF一辈子都只能保持最初的变形形态,否则在功能主义被奉为圭臬的现在,早就有大批大批的TF通过改变机体来改变命运了。

“——它们太贵重了。”最后路障硬着头皮说,“我不觉得我能负担得起。”

他一边说一边在芯里怒骂警卫队的腐败。

大黄蜂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路障想表达的意思,不由有些尴尬——他一开始就是打算把车漆送给路障的,压根儿也没有想过费用的问题。

“呃……你就当它是份酬劳吧,好吗?”他快速运转逻辑电路,终于想出了一个理由,“就当是……就当是你告诉我迷你金刚贩子的事,作为线人的酬劳。”

路障明显对于这个生拉硬扯的借口很无语,但他还是没说什么。

两个TF折腾了一下午,路障果断拒绝了大黄蜂想将他整个机体换成深紫色的建议,只是在大腿、胸部、肩部和小臂几个部位点缀般地喷涂了几块装甲。

“哇哦。”大功告成后,大黄蜂兴奋地围着路障打转,他的鼻子上还沾了几块紫漆,看起来特别滑稽,“我就说这个颜色帅呆了!跟原来的黑色搭在一起更是!”

路障站在镜子前瞪着自己。他其实很少关注自己机体的外观——但他不得不承认效果很不错。

“……谢了。”他有些僵硬地朝大黄蜂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之后甚至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黄蜂很是得意地笑着,鼻子上那块紫漆更加明显了。路障怎么看怎么别扭,最后还是咬咬牙按住了他。

“别动。”他说,然后拿起了一旁的小刀。

他仔细地刮着大黄蜂鼻子上的紫漆,特别留神以免在他脸上留下划痕。大黄蜂意外地听话,乖乖地站着任路障处理。路障瞥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朝自己狡黠地闪烁着湛蓝色的光镜。

……这白痴小鬼。

他继续小心地刮漆,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了一些。

——TBC——


附赠一张点缀过基佬紫的Barry(¯﹃¯)这是TFP里路障的机设,虽然最后没出场我很怨念但是……好帅啊!!!

评论(3)
热度(42)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