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2(路障X大黄蜂)

Chapter 12

铁堡警卫队C组成员离合器对于被派到末路大街来出外勤这件事非常不爽。虽然他本来就很少对什么东西看得顺眼,但如果非要排个号儿的话,末路大街和铁堡西区在“最容易惹毛离合器”的名单中还是能毫无压力地排进前十。

“这地方真渣的脏。”他一手拿着扫描仪,一手抛接着抑制夹钳,自言自语地骂道,“巡逻队和E组都是一群蠢货,这么多TF连个四轮都抓不到,还得拉我们来搞封锁。”

他又百无聊赖地在路口徘徊了一会儿,然后决定跟自己打个赌。

“如果下一个出现的TF是单独行动的——”他直起身,光镜直盯着巷口,“我就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他,反正末路大街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巷口突然闪出一个黑色的身影,离合器一下子来劲了。

“嘿,真他妈巧——”

随后又闪出了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和黑色涂装的TF并肩而行。

离合器失望地咂咂嘴,放下了抑制夹钳。“好吧,不是单独行动。”

他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开始了例行盘查。“——喂,你们两个,过来!”

他们走了过来。离合器随便扫了他们两眼,黄色的那个嫩得很,表情有些惊恐,黑色的那个则一脸凶相,正狠狠地瞪着他。

“收起你那眼神,想吓唬谁啊。”离合器用抑制夹钳捅了捅黑色TF的胸口,挑衅地冷笑,“你们俩在这干什么呢?”

黄色的年轻TF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我是铁堡警卫队E组的大黄蜂。”他掏出工作证,“我——我忘记拿我的电子手铐了,我得回去一趟。”

离合器怀疑地打量了他一番,“你这小鬼是E组的?——我说怎么半天抓不到人,你这种抑制夹钳都不会使的菜鸟能顶个屁用。”

大黄蜂尴尬地赔笑。

“你呢?”离合器把目光转向另一个TF。

“呃,他是我的线人。”大黄蜂赶紧说道,“他说他之前见过我们要追的那个四轮,我怕他继续呆在末路大街会被报复,所以让他跟我一起行动。”

离合器不屑地呸了一声。“你小子还挺有干劲的嘛?屁也不懂还学人家老条子找线人,别被坑了。”他用毫不掩饰的轻蔑眼神扫了黑色TF一眼。

“不、不会的!”大黄蜂忙不迭地说,“我做过很多背景调查……”

“嘁,小孩子玩过家家。”离合器粗暴地拉过黑色的TF,开始在他身上进行扫描,“别乱动,例行检查。”

路障不爽地挣了几下,瞪着大黄蜂。大黄蜂也看着他,以难以察觉的幅度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的油压有些不稳。

检查完毕,离合器厌烦地松开了路障。“看来没什么有劲的东西……你们走吧。”

大黄蜂轻呼了一口气,两TF刚转过身,就听到离合器又喊了一句。“站住!”

他们僵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转回身来。

“怎么了?”大黄蜂问。虽然知道会显得很可疑,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瞥向路障,寻求

眼神交流。

“你小子的背甲上怎么有个这么大的坑?你跟人打过架?”离合器盯着路障,语气危险。

路障沉默了。大黄蜂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末路大街被揍又不是什么怪事,白痴条子。”最后路障冷冷地丢下一句,就转身走了。

 

“……演得好。”走出了警卫队的封锁范围之后,大黄蜂一边快步走一边轻声说道。

“那是事实。”路障冷淡地说,他走得比大黄蜂还快。

大黄蜂怔了一下。

“……好吧。”最后他说,努力跟上路障的步伐,“不过你得承认我想得很周到。要是把小迷放在你的子空间里,刚才扫描的时候就穿帮了。”他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得意。

路障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叫迷乱。”

“我只不过用了一个昵称而已!”大黄蜂觉得很懊恼,嚷道。

“他不是宠物,别用昵称叫他。”路障沉着声音说,看都没有看大黄蜂一眼。

大黄蜂觉得自己的怒火被挑了起来,“昵称也可以用来称呼朋友啊!我的朋友也会叫我Bee之类的,你这也太不可理喻了——”

路障猛地停了下来,转过头瞪着大黄蜂,光镜里透着强烈的焦躁和不耐烦。

“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我现在有空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马上把迷乱送去你说的那个医生那里,不然我现在就砍了你。”

大黄蜂更生气了,语气也变得尖刻起来,“好啊,只可惜你现在连把破刀都没有——”

路障狠狠地把他按到了墙上,右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听着,你这个菜鸟条子,别威胁我。”他逼视着他低吼,“别以为我没有武器就不能那你怎么样。如果你敢打开你的声讯通讯器说一个字,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大黄蜂也瞪着他,愤怒让他一时忘记了恐惧。

“我救了你和你朋友的命,所以你打算掐死我?”他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你知道吗,我看你才是个胆小鬼——胆小到连相信别人都不敢!”

