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6(路障X大黄蜂)

睡前发现这边没贴第六章……


Chapter 06

下班后,路障和迷乱走出了政府大楼,大黄蜂在大门口等着他们。

“晚上好。”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语气里透着一丝紧张。

“晚上好。”迷乱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路障只是僵硬着点了点头,“呃……领袖你确定你就这样跟我们走在大街上?不用……伪装一下什么的?”

大黄蜂似乎觉得有些好笑。“用不着。我们现在直接去我家吧。”

三个TF正准备变形,一架巨大的黄金时代式飞机突然呼啸而至,眨眼间变形成一个涂装极为奢华的TF降落在他们面前;后面紧跟着两个黑色涂装的飞行者,变形后恭顺地站立在他的两旁。

路障不认识他们,不爽地皱起了眉头;大黄蜂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而谁也没有注意迷乱在一旁暗暗攥紧了拳头。

“菲涅克斯先生。”对方走过来后,大黄蜂伸出手去,毕恭毕敬地说,“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您。”

“大黄蜂领袖,”被称为菲涅克斯的TF高傲地同他握了握手,碧色的光镜上下打量了路障一番,在他胸口的狂派标志上停留了一会儿,“我很惊讶地看到——”他似乎根本没瞧见迷乱,“你和一个霸天虎在一起行动。”

“准确地说是两个,菲涅克斯先生。”大黄蜂平静地说,“这应该没有触犯任何政府条规吧。”

菲涅克斯终于瞥到了一旁的迷乱,光镜眯了起来。

“迷你金刚。”他用一种毫不掩饰的轻蔑口气说,“看得出来你交游广泛,领袖大人,”

“包括我在内的临时政府成员都在努力消弭不同派系间的隔阂,先生。”大黄蜂的语气里流露出了极难察觉的不快,“您在百忙之际抽空光临铁堡,应该不会只是来对我的交际圈指手画脚的吧?”

菲涅克斯冷笑了一声。

“我不过是恰好路过,看到我们的汽车人首领身边居然跟着一个霸天虎,感到有些不安罢了。”他感觉到了路障的怒视,傲慢地扫了他一眼,“铁鹰邀请我去参加他的晚宴。”

“看来您才称得上是交游广泛,事务繁忙。”大黄蜂讥讽地说,“这两位不过是我的老朋友而已……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先告辞了。”

他变形了。路障冷冷地和菲涅克斯的碧色光镜对视了一会儿,也带上迷乱变了形,飞驰而去。

菲涅克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语气里透着冰冷的恨意。

“下贱的霸天虎。”

 

“刚才那个装腔作势的白痴贵族是什么人?!”还没开出多远,路障就忍不住爆发了。

“格雷·菲涅克斯,”大黄蜂口气厌倦地说,“他是现在塞伯坦商界最有影响力的一个人物。”

“商人?”路障本能地感到反感,“塞伯坦现在还有能在政治上施加影响力的商人?”

“你居然在谈论政治,Barry,我简直吓了一跳。”坐在副驾驶上的迷乱揶揄道,被路障报复性地颠了一下。

“我们不清楚他的来头。”大黄蜂语气谨慎,“菲涅克斯这个名字我们以前从没听说过。他就像——从天而降的一样,在我们发出全宇宙通讯电波后没多久,像救世主一般带着一飞船的能量块和建筑原材料大驾光临。”

“……怎么看都很可疑。”

“是啊,”大黄蜂在街口转弯,“他甚至买下了整座卡利斯城,拥有这等财力却连铁鹰都没有听说过他的事迹——我们怀疑他在战争年代躲在某个遥远的星系上做生意。”

“塞星破败时逃离战场,聚敛财富后衣锦还乡,想要在重建母星的权力体系里分一杯羹?”路障冷笑,“打得一手好算盘。我们辛辛苦苦打了几百万年的仗,好处却全被这么个放高利贷的杂种占去了。”

