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9(路障X大黄蜂)

我终于写了一回TFP感的强气BBB……

最后有拆慎入!


Chapter 09

“Barry。”大黄蜂的声音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你知道吗,之前呆在地球上的时候,我也看过那里的月亮。没我们的大,但是很明亮。”

“是吗。”路障随口说道。他也在地球上短暂地停留过,但那时他为了寻找霸天虎主力部队的消息东奔西跑,哪里来的闲情逸致在大晚上赏月。

“嗯,地球只有一颗卫星。”大黄蜂用充满怀念的口气说道,“不过拉夫告诉我,他们的月球上没有生命。”

“拉夫?”

“噢,是我的一个地球人朋友。”

“你还真是跟谁都能交朋友。”

“哈哈……我就当这是一句称赞了。”大黄蜂笑了笑,继续注视着头顶的夜空,“其实说起来我还挺怀念在地球上的那段日子的。你知道,虽然我们大部分时候只能在基地里活动,但地球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和拉夫他们聊天能学到很多东西——你相信吗,拉夫只有十二岁,可他对计算机的熟练程度和救护车差不多,不,说不定更厉害!我有时候出去巡逻会不小心被地球人的影像记录工具拍下来,他们还把照片贴在网络上,这样全地球的人都会知道我们的存在了——但我们可是隐蔽行动!这时候就轮到拉夫出场了,他会把我的照片拿下来,换成卡通猴子什么的——哦,猴子是他们星球上特有的一种灵长类碳基生物……”

大黄蜂没完没了地说着他在地球上的那些故事,路障也没打断他,默默地在一旁听着。

“——当然地球人里也有心眼很坏的家伙们,他们有一次甚至偷走了我的变形齿轮!我以前完全没想到不能变形是这么讨厌的一件事,那段时间我真的很沮丧,既不能变形,又没法用自己的声音说话——哦对了,我的发声器是在火种源被送离塞伯坦之后被威震天打坏的,你大概不知道——”

“我知道。”路障说,大黄蜂惊讶地扭过头来看着他,“我还知道那是因为你像个傻瓜一样对着威震天大人冷嘲热讽、幸灾乐祸才被捏爆发声器的,你真是活该[1]。”

“呃……好吧,我当时是有点得意忘形。”大黄蜂尴尬地岔开话题,“咳咳,反正——Barry,你不说点什么吗?都是我一个人在说,感觉好没劲。”被提到了丢脸的事情,他的谈话热情一下子消退了许多。

“说什么?我可没你在地球上过得那么逍遥自在。”

“唔,其实说起来那时候也还是在战争期间,怎么可能真得像度假一样……只是当时擎天柱大哥还在,所以我……”他像是触动到了什么,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觉得被庇护着很安心……”

路障转过头看着他。大黄蜂在刚刚谈论地球趣事时那副久违的生气勃勃、兴致盎然的表情正在慢慢退去,他现在看起来又像那个汽车人领袖了。

路障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抓住了大黄蜂的手。

“Ba、Barry?”大黄蜂呆住了,他试图挣扎了一下,但路障抓得更紧了。

“嘿,想哭就哭吧。”他朝大黄蜂挪近了一点,贴着他的声讯接收器很轻地说,“这可是小鬼的特权。”

大黄蜂感觉自己的油压一下子飙了上去。“等、我可没打算哭!”他为自己的结巴而感到羞愧,“我也不是小鬼,路障!”

路障看着他,一贯闪烁着暴戾光芒的光镜这次没有任何别的情绪,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你这副嘴硬的样子让我很头疼,大黄蜂。”

大黄蜂垂下了光镜,把头别到一边。

“你也让我很头疼,路障。你一直轻视我。”

“我没有。”路障皱眉。

“不,你就是有。你觉得我还是四百万年前那个傻乎乎的小侦察兵,整天只会躲在擎天柱大哥的屁股后面哆哆嗦嗦,”大黄蜂坐了起来,他的表情变得那么严厉,几乎让路障觉得陌生,“你觉得我失去了擎天柱大哥之后会崩溃,会不知所措,会像小鬼一样哭泣,所以你因为我被推上了领袖位置而生气——你觉得我根本就没这个能力!”

路障也坐了起来,他瞪着大黄蜂。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Barry。”大黄蜂捏紧了拳头,“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证明给你看我能够独当一面,我能够承担这些——我不是说塞伯坦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但是……我不想你对我的努力视而不见!你看,现在我们的家乡也许比起战前那个富饶却止步不前的塞伯坦来说满目疮痍、破败不堪,可是她现在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充满活力的星球!”他站了起来,在月光下张开了双臂,语气中充满激情,“你难以想象我在畅想未来时那种令我战栗的汹涌而来的希望是怎样鼓励着我,我们会见证新纪元的出现,是我们操纵着历史的车轮,在这滚滚洪流中奔跑!”

