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ractice

【主TFP混合背景】警与匪03(路障X大黄蜂)

丢光存货,明天崭新的开始【揍


Chapter 03

对于路障来说,同僚间的摩擦并不算什么。四百万年前他刚入伙那会儿,狂派还是一个蛇龙混杂、充斥着草莽气息的地方。即使人人都清楚霸天虎形成的初衷就是为了反对不平等的功能主义,本着自身的变形能力欺压同伴的行径却屡见不鲜。这让路障觉得可笑,但并不失望——这种欺凌行为本身就证实了霸天虎存在的意义。

他追随的是狂派赖以立足的原则,而非身边这些愣头愣脑、毫无长进的蠢货——他们很快就会被从这个急需精英化的团体里剔除出去,路障很确信这一点。

他在TF中算不上高大,变形状态也不过是中规中矩的水平,但周围熟知他的同僚都很少惹他——他们见识过路障在侦察行动中的敏捷和灵活,以及面对面肉搏中的凶狠和残暴。

判官路障。他们甚至在背后偷偷给他起了这样一个诨名。路障很清楚同僚们对自己的议论——并非只有拥有声波那样天生的情报收集能力才能对身边的情报了如指掌——但他不屑去在意。

但他也不喜欢找麻烦,除非麻烦自己找上门来。

有一次,一个因为触怒了红蜘蛛而从Seeker退下来的飞行者加入了路障的小队,并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求担任侦察兵的任务。

“老子能飞。”他粗野地大笑道,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机翼。

“那不是你能担任侦察兵的理由。”路障面无表情地说,“把你那两个小玩意儿收起来,傻大个。”

飞行者被激怒了,他的个头是路障的三倍——几乎在下一秒路障就被卡住脖子摁到了墙上,双脚悬空。

“老子能飞,你这该死的小不点轮胎,老子天生就能飞。”他在路障的声讯接收器旁怒吼,导致接收器磁磁作响,“这是无可动摇的优势!打探情报这种事,只消我在空中盘旋一圈——”

“闭嘴。”路障抓住飞行者的手臂,他感到自己喉部的装甲在缓慢开裂,“你根本就不懂侦查,这一百年里你做的不过是凭借自己的小玩具在空中瞎转悠,偶尔运气好丢下几个导弹炸死一票愚蠢到暴露在你光镜范围内的汽车人菜鸟。红蜘蛛就是因为受不了你那令人发笑的准头才——”

他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飞行者暴怒的拳头如暴雨般落下。

“你不过是个一辈子都不可能俯瞰地面的垃圾四轮,”对方的拳路毫无章法,简直就像原生体打架一样——但还是很疼,路障承认,“你从流水线上下来时就注定了——”

他猛地截住了话头。路障原本应该被重创的左臂不知何时探入了他的火种舱,变形成一把锋利的单刃剑抵在一旁的凹陷处。

“别跟我说什么‘注定’,你这螺丝口袋。”路障随即挑断了飞行者所有的活动电路,在对方痛苦的咆哮声中打碎了他的半边脸。

“跟那些功能主义的走狗一起锈死在旧世界的坟墓里吧。”

 

和那时候比起来,路障不得不承认现在自己的汽车人同事们的敌意完全不值一提,最严重的也不过是在盖数据章的时候故意挑报告书的刺罢了。说实在的,警车那时关于自己打算如何处理霸天虎的发言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目前为止最高级别的挑衅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此时此刻在面对眼前这个冥顽不化、年纪一大把的资料库管理员时才会如此轻易地暴躁起来。

“我已经给你看过我的工作证了,老古董。”他第十五次把自己的证件塞到对方的光镜下,“我是铁堡警卫队的,我要求进入资料库是工作需要。”

“你是个狂派,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你胸口那个标志。”名叫齐的老汽车人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声音大到路障相信他自己的声讯接收器一定已经老化了,“铁堡警卫队不接收狂派。”

“你是因为CPU型号过老导致不能接收最新的讯息吗?”路障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没有捏爆对方的发声器,“我告诉过你了,他们现在接收狂派,我就是,我是新任的侦查员!”

“从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

“而我刚刚花了一个循环在告诉你这件事,你这该被改造成轮椅的白痴!”