“菲涅克斯现在在明面上声称自己并不打算介入政治,只是想为母星的复兴出一份力。”大黄蜂接口道,加快了车速,“但就是因为这样不动声色才危险——我们不知道他最终会站在哪一边,或者自立山头。现在三个派别都在试图靠拉拢他来壮大自己,哦——”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的TF是谁,不由窘迫起来。

“这也算不上什么政治机密吧,没什么不能说的。”路障不由觉得他的反应有趣(他很久没看到大黄蜂窘迫的样子了),继续诱哄道,“但你似乎对他不怎么客气嘛,领袖大人。”

大黄蜂有些恼怒,“菲涅克斯嘴上说着不介入政治,但我们很清楚他暗地里干了不少龌龊事——好吧,我现在还没有证据,可我打赌他的钱也来路不正,他的能量块和其他物资,我——”

“你没有别的选择,谁让现在的塞伯坦一穷二白呢,是吧。”迷乱接口道,红色的光学镜头冷冰冰地闪了闪。

他的话似乎让大黄蜂彻底清醒了过来。

“……抱歉。”他叹了口气,“我不该多说的。忘了那些话吧,小迷。警车要是知道我和霸天虎谈论政治一定会关我禁闭的。”

“他还有资格关你的禁闭?”路障讥讽道,他感到一股无名的怒火在火种舱内燃起,“如果那个扑克脸这么喜欢指手画脚的话,怎么不自己去当汽车人的领袖?”

大黄蜂听出了他语气中的锋芒,“路障……?”

“那些炉渣的蠢货到底是怎么想到让你做领袖的?”路障总归是没忍住,猛地在路边急刹车,堵住大黄蜂的去路就吼了出来,“你是他们中年纪最小的,真是活见鬼,你是内战前最后一批下流水线的TF!汽车人里有的是比你年长、比你有经验的老家伙,为什么他们不来做这个该死的位子,跟那群老奸巨猾的生意人打交道、跟我们霸天虎以及钉子户们争夺权力!?”

大黄蜂惊呆了。坐在车内的迷乱感觉到路障的引擎温度正在急速飙升。

“渣的,渣的,我本来还以为你坐这个位子是——是心甘情愿的——不就算那样他们也不该同意让你当!——更不用说你压根就不情愿!”路障简直气得发疯,他几乎当场就想把大黄蜂掀翻在地,“我在办公室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该知道的,你根本就不乐意,你压力大得要死也没法说出口——憋得不得不和两个霸天虎来倾诉!擎天柱死了,那帮不想自己负责收拾烂摊子的汽车人就把你推了上去,因为他们知道你从来就不会拒绝别人!”

他吼出最后一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发声器都要出问题了。大黄蜂看上去完全不会说话了,迷乱则僵硬在车座上一动不动。他们现在所在的这片街区晚上很少有TF经过,环境的寂静将此时沉默衬托得更加沉重。夜幕正在缓慢笼罩着他们。

过了半晌,大黄蜂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很轻。

“我的确不是自愿的,Barry。”他犹豫了一下才选择了不叫全名,“但我已经是领袖了,我必须负这个责任。”

“…………你们汽车人都有这毛病,是不是,自虐倾向。”路障嘶哑着发声器道,“擎天柱也不是自愿的,他因此和威震天大人决裂,最后甚至还为了这个领袖之名回归火种源了。——你也想这样?”他讽刺地笑了一声,“你也想为了这个名号,为了这个责任死掉?”

“我会活下去的,Barry。”大黄蜂安静地说,“擎天柱大哥已经做出了最大的牺牲,我的工作不过是继承他的遗志复兴塞伯坦而已——这远没有他的责任那样危险。”

路障没有说话,他觉得筋疲力竭。

“我们先回家吧,Barry。”大黄蜂用诱哄般的轻柔语气说道,重新发动了引擎。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TBC——

评论(1)
热度(37)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