他的表情是路障从未见过的——近乎狂热,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感染力——路障感到自己全身都在发烫,油压像疯了一样往上蹿,情感电路高速运行到火花四溅,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的大脑模块里横冲直撞:绝不能让其他人看到现在的大黄蜂,看到那双因为希望而愈发明亮的湛蓝色光镜,看到那张燃烧着雄心壮志而又温和谦逊的脸。

他听从自己的欲望把大黄蜂按倒在地上,直接掀开了他的胸部装甲。大黄蜂疼得畏缩了一下,但很快用毫不示弱的目光回瞪着他,努力夺取主动权。路障一只手凶暴地按住大黄蜂,另一只手则探进他裸露的胸部线路里,以完全不同的温柔动作抚摸着它们,放出噼噼啪啪的火花。大黄蜂发出了一声近乎呜咽的呻吟,他用没被钳制住的那只手死死搂住路障的脖子,让两具机体尽可能紧密地贴在一起。

“Barry……Barry……”他哆嗦着说,声音里混杂着痛苦与欢愉。路障在他的声讯接收器旁发出粗野的低吼,加上越发粗暴的动作,让他从头到脚都快乐得发起抖来。他无力地用膝盖顶住路障的腰,合金板在他们身下不堪重负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路障松开了按住他的手,然后扯开了他的腹部装甲。

“这是在——后院里——”接口完全暴露激起的羞耻心和在全身流窜的快感几乎要把大黄蜂逼疯,他抬起手死死抓住路障的肩膀,在他的装甲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抓痕,“你别——”

“安静点。”路障嘶哑着发声器说,他把手指探进了能量接口里,碰触着被润滑液浸湿的内壁,激得大黄蜂绷紧了全身,“放松。”

“普神啊,你——”大黄蜂抓住路障试图分开他双腿的手,“——你别动!”他不由抬高了声音。这现状太可怕了,他体内的各系统警报大作,油压狂飙,逻辑电路紊乱,胸部线路敞开着,裸露的能量接口还在滴落润滑液——他抬起光镜,愤怒地瞪着全身上下一块装甲也没掉的路障。

“这不公平,”他试图给自己因为快感而发虚的声音里注入些许威慑力,“你——至少让我拆掉你的胸部装甲——”

路障嘲弄地笑了一声,大黄蜂大怒,伸手抓住对方的胸部装甲用力一拽。装甲应声落地,但他又被路障按回到了地上。

“好吧,如果你喜欢这么玩。”他红色的光镜闪着疯狂的光芒,将自己的胸部线路直接贴上了大黄蜂的。火花四处飞溅,短路产生的电流让大黄蜂全身颤抖。当路障把输出管插入他的能量接口时,他简直怀疑自己要当场过载了。

“别……别得意……”他忍受着一波高过一波的能量入侵,喘息着说,“下次我——”

一次特别用力的撞击让他的话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尖叫。缓过劲来之后,他愤怒地瞪向压在自己身上的霸天虎。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路障粗暴地拉过他的腿架到自己肩上,“我可是警告过你了。”

“哦怎么,你受不了?”大黄蜂咬着牙嘲笑道,企图在言语较量上夺回一些优势。

路障猛地把脸凑到了大黄蜂面前,他们近得能感应到彼此火种的颤抖。大黄蜂下意识地想往后退一退,却被路障光镜里的情绪攫住了全身,动弹不得。

“Barry……”一种遥远而又熟悉的情感似乎正在归来,大黄蜂不自觉地抬起手抚上路障之前被自己抓了好几道的面部装甲。

“Bee,”路障开口了,声音温柔到不可思议,“我现在要吻你了。”

这句话如同打开了一个阀门,汹涌的回忆不受控制地从储存器中倾泻出来,大黄蜂的光镜前像是炸开了一片白光,四百万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贫民窟小子的影像模模糊糊地闪现,背后是如血的残阳和火烧般的宽广天际。那张脸上带着混杂着紧张的志在必得,和眼前路障的脸交叠在一起,又再次分离。

他颤抖着,感觉到路障冰凉的吻落在自己唇上。

 ———————————————————

[1]这段不是我瞎编,WFC的官方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BBB

————不要当真比较好的小剧场—————

【和朋友一起到他前男友家做客,结果他们现在好像直接在后院里搞起来了,而且声音大得屋子里都能听得到,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发帖失败。】

”……哦渣的,这屋里的电讯屏蔽还没关。“

(小迷我对不起你XD)

——TBC——


评论(11)
热度(57)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