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5(路障X大黄蜂)

描写有点疯疯癫癫的迷乱同学实在是太有趣了——!!


Chapter 05

当天晚上,路障和迷乱在油吧大厅里就着高纯叙旧。迷乱告诉路障在报应号离开塞星时他因为战伤躺在复原舱里,时间紧迫,声波没顾得上带上他。等他修复好后两边的主力部队都已离开塞星,但通天晓带领的雷霆救援队仍在塞星上扫荡狂派残部。经历过一段东躲西藏的日子后,他趁乱逃回了他的家乡——塞伯坦卫星,那里也已是一片荒芜。霸天虎主力部队杳无音讯,浑浑噩噩着不知过了多久,迷乱接收到了塞伯坦临时政府面向全宇宙的通讯电波。战争居然就这么结束了——抱着这种难以置信的芯态,迷乱和其他一些散落在卫星上的霸天虎一起回到了塞星。

“一回到这边,就发现一切都变了。”迷乱耸耸肩,“威老大走了,擎天柱死了,红蜘蛛成了咱们的头,以及不知道从哪个偏远星球冒出来一票所谓‘中立派’。”他朝路障举了举酒杯,“啊……敬该死的和平年代。”

路障芯情复杂地点了点头,也举起了酒杯。“敬和平年代。”

迷乱盯着他,红色的光镜里充满探究的意味。“你对现在的和平怎么看,Barry?虽然我知道你在政治方面迟钝得要死,但也不至于一点想法都没有吧。”

路障抬起光镜和他对视。

他知道迷乱多少能看出来他的芯思,这小子的洞察力从以前开始就精准得有些可怕。这段时间以来,的确有一些不成形的、古怪的念头在他的逻辑电路里打转,其中有一两个想法甚至让路障自己都觉得惊讶。

“我……我不清楚,小迷。”他捏紧了酒杯,“我坚信我依然是一名忠诚的霸天虎,但也许……也许我得承认,我不打算破坏现状。不少TF觉得战争是汽车人赢了,接受现在的和平意味着接受我们的失败,但是……”

他感到了继续说下去的阻力,于是关闭了一会儿光镜,又重新打开。

“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愤怒正在被逐渐平息。”

迷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我们并没有被当作俘虏对待,甚至没有被当作臣民对待。我们和汽车人是平等的——你能相信吗,小迷?我们和汽车人是平等的!——我们互相厌恶,但我们并不否认平等。”

他顿了一下,开始下意识地试图反驳自己。

我一定是喝多了……平等?不,警车还说过要让全部霸天虎烂在围栏里的话呢,这哪里平等了?

但那只是他在发泄私怨……临时议会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中央机构都被汽车人掌控着……

好吧,我知道前一阵子已经有一批狂派被招入了临时政府的各大部门。在办公大楼里见到那个叫击倒的医官时我还以为自己是宿醉未醒……

他们不肯让霸天虎进入军事部门……

但现在临时政府的军事部门本身就已经大大缩水,大黄蜂说现在的军队只用于自卫而非攻击……

高纯在他的油箱里翻腾,他感到自己有点发晕,又有点其他奇妙的感觉。

他默默地镇定了一下自己,最后确认这种奇妙的感觉叫作“希望”。

“我不知道,小迷……”他甚至咧开嘴笑了,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迷乱诧异的表情,“但我觉得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渣的,这小子酒量还是那么差。”

迷乱翻了翻光镜,朝趴在桌上进入了半充电状态的路障踢了一脚。

路障含混地咕哝了一声,又把光镜关上了。

“难以置信。”迷乱扶额,把剩下的半杯高纯拿起来一饮而尽,然后静静地看着路障逐渐真正进入充电状态。

“你还是那么天真,Barry。”他低声说,几乎是在自言自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大概说的就是你这种TF。真没想到四百万年了你在这方面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都快被你给感动了。”

“我当时的选择果然是对的,Barry。你看你现在的仇恨,又轻又薄,简直就像原生体在闹小别扭一样。”他继续说道,声音轻缓又柔和——内战前这个声音唱出的一支小曲能在末路大街的油吧赚到几十个塞币,“这让我很高兴,真的。”

铛一声轻响,迷乱把酒杯放回到桌子上。光滑的杯面映出了他的苦笑。

“抱歉Barry。”他跳回到地面上离开了,“希望到时候你能原谅我。”

 

路障第二天是被内置闹钟吵醒的。他昏头昏脑地打开光镜,发现自己正躺在充电床上,而迷乱正坐在他的写字台上看数据板。

“早上好,醉鬼。”他看见路障醒了,毫不留情地丢过来一句嘲讽,“我昨天拜托眩晕和碎骨魔把你扛进来的,你这个三杯倒的傻瓜。”

路障晃了晃脑袋,感到体内各系统的上线速度明显迟缓了许多。“呃,不好意思……”他瞥到了挂在墙上的工作证,猛地一惊,“哦渣的,我要迟到了!”

