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10(路障X大黄蜂)

回忆杀部分is coming……


Chapter 10

他们俩牵着手回到屋子之后,果不其然地发现迷乱正大大咧咧地坐在矮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咳。”大黄蜂心虚地朝迷乱点了点头,“抱歉小迷,让你久等了。”

路障则用一副“看我也没用,老子就是做了”的嚣张态度回敬迷乱调侃的目光,把大黄蜂的手握得更紧了。

迷乱耸了耸肩,凉凉地开口:“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在我印象中搞汽车人的领袖好像是犯法的,不然威老大当年也不会被通缉。”

路障嘴角抽了两下,大黄蜂忍不住笑了:“我可没听说过这样的规定。”

“那要不我报警试试看?”

“我就是警察。”路障终于开口了,一脸小人得志般的坏笑,“我拒绝接这个案子。”

迷乱瞪了他几秒钟,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是那么酣畅淋漓,带着发自肺腑的力量,路障和大黄蜂都知道那是他那特殊发声器所附带的效果,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感染,也微笑了起来。

“真是,太怀念了。”迷乱笑够了,朝他们俩挥了挥拳头,“我很高兴你们俩和好了,真的。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好时光。”

“以前哪有什么好时光。”路障故意抢白他,但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有啊。”迷乱口气肯定地说,红色光镜很慢很慢地闪烁着。

那是我唯一的好时光了。

 

不管你信不信,Barry,从我下流水线到现在的这几百万年以来,我真正快乐过的日子也就只有那一年而已。它的短暂让它如同一段幻梦,有时我得反复检查我的储存器才能相信它真的存在过。这让我很害怕——因为我是靠着它才说服自己活下去的,我是靠着它才坚持到现在的——它是我的世界里唯一跳动的、鲜明的东西。

它是我唯一的好时光。

 

“Barry。”

路障转过头去看躺在他身边的大黄蜂。他和迷乱几乎是自然而然地留在大黄蜂家过夜了,迷乱被安排在隔壁的客房,而路障则理所当然地走进大黄蜂的卧室,分走了双人充电床上一半的空间。

“怎么了?”他问。大黄蜂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担芯。

“你觉不觉得小迷今天晚上有点怪?”

路障皱了皱眉头。

“是吗……那小子从以前开始不就有点神神叨叨的?”

大黄蜂瞪着他。

“呃,好吧……”路障仔细想了想,“我不知道……说实在话,迷乱的想法我从以前开始就很难读懂。”他看着大黄蜂,觉得芯里有些别扭,“他虽然看起来闹腾到犯傻气的地步,但要问他的逻辑电路到底是怎么运转的,他不说,谁也没法知道。”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下巴,“就算是我也不例外。”

大黄蜂看起来正在思索着什么。

“不过这次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路障说,“还是跟以前一样到处给我惹麻烦……那个游手好闲的螺丝口袋。”

大黄蜂不由觉得好笑。“你从以前小迷赚的塞币比你多一倍的时候就开始这么说他。”

路障被戳中痛处,“混账,那小子不过是天生——”

他突然不说话了。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从不远处徐徐飘来很轻很轻的歌声,如同烟雾一般舒缓,又包容一切。大黄蜂和他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随即静静地躺下倾听。那如泣如诉的歌声慢慢洪亮起来,音色变得壮丽,让人联想到舒展开的苍穹,广袤无垠的大地,以及无所不包的宇宙。渐渐地,它开始颤抖着上升,仿佛在控诉,在呐喊,在咆哮,他们感到了自己火种的共鸣,像是置身于高耸的回声塔内,无处不在的歌将他们环绕。

“……是小迷在唱歌。”大黄蜂轻声说,他在路障的光镜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喜悦。

“普神啊,我多久没听过那小子唱歌了。”路障忍不住咧开嘴大笑起来,一把搂住了大黄蜂,“要和我来一支舞吗,领袖大人?”

大黄蜂惊讶地看着他,“你居然邀请我跳舞,Barry?我还以为你从来不跳舞的!”

“为了纪念以前的好时光。”路障在变得欢快起来的歌声里轻笑着说,牵住大黄蜂的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大黄蜂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路障打横抱离了床上。

“好吧,”大黄蜂只好揽住了路障的脖子,“我跳就是了。不过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会跳霸天虎的舞。”

路障耸了耸肩。

“那就跳在警卫队学的舞吧,侦察兵小朋友。”

 

“报告长官,我是铁堡警卫队E小组的新任侦察兵大黄蜂,向您报到!”

