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1(路障X大黄蜂)

写回忆杀真是爽爽爽爽爽


Chapter 11

路障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远去了,才小芯翼翼地从一堆建筑垃圾后闪了出来,在满地的金属废弃物中尽量避免发出声音地移动。

“……他们走了。”他轻声说,扶了扶无力地倚着自己脖子瘫坐在自己肩上的迷你金刚,“小迷?”

迷乱很低地应了一声,从头上流下的能量液一直滴落到路障的手臂上。

“渣的。”路障咒骂了了一句,把迷乱放到自己膝盖上,“你怎么样,小迷?嘿,别下线,看着我!”

迷你金刚的涂装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处装甲都有或多或少的碎裂,头部最为严重,一只眼睛已经不见了,裸露在外的大脑线路正在噼噼啪啪地飞溅着火花。光镜里的红色光芒越来越微弱。

“不,”路障绝望地低喊,他的左肩装甲开裂了,背部则有一个很深的凹坑,“不!就没有谁能——”他抬起头环视着这片寂静的、脏乱的废弃工地,“有没有谁能——”

如果他手里有一管融合炮,他想把这个似乎正在冷笑的地方夷为平地。

 

“D1区没有异常——不过似乎有几个拿着可疑的昂贵高纯走来走去的小阿飞。”

“集中注意力做眼下的活,飞毛腿。”迪诺摇了摇头,用声讯内线通讯说道,“还有别再用你那傻透了的方言跟我说话。C1区没有异常。大黄蜂?”

“E1区目前没有异常,不过……”大黄蜂蹲下来,用手指沾取了一些滴落在金属碎屑中的银色能量液,“我想你们的能量液颜色应该都是粉色或绿色的吧,伙计们?”

“是啊,不过我听说领袖们的能量液都是金色的。”

大黄蜂抽了抽嘴角。

“不要胡说八道,飞毛腿。——大黄蜂,你那里有什么发现吗?”

“呃——暂时还没有。”大黄蜂下意识地回答,随即被自己的不诚实吓了一跳。

不,我在做什么?我刚刚对同伴撒谎了……

他努力说服自己。

我不是想抢功,他心想。

我只是……有点好奇。

他站起来,注视着眼前这片巨大的废弃工地。他感觉很不舒服,从进入末路大街以来,他就感觉到一股压抑的、灰蒙蒙的气氛笼罩着他。这片工地就像一头表情狰狞的野兽,它冷笑着,吞食希望和快乐。

他们呆在这里不会发疯么?大黄蜂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油压,努力驱赶萦绕在芯头的那种不快。他得快点找到那个被全城通缉的家伙——以及他的迷你金刚——宠物。不知为什么从迪诺那里得知迷你金刚和TF只是在体型上差距巨大之后,大黄蜂一直抗拒着把迷你金刚视为宠物。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不管那是什么生物,从能量液的泄露程度来看,情况都不会太乐观。

他从能量液滴落的痕迹上判断了一下他们逃离的方向,便转为变形状态追踪而去。

不过话说回来,末路大街的人真的对钱执着到这个地步了吗?那个逃窜的四轮似乎宁可被拖累也要带着那只迷你金刚。大黄蜂一边飞驰一边不解地想着,而且从散落在能量液旁边的金属片形状来看,逃犯甚至尽力给迷你金刚做了一个应急修理。

虽然很蹩脚。他瞥了一眼自己轮子边的银色能量液,还是没能止住能量液的泄露。

别逃啊,那个傻瓜。大黄蜂越追着能量液的痕迹跟踪,越觉得火种被抽紧,你再这么逃下去,他会死的。

 

“他会死的,”路障听到自己的声音因为愤怒和惊慌正在发抖,“开门,你这个炉渣的江湖郎中,”他强迫自己稳定油压,继续敲着小巷里一扇不起眼的破旧金属门,“不然我就轰开它——手术刀!你必须救他——”

在他脚边,倚着墙脚坐着的迷乱明显已经下线了,剩下的一只光镜里毫无光芒。

路障捏紧了拳头,“我要踢门了,手术刀——”

“嘿。”

他浑身一激灵,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拔出腰间的短刀——这是他在废弃工地里捡到的,刀身已经扭曲,但还算锋利。但是当看到说话的TF时他愣了一下——站在巷口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TF,年轻到甚至有些稚嫩。

他从没见过他,但他一眼就看出他不是末路大街的人。

“你是谁?”路障没有收起刀,凶狠地问。

“我……我叫大黄蜂。”年轻的TF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他没能藏住自己的恐惧——这让路障感到一阵残忍的快意。可令他惊讶的是,对方虽然明显在害怕,但依然慢慢地走了过来,“那个——我想你碰到麻烦了,是不是?”