迷乱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急吼吼地从床上跳下来,开始在写字台上翻来覆去地找文件。“我听说你现在是铁堡警卫队的侦查员了,Barry。”

“噢。”路障一时没反应过来,“噢——是啊。”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芯中升起,“我……嗯,他们给了我这份工作。”

迷乱坏笑起来。“我还听说是现任汽车人领袖本人引荐的你。——某个我们都很熟悉的明黄色TF。”

“看在火种源的份上,别提这事——嘿,别笑了你这混蛋!”路障恼羞成怒,迷乱是他身边唯一一个真正清楚他和大黄蜂过去的TF。渣的,他一边试图阻止变本加厉嘲笑他的迷乱一边在芯中怒骂,着实后悔当时太年轻把什么事都跟这损友说。

“说实在话,我没想到那个小鬼现在居然能当上汽车人的首领。”迷乱笑够了,把手里的数据板丢到一边,“但是他是个好TF,毫无疑问,也许塞伯坦在他的带领下能走向真正的和平呢。”他斜了一眼路障,又补了一句,“真不知道他当初怎么会看上你的,Barry。”

“闭上你的嘴,你这个幸灾乐祸的臭矮子。”路障恼火地说,“我说了别提这事儿了。”

“你们现在见面还打招呼吗?”

路障找到了要用的文件,把剩下的数据板摔在桌上,愤怒地走了。走到一半他想起来昨晚大黄蜂让他重写的报告还没带上,不过他现在才不管这茬呢。

迷乱独自坐在写字台上捧腹大笑。笑了半晌,他慢慢冷静了下来,把刚才扔到一旁的数据板重新拿了起来,注视着板子背面雕刻着的一个精巧的黄蜂图案。

“你好啊,恩公。”他在图案上轻轻敲了一下,微笑着说,“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某天大黄蜂在政府大楼里偶然撞见路障的时候,莫名地感到一股难以言说的熟悉感。

当然,对于路障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他现在的样子,总让人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什么事情……

这时大黄蜂突然反应了过来。

“迷乱!”他惊讶地喊道,紫色涂装的迷你金刚正优哉游哉地坐在路障肩膀上晃荡着腿。

“早上好啊恩公。”迷乱愉快地朝他挥手,神气活现的样子和一旁脸黑得跟沥青桶有的一拼的路障形成鲜明对比,“好久不见。”

“那件事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还这样叫我啊。”大黄蜂无奈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番两个TF的组合,“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看到你坐在路障的肩膀上出现了。”

迷乱大笑,“有没有勾起一点过往的回忆啊,大黄蜂领袖?”

大黄蜂有些尴尬,路障则恶狠狠地朝迷乱的脑袋砸了一下。

“唔……虽然我现在很乐意见到任何一位活着的老面孔,不管是汽车人还是霸天虎……”大黄蜂皱起了眉头,“但是这里是塞伯坦临时政府的办公大楼,路障,你把迷乱带进来不太好吧。”

“我和警车报备过了,他说没有问题。”路障说道,尽可能采用公事公办的口吻。

“没有问题?”大黄蜂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怀疑,“警车这次居然这么好说话……”

“别担心嘛恩公。”迷乱满不在乎地说,“我也就是来看看小Barry有没有好好工作罢了——先不说这个。”他从路障肩膀上跳下来躲过了一次瞄准脑袋的攻击(“别说的你好像是我的监护人一样!”),又跳上了大黄蜂的肩膀,“我们是来找你叙旧的,恩公。下班之后有时间吗?我和Barry请你喝一杯。”

“什——?”大黄蜂呆住了,路障则完全傻眼。“你瞎说什么迷乱,我什么时候——”

“你知道的,四百万年没见了嘛,Barry前几天还一直拉着我哭诉你抛弃他之后他这么多年是多么空虚寂寞冷——”

“迷乱!”

“冷、冷静点,路障!”大黄蜂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先帮迷乱挡住暴跳如雷的路障,“别动手别动手,我知道小迷是在开玩笑——”

“我要扯烂这小子的发声器——”路障咬牙切齿。

“恩公,帮我拦着他!”

“小迷你别添乱了,”大黄蜂扶额,“好吧……我会去的,你们都冷静一下。”

路障僵住了,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迷乱从大黄蜂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朝路障狡黠地一笑。

“呃……下班后是吧?不如去我家怎么样?”大黄蜂犹豫了一下,用装出来的轻松语气问道。

这下连迷乱也吃了一惊。路障则觉得自己要死机了。

 

“哇哦。”大黄蜂离开后,迷乱跳上依然目瞪口呆的路障的肩膀,跟着他一起目送汽车人领袖远去的背影,“他不会真的想跟你复合吧,Barry。”

然后他被路障直接从窗口丢了出去。

——TBC——

评论(6)
热度(33)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