E组组长减震杆挠挠下巴,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身形矮小、一脸稚气的TF,眉头拧成了一团。

“呃……我们目前没有少年队……”

侦察兵的光镜郁闷地闪了闪,“不,我不是来应征少年队的长官,我是铁堡警卫队的新任侦察兵。”

减震杆将信将疑地又看了他一会儿,“好吧……你带工作证了吗?”

大黄蜂赶紧打开自己的子空间,从里面拿出明显刚刚擦拭过的干干净净的黑白工作证,毕恭毕敬地递给了自己的长官。

“唔……大黄蜂是吧。”减震杆点了点头,把工作证还给他,“你的办公室在15楼右数第三间,迪诺和飞毛腿跟你在同一间办公室。上午十点开始巡逻,记得准时到这里报到。”

“是,长官!”

大黄蜂喜滋滋地把工作证套到自己脖子上,朝电梯走去。今天是他到警卫队工作的第一天,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而有趣。虽然长官对他年龄的误判让他有些困扰,不过他并不太过在意——他可是以侦察满分的成绩从警卫队预备学校毕业的,他的上司以及同僚们很快就会知道他可比外表看起来难对付多了。

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工作,保卫铁堡的安宁!他站在钢化玻璃制成的透明电梯里,看着逐渐开阔起来的视野内繁荣兴旺、阳光普照的铁堡东区,芯里充满了暖洋洋的希望。

 

我真是出生在一个最美好的年代里,不是么?

 

“叮铃铃铃——”办公室里突然响铃大作,正在计算机前撰写报告的大黄蜂愣了一下,看着迪诺走过去按了一下墙上的声讯接收器。

“是,长官?”

“末路大街有情况。一个在轮毂油吧做搬运工的小子打伤了两个来铁堡谈生意的绅士,然后从当地巡逻队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减震杆一贯烦恼的声音从接收器里传了出来,“据说伤员是贵客,上头压力很大,你们三个都过去,一定要把那小子给我抓住!”

“是,长官!”迪诺一边回答一边转过头来和大黄蜂、飞毛腿交换了一个“哇哦”的眼神。

“目标已确定没有装载武器,变形形态我已经发送给你们了,”大黄蜂在内置显示屏里看了一眼,是一辆很普通的黑色四轮,“对方体型不大,但据说动作很灵活。”减震杆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查阅资料,“对了,还有一只紫色涂装的迷你金刚和他一起行动,据说受了重伤,所以他们应该跑不远,你们以轮毂油吧为中心在周围侦查。上头说注意不能伤着那只迷你金刚,那个打伤TF的四轮可以随便处置。现在就出发!”

“是,长官!”

迪诺断掉了通讯,转过头和两位同僚面面相觑。

“呃……我还以为是我到这儿没多久的关系才觉得这事离奇,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吗?”大黄蜂摊手道。

“从哪里看都很不正常啊,”飞毛腿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说,“先不说别的,一个没装载武器的普通四轮是怎么从五个带着抑制钳的警察手里跑掉的?”

“而且还带着一个受伤的迷你金刚。”迪诺确认了一下导航仪,朝他们招了招手,“快点,我们得赶紧过去了。”

“他为什么会带着迷你金刚?”大黄蜂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我还以为那是有钱人才能养得起的宠物,我都没见过!”

“大家都没见过,我听说那是从卫星上带过来的生物,非常聪明。”

“通天晓长官说他们和TF其实差不多,就是身材特别小。”迪诺补充道。

“那还能被称之为宠物吗?”大黄蜂将信将疑。

“谁知道。反正我猜那个打伤贵宾的愣头青肯定是想留着那只迷你金刚卖钱。”走出警卫队大楼,三TF变形,“这年头末路大街那帮混混为了钱都不要命。”

大黄蜂带着满腹疑虑朝西区驶去。他是在铁堡东区长大的,这里集中着上流社会和中产阶级的TF,城市建设完善成熟,经济文化也很繁荣。末路大街所在的西区对他来说则只是一个符号,那里是贫民窟聚集的地方,有着大量流窜分子,犯罪率几乎年年居于塞伯坦之首。大黄蜂其实很在意那个地方——他不明白在这样美丽富饶的塞伯坦,为什么还会存在西区和末路大街这样黑暗、贫穷、肮脏的部分。“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不帮帮他们呢?”他有时会大着胆子这么想,然后又为自己的无礼感到羞愧。

我怎么能指责我自己为之奋斗的政府呢。他一边自我批评,一边努力说服自己西区的堕落是因为社会中总会有那么一批不思进取、游手好闲的家伙们。

而我的职责就是阻止这群人破坏铁堡的和平与安定。大黄蜂暗暗地对自己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载武器和抑制夹钳,朝末路大街飞驰而去。

——TBC——

评论
热度(29)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