路障血红的光镜猛地亮了起来,他的表情变得很可怕。吼完后大黄蜂的愤怒劲一过,不由有些后怕了起来,便闭上了嘴。

两人陷入了剑拔弩张的沉默。

最后路障啧了一声,松开了大黄蜂,关闭了一会儿光镜像是在调整自己的芯态。

“……带路。”再次打开光镜后,他面无表情地说。

 

铁堡东区的一家私人诊所内,救护车正在替躺在充电板上的迷你金刚检查伤势。

“说真的,大黄蜂,你应该早点把他送过来的。”救护车皱着眉头说,拿起了焊枪,“虽然你的急救做得不错,但他伤得太重了,我得花点时间。”

“嗯——是啊……”大黄蜂瞥了一眼一脸掩饰不住的紧张的路障——来的路上他们不得不一路步行,因为路障的载具形态已经被警卫队掌握了,“但是你能治好他的……是不是?救护车。”

“我的确可以,只是手术会比较复杂。”救护车目光犀利地扫了一眼路障,“而且他太小了——我不知道你的这位朋友怎么会认识迷你金刚的,但据我所知养得起迷你金刚的上层都有自己的私人迷你金刚医生,我在这方面算不上行家。”

“噢。”大黄蜂尴尬地思索了一会儿借口,“他——嗯——”

“我不关心他是哪来的,小蜂。”救护车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平静地说,“作为医生,我也有义务替患者保密——不过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意味深长地说完,抬起手指了指门口,“现在你们俩最好出去,这个手术非常精密。”

“好的救护车,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TF!”大黄蜂开心地起身,把路障也拉了出去。

“……花言巧语。”救护车无奈地摇了摇头,给迷乱换了一瓶饱和电路溶液。

 

诊所大厅内,大黄蜂看着依然一脸担忧地注视着手术室的路障,不由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慰一下对方。

“嘿,”他大着胆子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呃……你放心吧,救护车是铁堡的首席医官,他一定能治好小迷的——我是说迷乱。”

路障转过头看了看他,头一次流露出了举棋不定的表情。

大黄蜂好奇地看着他。

“……谢谢。”最后路障声音很轻地说,迅速地把头别到了一边。

大黄蜂顿时大受鼓舞,他得寸进尺地向路障那边挪了一点。“小事一桩!这可是铁堡警卫队的职责所在。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路障。”

“噢……”听起来就很凶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芯理作用。大黄蜂腹诽着。

又是一阵奇异的沉默。然后路障意外地开口了。

“你想问什么。”

大黄蜂看向他。“抱歉?”

“你想问什么?”路障重复了一遍,也抬起头来看着他,语气很疏离,“你是想从我这知道什么才救我们的吧。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大黄蜂想了想。

“唔……虽然并不完全是为了这个才救你们,但是我真的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语气严肃了起来。

“你说是那两个商人先动手的,还说巡逻队对此视而不见——”他皱起了眉头,“我不相信铁堡警卫队的下属部门会做出这种事情。”

路障冷笑了一声。

“你自己就是个条子,当然会帮自己的同僚说话。”他看向自己裂开的左肩装甲,“但这就是事实。那两个渣滓把迷乱从巷子这头一直扔到巷尾,打碎了他的一只光镜,然后把他摔在建筑废料的尖端用脚踩。”大黄蜂觉得自己的火种一下子抽紧了,“我当时跟傻了一样——说实在的,和混混们打架我很在行,但我从来没揍过那些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上层——然后我看到巡逻队经过,我朝他们大喊,但是当他们发现是两个‘绅士’在揍一个迷你金刚时就转身走了——他们还和我说那只是‘两个上层在调教他们的宠物’。”

他注视着自己的手,缓缓地捏成了拳头。

“我应该早点动手的。我太瞻前顾后,担心揍了什么有背景的人会被抓到牢里去——不过反正结果都是一样,我要是早点打烂他们的老脸,迷乱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他长叹了一口气,把头抵到了墙壁上,“这都怪我。”

大黄蜂觉得芯里一阵阵发堵,他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那他们……为什么要打小迷?”

路障沉默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因为他们是迷你金刚贩子。”

大黄蜂呆住了,他不明白。

“贩子?你是说,像……像奴隶贩子一样……?”

“他们就是奴隶贩子。”路障冷冰冰地说,“他们在卫星上随便抓迷你金刚,然后运回塞伯坦,卖给那些变态的上层老爷们。迷乱是从他们的飞船上逃出来的——我不知道那两个渣滓是不是当初运他过来的TF,但是既然让他们看见了还没卖掉的迷你金刚,就没有理由白白丢掉这几万塞币。”

“可是,塞伯坦早就禁止了奴隶交易——”

“是啊,所以他们不会用这个名头。他们管这叫‘宠物’。”

大黄蜂无法接受,他感到恶芯,“所以我一直以为迷你金刚是——”

“低我们一等的生物?”路障接腔,他的光镜里燃烧着冰冷的怒火,“不。他们除了体型比我们小得多以外,在智力和情感与我们完全一样。他们也是通过了图灵测试的TF,他们……并不是‘宠物’。”

大黄蜂被强烈地动摇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警卫队工作证无比晦暗。

“塞伯坦……我们的政府……”他艰难地试图反驳,“不可能会允许——”

“‘形态决定命运’,记得吗?”路障指了指窗外的政府公告牌——这句宣传标语在铁堡随处可见,“对于功能主义者来说,你的变形形态是什么样的,你的人生就是什么样。迷你金刚天生受体型限制,绝大部分都只能变成磁带、连接线、显微镜什么的,政府怎么可能管他们死活?要怪只能怪他们天生变不成四轮或者飞机。”

大黄蜂说不出话来。他本能地觉得路障在胡说八道,可又隐约觉得这些是一直隐藏在自己面前、却始终被自己忽略的真相。

“虽然你救了我和迷乱,大黄蜂。”路障继续说道,这是他第一次叫大黄蜂的名字,“但是说实话,你们居然为这种政府卖命,真是愚蠢到不可救药。”

——TBC——

评论(1)
热度(27)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