“我不相信你。”齐不屈不挠地说,“伪造一张工作证并不是什么难事,而资料库是铁堡重地——”

“渣的重地,如果真那么重要就不应该派你这个糊涂蛋在这里看守。”路障怒吼道,他居然被这么一个老东西逼到束手无策——花了几个塞分稳定下自己的油压后,他给爵士发送了内线通讯。

【爵士,资料库的老傻帽不肯承认我的工作证,我需要你过来给我证明一下。】

五塞秒后爵士发来了回复。

【抱歉伙计,我可从没听说过不被承认工作证的情况……而且我现在被末路大街的一帮抗议分子缠住了,你可以问问警车,或者大黄蜂。】

路障直接无视了最后的提议。

【你可以发内线通讯给那个老家伙证明我的身份,他叫齐。】

【资料库的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不接收资料库以外的内线通讯,他们怕染上病毒。】

路障简直想一炮轰了资料库的大厅。

 

大黄蜂是以变形形态直接冲进资料库的大门的。他一眼就看到了接待桌旁阴沉着脸的路障,双手危险地发出奇奇卡卡的声响,好像下一秒就会变形成刺锤打烂这里。

“抱歉来得有点晚,我不得不从铁鹰的酒会上溜出来。”他在接待桌前变形,试探着跟路障搭话。

路障生硬地点了点头。

“嘿齐,老伙计……好久不见。”大黄蜂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块数据板放到接待桌上,“我想我的同事忘了在你这儿登入编制。”

“大黄蜂?”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光学镜头,“呃,我是说,大黄蜂领袖……”

“不用那样叫我,齐。”

“没想到你居然亲自过来。”齐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将信将疑地拿起了桌上的数据板,“这个狂派小子真是面子大。”

大黄蜂有些尴尬,而路障则猛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走到接待桌前。

“老家伙,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我没有录入编制?”

齐抬头瞪了他一眼,“说话客气点,小子。看到一个像你这样的狂派,任何一个正常的汽车人都会选择先怀疑你的身份,而不是费时间查找你的资料在不在系统内。”

路障在想要亮刀子的前一秒被大黄蜂抓住了手臂。

“别这样,路障……”

他愤怒地试图挣开他。“别来命令我——”

“冷静点,Barry!”

路障僵住了。他转过头瞪着大黄蜂,而对方似乎也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吓了一跳,张口结舌地呆立在原地。看着那双湛蓝的光学镜头,路障在那一瞬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冲动——然后下一秒他就把所有的情绪压了回去,连带即将出鞘的尖刀一起。

齐则好像完全被吓呆了,他战战兢兢地将数据板上的资料录入系统,把通行证往接待桌上一丢,就嘀咕着“我去办公室看看”逃窜般地离开了。

留下两个TF默默无言。

路障从桌子上拿过通行证,顿了一下,随后像是被挫败了一般看向大黄蜂。

“我真闹不懂为什么那之后我们每次见面都这么尴尬。”他的语速很快,好像那样就能缓和现场微妙的气氛一样。

“这次是我的错。”大黄蜂很勉强地笑了一下,“一时口快。”

路障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通行证,避开了大黄蜂的目光。“我还是觉得……我不适合这个职位,汽车人不欢迎我——你应该明白我不是因为粗心忘记了录入编制的事。”

大黄蜂垂下了光镜。

“他们故意没告诉我。我敢打赌警卫队的绝大部分汽车人——也许只有爵士除外——都明里暗里想看我的笑话。这的确让我恶心,但是我相信如果阵营倒一个个儿,比如——丢一个汽车人到霸天虎掌管的机构工作——我也不会对那家伙出手相助的。当然,霸天虎不玩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小把戏,我们真刀真枪地来。”

“我很抱歉,路障。”大黄蜂轻声道,“我不是没有预想到这一点——但我觉得你能承受住这些。”

“我当然可以。”路障立马回答道,“但这并不是全部……”

他对自己下面要说的话感到有些紧张,于是花了几塞秒稳定自己的油压。

“还有就是——呃——待在你身边工作,我总是会……心绪不宁。就是这样。”

大黄蜂似乎大吃了一惊。他抬起光镜看向路障,对方则把头撇到了一边。

“我……我得承认我没有想到这一点,路障。”

“我知道……这不重要,好吧,这不重要。”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大黄蜂才犹犹豫豫地开口。

“路障……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我……我引荐你到警卫队工作不是想让你,呃,觉得不舒服或是什么,我是……我是觉得人尽其才比那些过往的私情更加重要。”说到这里时他似乎底气足了一些,语调也平顺了起来,“塞伯坦现在百废待兴,我不想因为任何其他原因埋没了人才,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同伴,经不起进一步的内耗了……总之,我想不拘一格,路障。为了塞伯坦的未来。”

路障默默注视着表情坚定的大黄蜂,那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刺痛感再次在他的情感电路里冲撞。

“我明白了。”他的发声器有些嘶哑,“我会……继续工作下去的。现在,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去资料库取文件了。”

他迅速转身离开。

其实到了这时,路障才真正相信大黄蜂引荐他并没有出于任何私心。或者说,即使有,他也不打算去做那个假设。

——TBC——

评论(1)
热度(47)

© 找个被炉吃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