路障瞪着他,试图用眼神警告他不要靠近。“这不关你的事。这不是你这种小鬼该来的地方,快滚。”

大黄蜂摇了摇头,他的光镜转向了一旁的迷乱。

“你的——”他犹豫了一下,“朋友。”他最后说,“他快死了。”

路障的表情痛苦地扭曲了一下。“我知道。”

“他伤得很重,需要去专门的医院。”大黄蜂说,他又走近了一步。

“你别过来。”

“我可以救他——”

“你别过来!”路障暴吼了一声,他不受控制地挥下了刀子。

大黄蜂疼得哆嗦了一下,他的右肩装甲裂开了,粉色的能量液流了出来。路障僵住了。

“……不。”刀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好吧,看来现在我和他都需要治疗。”大黄蜂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疼痛让他的行动受限,他干脆关闭了一部分感知器,“我想我们最好把他移动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路障还是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你到底是谁?”

“我……”大黄蜂踌躇了一下,鼓足勇气打开了子空间,路障看到了那张黑白色的工作证。

“我是个警察。”

下一秒,他就被按到了墙上,背部装甲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路障的短刀抵在他的胸口。

“条子。”他的声音很低很沉,如同远方响起的滚雷,“你是个条子!?”

他逼近大黄蜂。大黄蜂僵住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无法动弹,而只能半张着嘴,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逃犯喷射着野兽般怒火的红色光镜。

他从没见过这样烈火燎原般的愤怒。这样的悲怆与痛苦。

“我要杀了你。”他的短刀在大黄蜂的胸甲上可怕地摩擦,他在发抖,“我要杀了你。”

大黄蜂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注视着他血红色的光镜。他觉得自己要哭了。

“是你们的人——”路障咬牙切齿地说,他掐住了大黄蜂的脖子,“是你们的人把迷乱害成这样的——”

大黄蜂猛地一激灵,他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不可——”

“那两个炉渣那样毒打小迷——巡逻队的TF明明看到了,却视而不见!”路障收紧了手指,大黄蜂痛苦地仰起了头,“而我不过是揍了他们每人几拳,就派整支小队来抓我!”他抖得那么厉害,导致短刀都无法对准火种舱了,大黄蜂光洁的胸部装甲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划痕,“你们这帮该死的——政府的走狗——”

“……不……”大黄蜂无力地挣扎,“住手……”

路障依然死死掐住他,神情近乎疯狂。

大黄蜂说不出话来,他的内系统警报大作,他被迫关掉了光镜。

一滴能量液从他肩部的伤口里渗出来,滴落到路障持刀的手上。

大黄蜂感到路障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了。

喉部的压力正在慢慢减轻。大黄蜂重新开启了光镜,喘息着,看到路障缓缓地把手从他喉咙处放下来,抬起的光镜里是混杂着愤怒的悲哀。

“……我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他说。

大黄蜂没有接话,他觉得自己快站不住了。

“但是我不能放你走。”路障的短刀依然抵着大黄蜂的胸口,“把你的声讯通讯器扔掉,”他说,语气和手都变得很平稳,他冷冰冰地看着他,“然后你带我们去找医生。”

大黄蜂瞪着他。他还没开口,就听到了声讯通讯器响了起来。

“大黄蜂,我现在在E1区,你已经超过十塞分没有跟我们联络了,出什么事了吗?”迪诺的声音。

路障一下子把他箍紧了,眼神里是带着杀意的威胁。

大黄蜂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油压,然后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对眼前的逃犯说:“你得帮我打开麦克风。如果一直不回复,他们会怀疑的。”

路障死死盯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丝破绽,大黄蜂逼着自己与那双血红色光镜对视。

最后路障抬起手,摸到了大黄蜂耳旁的按钮。大黄蜂感觉到他的手心里全是划痕。

“迪诺,抱歉,我之前忘了定时联系。我现在——”他抬头看了一眼路障,对方正用威胁的眼神瞪着他,但他依然从中看出了一丝恐惧,“——我现在在E2区了,还在搜索当中。”

“好吧,其实我刚才在想——”迪诺思索了一下,“那个迷你金刚据说伤得很重,他们按理说跑不了多远。也许他们去找医生了。”

路障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或许吧。”大黄蜂努力表现得若无其事,“但谁知道这个鬼地方有多少挂羊头卖狗肉的蹩脚医生。”他扫了一眼回过头去查看迷乱伤情的路障,“他们可能在任何一栋房子里。”

“不管怎么说,这是个思路。”迪诺坚持道,“我去和当地的巡逻队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要到末路大街‘医生’们的地址。你在E2继续搜索。”

“好的。”快结束了,大黄蜂告诉自己。

“别担心,他们逃不掉的。”迪诺好像听出了他声音里的不安,宽慰道,“头儿刚刚内线通知我,说C组的人已经被派过来了,他们封锁了所有末路大街的出口。”普神啊——大黄蜂惊慌失措地转过光镜看向路障——他看起来像是被打了一闷棍似的,“除非他们俩中有一个能钻地,否则绝对逃不过我们的光镜。”

直到路障手心的触感再次在他耳旁出现,大黄蜂才回过神来。路障默默地关掉了他的麦克风,然后两个TF都像脱力了一般滑坐到了地上。

——TBC——

评论(2)
热度(29)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